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

魔道产薛洋相关。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晓薛晓】独影(第十三章)

  晓星尘赶来时,正好看到薛洋倒在血泊之中。

  不知是怎么了,他竟浑身颤抖,不敢上前去确认那人是否还活着。

  在他意识到之前,一滴泪顺着他的眼眶滑了下来。

  宋岚想要上前,可他说不出话。

  魏无羡也是一愣,尽管之前听说了晓星尘被薛洋复活,甚至成为了凶尸,但总感觉面前的人有哪里不太一样。

  他很接近活人了。

  可是之前晓星尘分明已经自刎碎魂了,为何会如此?

  晓星尘一路跌跌撞撞,走到薛洋的面前。

  薛洋的意识还没完全消失,他动了动。

  用尽最后的力气勾起唇角。

  他嘴唇开阖,用极轻极轻的声音,说了几个字。

  “你自由了……”

  这么多年的纠缠,终于得到了了断。

  晓星尘原本被插入的颅钉掉下,落在地上,发出微不足道的响声。

  最后一丝禁锢也解除了。

  晓星尘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主动权完完全全回到了自己手中。

  面前的恶人也已除。

  可为何自己笑不出来?

  连高兴的情绪都没有分毫。

  身侧有人将他扶起,是宋岚。

  晓星尘道:“子琛……”

  他这才看清身边,除了宋岚还有一位黑衣一位身着蓝家校服的修士。

  魏无羡和蓝忘机做过了简短的自我介绍。

  晓星尘宛如在梦中。

  他刚被薛洋救醒不过多久,就发生了这一切,恍若隔世。

  魏无羡道:“恶人薛洋已被诛杀,晓星尘道长日后有什么打算?”

  晓星尘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死了吗?”

  魏无羡蹲下身查看薛洋的尸体。

  还有被砍下的一只左手。

  四只手指紧紧握成拳,像是保护着什么珍贵的东西。

  魏无羡想将他的手指掰开,用足了全身力气。

  他的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发黑了,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都有些碎了。

  晓星尘看到这颗糖的瞬间,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海中炸开。

  他突然什么都不想管了,不再去顾那些爱恨。

  他跪坐在地上,搂起薛洋的尸体,嘴唇有些颤抖:“我不想让他死…”

  魏无羡有些愕然地看着这一幕,也许他经历了共情,也无法理解他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对于对方又是何种感情。

  晓星尘向薛洋传输着灵力,却发现自己根本传不过去。

  薛洋体内一片破败,静脉混乱。

  魏无羡发现了异常,他上前去探,面色微变。

  他早该发现的。

  为何晓星尘已经碎魂又会被薛洋救活?

  为何薛洋说希望自己能帮他一个忙?

  他早就将自己的魂精补给了晓星尘。

  他来见自己就没准备或者回去。

  他还了晓星尘一个自己魂魄不全的结局,还了一个正义之士终究灭恶的故事。

  魏无羡一时不知说何是好。

  可他并不准备对晓星尘撒谎。

  “晓星尘道长,如你所见,薛洋的魂魄已经不全了。”

  此言一出,大家都愣住了。

  宋岚忽然想起自己作为凶尸时,存留的一些记忆。薛洋为了复活晓星尘究竟做了些什么?

  魏无羡抓住了晓星尘的手,用灵力试探了一下,道:“他把他的魂魄…补给你了。”

  所以薛洋这次,是死得彻彻底底了。

  义庄的浓雾逐渐消散。

  今日本是一个晴朗的天气,阳光照射下来。

  可为何会觉得仿佛置身于狂风暴雨?  

  

  完.


【晓薛晓】独影(第十二章)

  薛洋拿起降灾走到晓星尘身前,伸出手似乎是想要触摸他的脸颊,到半路的时候还是停住了。


  薛洋说:“道长,马上一切都结束了。”


  他用意念给晓星尘下了命令:“待在这里。”尽管薛洋对凶尸的控制力逐渐降低,但让他按自己所想的行动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晓星尘觉得自己动不了了,也不知薛洋想干什么,那句都结束了又是什么意思。


  薛洋贴身带着的一把剑放置在晓星尘身旁的桌上,道:“物归原主。”


  那是霜华。


  晓星尘想上前去仔细看看,然而身体不受使唤,立在原地不能动。


  薛洋即将离开时,忍不住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眼神贪婪,似乎想把晓星尘的模样深深刻入自己的脑海。


  晓星尘的心突突跳了起来,似乎能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又似乎觉得,薛洋像是在和他道别。


  义庄果然有其他人进入了。


  是宋岚,还有随之而来的蓝忘机,以及重生的魏无羡。


  没想到还能见到夷陵老祖的真人,也没想到宋岚竟这么巧,能找到他们两位前来帮忙。


  不过也无形中给了自己方便了。


  宋岚已经完全不受他控制,应该也是得到了魏无羡的帮助,可以掌控自己的全部意识。颅上的铁钉也被取下了。


  “魏前辈,我想请你帮个忙。”薛洋开口,语气熟稔,像是和魏无羡认识已久。


  宋岚见到他便情绪波动很大,眼中是满满的恨意。虽然他没发说话,薛洋还是感觉到了。


  顿了顿,原本想要请求魏无羡将晓星尘残魄修补完全的,自己已经将前中期大部分工作都准备好了只差最后的一点点,晓星尘的魂魄就完全了。


  这最后一点点,肯定是难不住魏无羡的。


  只是也许不用自己开口,他也会出手帮忙,宋岚也定会询问他是否能救星尘。


  薛洋抿了抿唇,选择闭上了嘴。


  免不了一场恶战。


  薛洋不想死,他还想看着晓星尘的魂魄被完完全全聚拢起来。


  可是就算没有这场恶战,他也命不久矣。


  最终还是被蓝忘机一剑刺中,还被砍下了一只手臂。


  薛洋心中惦记着仍在义庄的晓星尘,缓缓闭上双眼。也许这便是最好的结局,恶人罪有应得,最终被诛杀,正义之士重生,行世路继续除魔奸邪。


  谁听了不拍手称快?


  这对自己来说,何尝不是种解脱。


  最后一桩心愿也快了结了。


  他甚至都不愿回顾这一生,以凄惨开头,又以被杀结尾。


  最甜的那段日子还是骗来的。


  曾听人说,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会看到你自己最期盼着看到的东西。


  薛洋现在有些信了。


  在朦胧中,他看到晓星尘朝自己走来,亦如当时在草丛中向受伤的自己走来一般。


  他好像还落泪了。


  薛洋此时感觉不太真实了,晓星尘怎么会为他落泪?应当是自己的幻觉吧。


【与霜同降日-11:00】一页手记



  薛洋生死未知消失后,魏无羡在义城他们原本生活的地方捡到了一张纸。

  像是放了很久,纸页泛黄,边角稍有残损,像是从哪里撕下来的一样。

  上面的墨迹勉强可以辨认,写得歪歪扭扭的,不像是晓星尘的字。难道是薛洋记载了些什么?魏无羡继续往后看去,发现这确实是薛洋的字迹。

  

  [手记内容]

  数数日子,现在也过了还几个月了。

  没想到晓星尘是个傻的还真认不出我来。腿伤好的差不多了,想报的仇也报回去了。

  阿箐那个小东西伶牙俐齿,抢糖不说,还整天唧唧呱呱,真是吵死了。

  晓星尘没有问我为何留在义庄,甚至没问我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后悔。

  如果他下次问起来我为什么留下,那我就说他做的饭好吃吧。其实老子做饭也挺不错,只是小瞎子不能吃辣,基本上是没福享受了。

  晓星尘一开始去买菜的时候还老被人坑,不就是欺负他看不见嘛。这种欺软怕硬的小贩,不吓唬下都不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了。

  话说,我总感觉晓星尘也没有表面上那么明月清风,而且也没那么禁欲。

  上一次,正好大暴雨,义庄这边的屋顶岌岌可危,甚至还漏雨。晓星尘心疼阿箐小姑娘,让她去屋里木板搭成的床那儿睡,我和他挤一挤一个空棺材。

  说实话,晚上是真的挺冷的。

  再加上下雨,两个人睡在一起难免会忍不住想要相互取暖。

  虽然也没发生些什么。

  不过这个道士确实是温柔,我把脚翘在他腿上也不推开,还相信了我旧伤在雨天又复发了,仙现在很疼的鬼话。

  我从小到大,还没和别人躺在一张床上过。

  这次虽然是棺材,但也差不多了。

  但是,第二日早上,他还是起了反应。其实大家都是男人,也正常,可晓星尘偏偏躲躲闪闪的,像对我别有企图。

  逗了他两句,没想到这道士还脸红了。

  金光瑶曾告诫我,让我别去招惹那些正人君子,可我现在觉得,也许和他一起生活还不错?

  谁知道呢,可能我最近太无聊了,都开始喜欢这种像过家家一样的游戏了。

  两天前,我开玩笑地跟晓星尘说,喜欢他。

  他信了。

  由于他反应太有趣,最后我也没跟他说,我是骗他的。

  或者也不是骗他的?

  (这两句有较重的涂抹痕迹,许多字都已经看不清了)

  总之,这傻道长真好骗。

  好骗到我现在都有些不确定呢,让他去杀那些村民是不是个好选择了。

  我也不知道,现在还恨不恨他当时压我上金麟台的抓捕之仇。

  如果能什么都没发生过便能这样一起生活……

  算了算了,我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矫情了。

  做过的事情也没有资格再后悔。

  晓星尘给的糖,虽然就是市场买的,也不贵,但怎么就这么甜。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会主动给我糖。

  我有时候会想,这生活还能持续多久?

  不过谁又能预测未来呢?

  说不定晓星尘就这样,被我骗了一辈子。

  道长怎么还不回来,买个菜这么久。

  先写到这吧,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写下去,还会不会拿出来看。

  ……

  

  并不是很长,正好写了满满一面。

  直到最后,薛洋的期望也没能成真。

  他还是骗不了晓星尘一辈子。

  


【晓薛晓】独影(第十一章)

  尽管听他讲过这个故事,但真真切切地感受这个场景,感受这种心情,是全然不同的。

  车轮碾过手指,钻心得疼。

  被欺骗的伤心、孤单、疼痛与恐惧,这些在心里交织。

  压得连晓星尘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没有吃的,没有钱,没有亲人,小指的伤口开始化脓了。

  那时的薛洋并不是只经历了断指之痛,还有之后要顽强地活下去的痛苦。什么时候,活着也变成了痛苦的事情。

  而能够支撑着他勉强活下去的,是心中滔天的恨意,与报复的念头。为了变强,将曾经欺辱过自己的人踩在脚下,仿佛就是他唯一的目标。

  “就算你要报复,也斩断他一根手指就好了。实在不行,两根,十根!或者就算你砍断他一条手臂也好,为什么非要杀人全家?”一字一句言犹在耳,这是自己当时对他说的。

  晓星尘在共情之中甚至差点被恨意支配,努力静心凝神后,才稍微好了些许。

  他此时有些不确定了,有些东西是否等同,以牙还牙又是否公平。

  这之后被毁掉的纯真与伴随一生的痛苦该如何清算。

  怪不得第一次见他,虽觉得跋扈又带着少年的可爱,但他的笑容总是很阴暗的。

  晓星尘从梦中清醒,眼中满是泪水。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代表犯下的这些恶事可以被原谅。

  晓星尘深深觉得,他们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

  他自然也不知道,薛洋为了修补他的魂魄,取出的是自己的魂精。

  这也是晓星尘突然有了他儿时的记忆,像是共情一般感觉的原因。

  清晨,薛洋倚在义庄门口,算着自己剩下的时间。

  好像真不是太长了,道长应该也会一点点好起来。

  晨光熹微,薛洋看见了站起身的晓星尘。

  “道长,早饭我给你煮好啦,在锅里。”

  语气、音调,像是他们之间的血仇从未发生一般。

  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死去吧,薛洋觉得自己这一生,活得还真有些不值。就像晓星尘所说的,他这条命也许就是恶心。

  薛洋一直惜命,但回顾这千疮百孔的经历,仇也报了,恨也了结了,可谓坏事干尽。

  他好想好想跟道长过上平平淡淡的幸福日子,不过,这也终究会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了。

  晓星尘醒来后情绪尚且稳定,之后宋岚他们应当也会找到这里来。

  然后自己也不在了,算是全剧终的一个美好结局。

  正这么想着,义城外布下的结界有了异动。

  薛洋挑了挑眉:“这么快就来了?”

  *作者的话:下一章还是虐的555

 【晓薛】薛洋每天都在怕鬼(二)



  *小甜饼,现代pa,为了快乐,ooc预警


  薛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金光瑶家的房子的确不错,但是,那个叫晓星尘的真的能驱鬼吗?


  看起来温温柔柔,不会是个花架子吧。


  那种大师难道不应该和钟馗样子比较像?


  最近自己撞鬼的情况愈发严重了,虽说还没有危及性命,但让他精神状态不太好。


  晚上睡觉也怕怕的。


  害怕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在自己床头蹦迪。


  但这个房间好像很干净,不知道是不是有道士在的原因,目前薛洋还没有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


  正想得出神,门被敲响了,薛洋被吓了一跳,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起身一看,是晓星尘。


  晓星尘轻咳了一声:“既然我们成为了室友,是不是应当互相了解一下,再一起制定宿舍的规矩。”


  薛洋讨厌规矩,刚想让他别烦,转念一想自己的身家性命可能还掌握在他的手中,还是耐下性子点了点头。


  看着面前少年丰富的表情,晓星尘觉得有些有趣。


  “我叫薛洋,目前是X大的学生,19岁。”薛洋自我介绍道。


  原来才19,还很小的模样,少年意气。


  晓星尘点了点头:“我叫晓星尘,目前开了一家咖啡店和一家花店。”


  开店的?薛洋有些疑惑:“你不是道士吗?”


  不想他竟知道,晓星尘回答:“只是副业罢了,偶尔会帮人解决些麻烦。”


  薛洋点点头,顿时觉得他有些不靠谱。


  突然,晓星尘道:“你身上有死气。”


  薛洋被吓了一跳,本来还只是撞鬼,现在怎么直接死气了…


  晓星尘皱了皱眉,其实他从薛洋一进来开始便发现他身上不对劲,阴气太重了,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晓星尘问:“你是不是能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薛洋猛点头。


  这想必也是他会住到这里来的原因吧,晓星尘了然:“所以你来这里,其实是为了我?”


  这话说的,薛洋有些炸毛:“我哪里是为了你,明明是房租便宜。”


  晓星尘也不揭穿,这房的房租也不算便宜。


  莫非是他和房东认识,特意给他便宜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晓星尘道:“不管怎么样,规矩还是要定的。”


  接着晓星尘便将自己的要求说出来,像是宵禁时间以及禁止大声喧哗等等。


  看着薛洋的黑眼圈也是知道他不是个会好好睡觉的人,他自然不太乐意。


  薛洋道:“我早睡晚睡关你什么事,再说了我还玩电子乐器呢,需要练习。”


  晓星尘皱了皱眉:“练琴的话相信你们有琴房,至于熬夜…你都能看到鬼了,还熬夜,还真不怕出事。”


  薛洋:“……那我好好睡觉就会没事了吗?”


  晓星尘道:“他们进不来。”


  鬼还是会本能地畏惧晓星尘的力量。


  薛洋将信将疑,说不定这个道士还真有两下子:“那,行吧。”


【晓薛】薛洋每天都在怕鬼(一)

  *小甜饼,现代pa,为了快乐,ooc预警

  

  晓星尘今日迎来了与自己同租的室友。

  看起来像个坏学生,打耳洞,染发,玩电吉他,很非主流。

  凶凶的样子却有点可爱,有两颗小虎牙,喜欢露在外面,装成自己是吸血鬼。

  他的名字叫做薛洋,不听话,时常不去上课,作息不规律,熬夜,大大的黑眼圈。

  晓星尘和他不是同类人,不知和他同处会不会有矛盾。

  可是,房东还是让他住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多收了他钱。

  眼前笑得和善的房东金光瑶留下一句:“要和新室友好好相处啊。”便带上门离开了。

  薛洋独自推着大箱子,背着吉他,一点点挪动。

  晓星尘好心施以援手:“我帮你吧。”

  然后,被无情拒绝了,薛洋扬了扬下巴:“不用。”

  酷盖自己可以!

  晓星尘回到自己的房间做自己的事情,却突然听到阳台传来一阵响动。

  是薛洋在晾衣服。

  他踮起脚尖,却还是够不到那个可以架住衣服的杆杆。

  晓星尘站到他背后,接过他手中的衣架,勉勉强强挂了上去。

  薛洋顿时很没面子,他皱起眉头:“我自己可以。”

  尽管刚刚已经挣扎了十五分钟无果。

  晓星尘道:“嗯。”

  薛洋狐疑地打量着他,接着下了定论:“你最多,和我相差不过五厘米。”

  晓星尘并不隐瞒:“我185。”

  薛洋有些心塞,这该死的五厘米。

  “对了,这个架子其实是可以摇下来的。”晓星尘拉开一旁的帘子,露出把手。

  薛洋:……

  太尴尬了。

  如果不是金光瑶说这人是个功力还不错的道士,谁会搬过来住啊。

  薛洋什么都不怕,胆子很大,原来鬼屋之类的地方都是随便去。

  直到上一次,他平白无故在宿舍便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原本还在猜想是不是恶作剧之类的,装成白衣服的女人,红衣的吊死鬼,还有头朝下满身是血的男人。

  要不就是幻觉,要不就是有人恶意整他。

  后来发现这些看起来太过于真实,而且别人都看不见。

  薛洋开始慌了,战战兢兢,那上次去鬼屋的时候,自己看到的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呢?

  去找了一个看似不太靠谱的神婆给自己算了一卦,说是身上缠绕着死气,看上去命不久矣,但命中又有贵人相助,不会如此轻易丧生。

  凡人拥有阴阳眼,是天谴。

  一旦恶鬼发现你能看见他们,便会陷入危险。

  一般这种人的体质是天生极阴,极适合恶鬼附身,也因此会吸引阴灵。

  薛洋被吓了一跳,将信将疑,默默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他将这件事告诉了金光瑶。

  作为多年的好友,金光瑶想了想,道:“我有一个建议,最近有个租客有点意思,说不定能救你一命。”

  金光瑶说,他叫晓星尘。

  

  *嘻嘻嘻是快乐的新坑鸭!!!灵异向甜饼


希望能做一个温柔,善良又勇敢的人。

开个点梗

窝窝窝,想要晓薛/薛晓 无差的点梗

( ˃̶̤́ ꒳ ˂̶̤̀ )需要快乐

需要更文的动力

大噶随便点!!!


 【晓薛晓】独影(十)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后

  *晓薛/薛晓无差

  晓星尘不知薛洋在干些什么。草药,法阵…一切都在指向,他似乎是想救自己。

  这又…何必?

  不是恨自己到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做过了?不是已经逼得他碎魂了。最大的仇人消失于世,薛洋应该开心才是。

  本以为之前是个了断,却想不到还要被拉回这炼狱世间。

  如今何尝不算种报复呢。

  这日,薛洋将他的手脚捆住,不知要干些什么。而后,他像是施下了鬼道阵法,一片血光。晓星尘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中似乎被硬生生放入了些东西。

  那东西带着熟悉的气息,是薛洋的。体内有些疼,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似乎正想要融合。晓星尘反抗不得。

  随着这一次法阵施成,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晓星尘明显能感觉自己在逐渐清醒,记忆也渐渐复苏。他看到了薛洋的日常生活,看到了他多准备的一副碗筷还有他日渐苍白的脸色。

  上一次他问他,在义城这些时日,到底想要干什么。薛洋说,谁知道,可能是好玩吧。

  那现在,他又是在干些什么,晓星尘猜不透。

  晓星尘心中曾藏着一个秘密,难以启齿。他对于相伴他的那名小友,是有着…感情的。

  他也能隐约感觉出,那个少年也抱有同样的心意。

  那个暴风骤雨的夜晚,他听得少年轻轻唤了他几声。不只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可能是看看接下来想发生些什么,晓星尘并没有及时应答。而后,便感受到唇上的湿热触感,少年轻轻吻了他,温柔而虔诚。

  晓星尘一愣,感受到心脏疯狂地跳动。

  这么多年来,是第一次有这种情感。

  他曾猜测着少年何时会同自己说破,答应他了便是。他亦曾估摸着少年会是哪家门派的修士,或是哪位散修。但他唯独,没有猜到,他会是薛洋。

  晓星尘将自己的情感分得很清楚,他心悦的是那个可爱稚气的灵魂,而不是杀人如麻沾满鲜血的恶魔。

  那名小友,在薛洋身份揭露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在他心中尘封。

  自己的好友不见了,似乎上次薛洋掉下山脚后再没见过他的身影。想来薛洋不会杀他,应该是失去控制了才是。

  薛洋瘦了许多,透着命不久矣的暗示。

  晓星尘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祸害遗千年,薛洋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死去。就算他死了,自己也应当高兴才是。

  意识逐步夺取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晓星尘深吸一口气,自己似乎很快会恢复如常。

  当晚,晓星尘发觉自己做梦了。

  身体变得瘦瘦小小,回到了幼年一般。

  整个天空灰蒙蒙的,晓星尘很快意识到不对,这不是自己的幼童时期,倒像是薛洋的。

  这不是梦,这是意外的一次共情。

  他心中所感受到的茫然无措,是薛洋的情感。

  *我回来更新惹!昨天回顾了下全文,吃惊于我这种小甜甜竟然会写这么虐的文( ˃̶̤́ ꒳ ˂̶̤̀ )

【晓薛】晓薛是真的(下)



  雯姐看着他沾沾自喜的反应,真实的情感表露在脸上不似作假。她心中突然升起一个不妙的想法,问道:“洋洋,你对晓星尘…不会是真心的吧?”


  “真心的啊。”薛洋散漫地回答,刷着晓星尘新出的时尚电子刊,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魅力大极了。


  雯姐愣了愣,再次确认:“你喜欢他?”


  薛洋手指不听,眼睛也没歇着,继续回答:“是啊。”


  雯姐沉默不语。


  “就是你想的那种喜欢。”薛洋再朝她心口插了一刀。


  雯姐差点哭出来:“我的小祖宗诶,你可千万别给人骗了。娱乐圈水很深,你别因为他对你好了些就迷上他啊!”


  薛洋:“哦。”


  雯姐:……


  这明摆着没听进去。


  此时的薛洋已经刷完了电子刊,开始切小号上微博。他点进了晓薛超话,悄悄签到。


  雯姐侧头一瞥,发现他的超话等级已经六级了,肯定逛了多次,还持续签到。


  雯姐:……算了算了,我若气死谁得意,反正薛洋为了前途也不会公然出柜,晓影帝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叮咚一声,手机提示音响起。薛洋眼神一亮,他从床上跳起来。


  雯姐顿觉情况不妙。


  果然,薛洋开口:“我出去一下。”


  雯姐:“???你知道外面多少站姐和狗仔等着准备拍你吗,还乱跑。”


  薛洋:“晓星尘叫我。”


  雯姐大惊,试图阻止:“那就更不可以了,明明还在剧的热播期,还被拍到一起出去,那可是大新闻。”


  薛洋不为所动:“他说他来接我,开一辆公司不常用的车来。”


  雯姐:…这种小情侣出去偷偷私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最可怕的是,自己的角色好像在拆散他们一般。


  她突然恢复了些理智,问道:“晓影帝找你干什么?”


  “就…约饭啊。”薛洋被她问得有些奇怪。


  雯姐更疑惑了,晓星尘那么忙怎么会有事没事约饭?


  薛洋看时间差不多了,急急忙忙裹上便服,带上口罩和帽子,把帽沿压得低低的。


  雯姐尔康手:“等等!”


  留给她的只是关门的声音。


  雯姐无力感油然而生,完了完了,晓薛不会是真的吧。还是最近薛洋在她耳边念叨久了,自己也快被他洗脑了?


  薛洋走到直通的地下停车场。面前一辆朴素的黑车按了两下喇叭。他熟练地打开车门,钻入副驾驶。


  看到那朝思暮想的容颜,薛洋脱下帽子,朝他嘿嘿一笑。


  晓星尘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发。


  自从成为艺人,晓星尘基本都坐保姆车,很少有机会自己去开,更别提去载人。最近的几次都是因为身旁这位少年。


  薛洋挠了挠下巴,支支吾吾地开口:“晓星尘,你知不知道最近网上我们的cp还挺有热度的。”


  晓星尘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嗯?”


  薛洋咬了咬牙,解释:“就是很多人说我们挺配。”


  晓星尘颔首,眼中全是温柔笑意:“我也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