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五)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这几日,薛洋回来得越来越晚。

  这自然是因要寻找第二味药的药引之故。

  他出门之时,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偶尔也会带上宋岚。遇到麻烦的时候,也可以操控凶尸挡一挡。

  可他基本没有带过已经变成凶尸的晓星尘。除了宋岚成为凶尸较早容易操控之外,薛洋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

  他看不得晓星尘为他挡刀的样子。这样一来,遇到险情,若是操控不当凶尸反而会成为累赘。

  其实都是借口,他只是怕,自己近来魂力衰微,若是把控不好,晓星尘会发狂跑掉。薛洋不能忍受有关这种局面的任何一丝可能性,不能忍受心底可能会再次丢掉自己的晓道长的恐惧。

  今日,薛洋出去了很久。直到日头渐沉,夜幕初降,也没回来。

  晓星尘独自坐在桌旁,面上的尸纹掩盖不了他俊雅的容貌,从背后看,像是仍活着一般,依旧是那个明月清风。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空气似乎也变得焦灼起来。

  就算之前薛洋偶尔遇上麻烦,会回来得晚一些,可从未这么晚过。

  最近晓星尘的状态时好时坏,脑海中时而混沌时而清醒。清醒时能够大致了解现在的情况,而混沌时,前世的记忆和现在的日常混杂在一起,令他痛苦万分。

  一开始自然是以为薛洋将他制成凶尸,是为了进一步折辱,可是看着那个青年的一举一动,似乎又不是如此。

  他越来越看不懂那个人了,更是无法了解薛洋的真正目的。

  看着他在自己面前露出信任或是毫无防备的模样,晓星尘心中微微一抽。

  晓星尘微微有些心悸,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心头猛然剧痛。

  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却说薛洋今日,一早便离开,带着兴奋。

  根据前些日子的寻找,以及打探所得的消息,他确认了灵物药引的踪迹。

  这药引即为懿州灵鼠的肝。

  灵鼠存世数量本就不多,懿州之品种更是少之又少。

  薛洋所得的消息为一猎户在青崖山下暴毙,死不瞑目,形状可怖。胸口的心脏被咬去了,在伤口周围留下了一圈啮齿状的痕迹。

  不像是大型野兽,却不知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是为何会如此轻易地被杀死。

  熟读各类偏方古籍的薛洋自然是知晓,这其中有很大的可能是懿州灵鼠所为。

  懿州灵鼠,体态雪白,好食人心脏,于修者灵力可谓大补。

  也正因如此,原本百年前数量众多的物种,如今已很难寻得。

  薛洋立即前往青崖山,以防万一,还是带上了宋岚。

  青崖,距离义庄并不远,山也不高,只是奇诡险峻。

  按理来说,以薛洋的灵力,捉一只灵鼠并不算什么难事。可那鼠十分狡猾,又被地形所限制,最终是捉到了,也费了很大一番功夫。

  薛洋当即取下其肝,其他部分也没有扔,毕竟是有所补益之物。

  刚觉得自家道长应该等很久了,想快些赶回去,便感到背后一阵阴风袭来。

  薛洋闪身躲过,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尽管他反应极快,手臂还是被划伤,留下了道长长的口子。

  一回头,便看到身后一只通体漆黑的巨兽,双眼猩红,浑身缠绕着黑气。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