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四)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原著向

 

自此之后,薛洋吃饭时必会摆上两幅碗筷,即使其中的一副从未有人动过。

虽说晓星尘已成为了凶尸状态,可是从前的一切都无法重来,薛洋每日还是十分忙碌。无论是将自己关到黑洞洞的屋子研究血色法阵,还是出门重新采摘新的草药,薛洋都是一个人。偶尔出门的时候会带上宋岚,他成为凶尸的时间较长,控制起来并没有那么吃力。

每次外出的时候,他都会将晓星尘锁起来,一条粗长的铁链缠绕在他的手腕,还有沉重的脚铐。他还是害怕,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晓星尘会冲脱束缚,然后离开。薛洋不担心晓星尘的报复,他只担心他会消失不见。

原本以为这种可能只是微乎其微,可第一日这么做之后他回来之后,发现了晓星尘的手腕和脚腕上有触目惊心的红痕。明显是挣扎过的痕迹,薛洋气得死死咬着嘴唇,却又不知该对谁发脾气,他缓慢地舔干净自己唇上的血渍。

“晓星尘……你逃不掉的。”薛洋阴沉地道,眼中的光芒格外吓人。

也不知凶尸听没听到,仍是一副木然神色。

一边帮他解开枷锁,薛洋一边皱眉,心说自己今日的控制力愈发不足,只是离开了半日,凶尸灵力的波动竟会这么大。

晓星尘青白的肌肤上的痕迹已经微微红肿,薛洋抚摸上,表情狰狞,动作却很轻柔。敷上一些草药,应该不久便会消肿。不过尸体的身子竟会起这种反应,代表着晓星尘已经越来越接近人的躯体了,也算是这些天自己做事事情有些成效。

不过还不够,薛洋两指轻轻按上自己的左心口,魂力流逝得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快,得抓紧时间了。

如今薛洋还是不太敢让晓星尘与宋岚两只凶尸碰面,产生的反应太过剧烈,而且灵力波的频率……很奇怪,就像是二人可以交流一般。

配成的第一味药已全,他用药锅煮着,垂眸思索。第二味,其他的药草还勉强能凑齐,只是有一样作为药引的灵物很难寻找。

这些药物不仅具有安养魂魄的作用,还能够逐渐养回晓星尘的灵力,有这些药物相助,晓星尘由凶尸化人的速度会加快很多。

如果不这么做,薛洋不知自己是否还有能力撑到自己再见到熟悉的晓道长的那一天。

说来也有些奇怪,那一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薛洋又加重了镣铐的重量。第二日回来的时候,晓星尘身上却没有再显露出挣扎后再逃跑的迹象,接连的后几日都是如此。不知是他真的听到了薛洋的话,还是放弃了抵抗。

薛洋有些惘然,甚至开始思索第一日的事情是否只是意外。

逐渐为他脱去脚铐,只留了手腕上的一条。

凶尸应该是没有痛觉的,触觉应该也是十分迟钝,可还是……会有些心疼。

自己竟会有这些多余的情感,薛洋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说……自己的有些执念从未变过?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