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八)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为什么要救我?”薛洋的嗓子有些哑,眼眶发红。


  凶尸不会回答,空气静默了一会儿。


  薛洋问完也噎住了,他摸了摸自己胸前的纱布,勾起嘴角。


  他还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


  他从来不是一个怕死之人,只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未能完成。


  薛洋醒来之后便感应了一下,只能探得晓星尘的魂力,而宋岚的却是一丝也无。


  可此时,他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管他人了。


  这次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和晓星尘精神力的加强,尽管知道这和自己所为有很大关系。可能和喜欢的道长愈发亲近的这种感觉,还是给予了薛洋很多喜悦。即使这有一些自欺欺人。


  时间紧迫,没什么功夫可以浪费。


  薛洋拿出装有懿州灵鼠的锦囊,下去煎药。


  药引已全,药却难熬。


  薛洋在炉边扇着火,伤口很疼,冷汗滴滴落下,他却全然不顾。


  少顷,已是感觉有些精疲力尽。


  他从未这么无力过,到此时薛洋切实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虚弱了。


  薛洋独自弄好了药,尝了尝,苦的很。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就想要塞颗糖。


  可晓星尘死后便无人会再给他糖了。


  在他身旁只有最后一颗糖,他一直舍不得吃,而如今自然也是舍不得。


  将那颗糖拿出来看了看,味道似乎能传递到口中一般,仿佛现在就是甜滋滋的。


  凶尸没有味觉,也很顺从。


  喂药前,薛洋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道长,这药有些苦,你莫要嫌它,这是对你有益的。”


  说完便感觉自己似乎是太过婆婆妈妈了,他笑了笑,动手喂晓星尘喝药。


  喂药这一环节倒是没有费太多功夫。


  夜晚,义庄传来阵阵蝉鸣。


  又到一个月的十五,婵娟又圆又明亮,薛洋和晓星尘坐在门外的石椅上一同看月光。


  薛洋不自觉生出一种恍若隔世之感,二人世界美好到像是假象。


  宋岚不见了,感觉似乎也有些好处。


  不过理智敲响警钟,宋岚这次的离开应该是一个很大隐患。


  他已经完全不受薛洋控制,应该也有了自己的意识,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但薛洋相信,他必然会再回义庄。而自己必须抓紧时间,趁着这个机会,尽快让晓星尘好起来。


  草丛中虫鸣阵阵。


  薛洋试探性地覆上晓星尘的手背,脑海中的精神力没有太大波动,看来道长也没有非常排斥。


  他一时没忍住,眼眶又要红了。


  凶尸的皮肤呈现青白色,指尖的温度也是低的吓人,握着又僵硬,手感并不好。


  薛洋却觉得满足异常。


  他闭了闭双目。


  若是能让这双手恢复往日的白皙,恢复往日的温度……他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薛洋从不是什么可以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之人,相反,他一向为自己打算,睚眦必报。


  可是为了晓星尘,他可以。


  只是因为那是晓星尘。


  就像是命中相克,或许晓星尘一直认为自己是出现克他的。


  其实不然,晓星尘才是克自己的那个。


【晓薛/薛晓】高铁上



  *晓薛/薛晓无差

  *甜段子

  *现代pa


         薛洋很紧张,但面上不露声色。

  今日,系内安排几位同学外出考察。路途较为遥远,幸好条件不错,订的都是高铁硬座。

  只不过就算是乘坐高铁也要将近九个小时。

  他紧张自然不是因为坐车,而且……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学长,就坐在自己身边。

  薛洋深吸一口气, 偷偷瞄身旁之人。

  晓星尘白皙的面庞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面容愈发清秀好看。

  他手里拿着一份报告,专注地阅读,修长的手指还执笔在上面圈划,心无旁骛。

  薛洋有些小失落,好不容易靠得这么近,却什么也做不了。晓星尘半个眼神也没分到自己身上。

  他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装模作样地拿起一本书看。

  心思自然是不在看书上的。

  晓星尘身上清爽的味道时不时飘到他的身旁,薛洋嗅不够,又是心猿意马。

  蠢蠢欲动以后,薛洋听到了自己的手机传来没电的提示音。

  这个机会妙呀,他拿出充电线,故意略过了自己带着的充电宝。

  插头的位置在晓星尘座位底下。

  薛洋缓慢地俯下身,近距离观察了下晓星尘修长笔直的双腿,轻轻咳了一声。

  手微微有点抖,充电器试了几下都插不进去,对不准孔。

  晓星尘此时也注意到了他,善解人意地把腿让了让,给他更多的空间。

  薛洋道:“谢谢。”

  晓星尘回道:“没事。”

  薛洋几乎泪目,噫呜呜噫,学长声音是真的好听。

  也不知是为何会这样喜欢上他。

  薛洋不知,对于自小在泥淖之中长大的他来说,温柔又纯白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弄好了充电的事情,薛洋坐坐端正,继续心不在焉地看书。

  车上有些颠簸,本就在走神的薛洋很快便有些困了。

  他的头开始冲着书一点一点的。

  晓星尘看着身旁学弟的模样,不由勾起了唇角。

  此时,车颠簸了一下。

  薛洋不争气地一脑袋睡晓星尘肩上了。

  晓星尘一时也是一愣,僵住了身体。发现身上之人似乎是睡过去了,才渐渐放松。

  将他再往自己肩头靠了靠,也不嫌重,就着这样的姿势继续看报告。

  他面上笑意渐深。

  阳光温柔洒落,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晓薛】采花贼(五)

*修士晓x“采花贼”洋


*事后


  


  房中暧昧的声响终于停歇。


  药效过去了,二人逐渐冷静下来。


  翻云覆雨之后,薛洋累得不行,一根手指都懒得动。头脑却很清醒,时时刻刻关注着身旁躺着的人的动向。


  晓星尘恢复意识的时候感到一阵神清气爽,身体也不再是他难以控制的模样。意识从混沌变为清明。


  接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全部涌入他的脑海。


  晓星尘愣住,觉得头疼了起来。


  就算方才被媚药控制,他也清楚地知道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是谁。


  他猛然坐起,瞥见薛洋身上斑驳的痕迹,见证了两人方才是多么激烈。


  不由责备自己,这么轻易就着了人家的道。可又不明白这个采花贼给自己下药的目的。


  不会是他本就有断袖之癖,所以去女儿家的闺房只折花,而对男子却是真正的采花?


  那自己……岂非被他给“采”了?


  想到这里,晓星尘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占便宜的好像是自己……


  薛洋看他突然坐了起来却迟迟没什么动作,懒懒地哼了一声,问:“道长在想什么呢?莫不是要趁我精疲力竭之时,好将我押送到衙门?”


  晓星尘一愣,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薛洋浑身无力不设防的模样,自然是制服他的最好时机。


  不过,晓星尘从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他叹了口气,看到薛洋白皙肌肤上青青紫紫,像被凌虐过一般,更让他不忍。


  薛洋见他不说话,撇了撇嘴角。身上粘腻的难受,他伸手拨了拨被汗打湿的头发。


  晓星尘看他的模样,道:“我不会这么做。”之后便披了衣服起身,出了门。


  薛洋愣住,不会吧,这男人难不成经历了这一出就跑了?连他身上背负的任务都忘记了?


  未料到没过多久,晓星尘便回到房中,手上还提了一个不知从哪儿寻得的木桶。


  他在里面装满水,用灵力加热至温度合适。


  接着,他上床把薛洋公主抱起。


  薛洋:“???”


  被放到桶中的那刻,薛洋不由地发出一声满足地喟叹。


  真舒服。


  晓星尘在一旁尽心尽责地替他擦洗,看到水雾蒸腾中少年露出满足的表情之时,不自主勾起唇角。


  他将手探到薛洋身下,想为他清洗内部之时,接收到了薛洋警告的眼神。


  不知道为何,就这样放缓语气,哄道:“我只是帮你清理一下,不做别的,乖。”


  本来已经想好的斥骂之语都到了嘴边,却在听到那句温柔语调的“乖”之时,薛洋失去了所有言语能力,头脑一片空白。


  晓星尘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用手指替他弄。看到薛洋咬着下唇压抑自己的声音的时候,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晓星尘把这份躁动归结于余毒未清。


  好不容易把薛洋打理好了,擦干放在床上。


  薛洋本就疲惫,有个人伺候,自然乐得他侍弄。


  等完全弄好后,晓星尘已经又出了一身汗了。


自己的【晓薛】文《男神一直白嫖我空间肿么破!》在晋江也搬运完成啦~

链接在下方:

https://m.jjwxc.com/book2/3909933

【晓薛】采花贼(四)

*修士晓x采“花”贼洋

*ooc预警

*开荤的一章(小小声)

链接走微博:https://m.weibo.cn/5466573282/4307424967970243

【晓薛晓】独影(七)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凶尸是感觉不到累的,可晓星尘却感觉,从山上走到山下这段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黢黑一片。

他顺着胸口奇怪的感觉与熟悉的牵引,往山谷中央越走越远。

连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何身体如此肯定薛洋就在那处。

不过这种情况肯定和薛洋在他身上捣鼓来捣鼓去的有着密切的关系,薛洋像是在进行一个仪式,晓星尘并不清楚他的目的。只是随着薛洋进行得越来越多,那些离奇的法阵、无名的药逐渐起效,晓星尘意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

他心慌,不知薛洋又在谋划什么大恶之事。

可是就算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也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

越向深处走,血腥味便越浓。

转过一块嶙峋的怪石,看到薛洋倒在血泊中。

晓星尘心头巨跳起来,也不知自己这时是怎么了,胸口涌上一阵莫名的惊慌,堵的厉害。明明他一直期盼着这个恶人死去的那一天,又怎会看到他处于这种情形之时,心脏酸涩的那么厉害,脑袋也几欲炸裂。

他俯下身,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整只臂颤抖的不成样子。

还有呼吸,尽管很微弱,但是很温暖。

像是整颗心都放了下来。

薛洋的伤口主要是在腹部,晓星尘小心翼翼地简单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接着把他抱了起来。

山谷之中只有薛洋一个人,而宋岚不知所踪。

恍惚间,又想起了二人在义庄初遇时一般。

薛洋在半路上迷迷糊糊醒了一次,感受到有些颠簸,身上传来一阵剧痛。

一瞬间像是失去了记忆,好不容易才看得清眼前的东西。

恍恍惚惚仿佛看见了晓星尘好看的下颌。

他鬓角的发丝一晃一晃的。

仿佛入梦,不知今夕何夕。

眼前的景象和他们在义庄初遇时太过相似,几乎重叠在一起。

薛洋几乎是要相信自己正在梦中了,魇在了回忆里。

道长怎么还会这么温柔地抱着他,若真是他的话,怕是会一剑杀了自己吧。

他此时定然在想,祸害遗千年。

其实晓星尘都不了解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变成凶尸之后薛洋操控的法术影响。

可此时薛洋魂力自身难支,其实根本无法控制凶尸,这也是宋岚能够脱离他单独行动的原因。

由于伤口的剧痛,薛洋很快又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薛洋猛然从床上坐起,四下摸了摸。

衣服已经被换过了,薛洋死死咬住唇,装着懿州灵鼠的锦囊也不见了。

转眼看到那个锦囊正放着桌子上,他松了一大口气。

刚想下床,看到门旁站着晓星尘,双目木然,却是直直盯着他看。

薛洋心跳漏了一拍。

难道那时候,在迷迷糊糊中所见的都是真的吗?

摸上自己的伤口,上面被仔仔细细缠上了绷带。他眼眶一酸,几乎掉下泪来。

 

TBC

【宋薛】错乱(一)

 

*篡改剧情预警

*会HE的

 

可能没人知道,宋岚是喜欢薛洋的。

而且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第一次见面之时,那个穿着金星雪浪的少年便撞入他眼中。

修道之人,心不染尘,外界极少能波动其内心。宋岚本就性冷,更是如此。

可不知为何,这些年来,薛洋成了第一个扰乱他心弦之人。

和晓星尘走远之后,少年的容颜依然萦绕在脑海,叫骂之声似乎还在耳畔。

那时的自己并不了解薛洋真正的本性,只觉得他像是被金家娇惯着的小野猫,凶狠又……可爱。宋岚觉得自己心口仿佛被他的爪子挠了下,柔软地不可思议。这一爪子,比起伤害之意,更像是撩拨。

可他终究是错了。

薛洋此人哪里和娇惯二字沾得上边,又哪里仅仅像是野猫这么简单。

他的坏,暗沁到骨子里。

事后的宋子琛,不断嘲笑着自己心底这一微不足道的情感,直至这一缕小火苗一点点变得微弱,彻彻底底死了。

看到白雪观满门尸体,猩红一片。

宋岚恨不得瞎了眼睛,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

他也确确实实的瞎了。

被薛洋生生挖出眼珠子。

他那一刻突然头脑一片空白。

被世间誉为“傲雪凌霜”的宋岚,怎么会降服不了一个薛洋?

是真的打不过吗?

尽管之后一直在找理由,或是看到同门全灭乱了心绪,或是薛洋太过卑鄙狡猾,防不胜防。

失去双眼的那一刻,宋岚知道,自己失去的不只是双眼。

一瞬间的时间,他想了很多很多事情。

那年街上一别,宋岚还不知那种在意一个人的情感为何物。

他只是反反复复地想,薛洋的手到底疼不疼,白皙的手背被自己硬生生抽出几道伤痕。宋岚又回味了下薛洋当时的表情,气得像是要跳起来,可表面又强行带着笑。他这么一想,心中更痒了。

也有件事是晓星尘不知道的。

那一日的晚间,薛洋来找过自己。

一打开客栈的门,便发现床上坐着一个人,宋岚不免吓了一跳。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借着微弱的光线大量,正是薛洋。

不知等了多久,但明显是一早打听好两人落脚之处,守株待兔来了。

薛洋睚眦必报,今日街上被拦住了,心里却咽不下这口气。这会儿也不知把金光瑶提醒的那句“宁可得罪小人也别得罪君子”给忘到几重天去了。

宋岚松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今日特意去药馆买好的伤药。

本想着明日给金家送去的,但少年如今自己来了,正好省去许多麻烦。

“你……”薛洋正要发作,看到宋岚奇怪的动作,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转口道,“干嘛?”

“过来。”宋岚只给了这么一句。

薛洋气急,这人不仅随意出手伤他,还对他呼来喝去还真当他好惹了不成。

见少年迟迟没有动作,宋岚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走到他身旁:“我帮你上药。”

薛洋见他靠近,身体即刻紧绷,戒备起来,似乎如果宋岚再有什么动作,便会捏断他的脖颈。

他可不相信这臭道士会这么好心。

可他预料错了。

宋岚只是抬起他的手,给他慢慢上药而已。

伤口已经结痂了,幸好不是很深,宋岚舒了口气。

薛洋眼中明明暗暗闪个不停。

他抬起手闻了闻,正常伤药的味道,敷上去也不疼,应该没有带毒。

宋岚蹙眉,似乎不解他这一举动:“不喜欢药味?”

薛洋心底将他嘲笑了个遍,到嘴边,却只是淡淡一声冷哼。

 

 

*这篇是一直想写的,想了好久233终于动笔啦

 


【晓薛】采花贼(三)

 

*修士晓x采“花”贼洋

*ooc预警

 

由于晓星尘一开始便十分戒备、运功屏息的缘故,自然没有受到香气的影响,此刻依旧清醒。

“喀嚓”一声,花枝折断的声音响起。

晓星尘蹙眉,趁着桌前黑衣人背对着他的时机,跃身而起,霜华架在了那个采花贼的脖子上。

采花贼身体一僵,眸中闪过凶狠之色,继而很快反应过来,似乎极其放松的模样。

“想不到城主家的千金竟是个男子呢。”说罢轻笑一声,语气戏谑。

握着宝剑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不过很明显地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位女子的手。

晓星尘没有放松警惕,问道:“你这般作为有何目的。”

薛洋反问:“什么作为?”

晓星尘眉头皱得紧了三分,不想同他花言巧语:“偷窃他人闺房之花,不觉得很无耻吗?”

黑衣人好整以暇地转了个身,看到晓星尘面目之时低呼:“是你?!”

薛洋此时已然有了数,他也不是没被算计过,看面前人这一身打扮,想必这就是城主请来“降服”他的道长了,不过他们之前还见过一面。

没想到这人竟是认识自己,晓星尘转而想了想,发现总感觉他的身影十分熟悉。

“那个偷鲜花饼的也是你?”

薛洋:“……干什么这么小气,不就拿了几块饼罢了,就劳道长追我几条街呀。”

晓星尘冷哼一声。

“不过道长,你就不觉得这花礼本就十分荒谬吗?”薛洋眸中闪过浓浓的厌恶。

“入乡随俗。”晓星尘只觉奇怪,采花贼这一举动本就毫无道理可言,而薛洋眼中的神色更是让他不解。

无论如何,其他都不是他该管之事,人抓到了,任务便也就完成了。

晓星尘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大可去官府说。”

薛洋冷笑:“官府?至今还没有人能把我压去那个地方。”

转瞬间,薛洋便脱离了他的掌控,手探向衣襟,洒出一些粉末来。

有毒,晓星尘屏住呼吸,可是已经晚了,他不可避免地吸入好几口。

下意识地,他伸手一掌。

却没想到薛洋站在那里,像是呆住了一般,硬生生地接下了他这一掌。

遮掩面目的黑色面巾脱落,露出一张俊俏的面庞,又有些少年人的可爱,哪里像个本性恶劣之人?

薛洋嘴角溢出鲜血,他确实是愣住了,自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将毒粉撒出去之后才发现,这个根本不是自己常用的尸毒粉,而是上次觉得好玩,从他人铺子里偷来的……上等媚药。据说这药药性极强,能让人欲仙欲死。他本来偷拿的时候,只是为了看看老板气急败坏的样子,并没有想用在谁身上,却不想自己让自己着了道。

尸毒粉他尚有解药,可是这个药,他却是没什么办法。

在自己愣住的期间,还忘记屏息了。

这不是凉了嘛。

他正想偷偷找个机会溜走,寻个地方解毒,刚转身,手就被扯住了。

那个看起来很像傻蛋的道长,正攥着他的手腕,面色带了些不正常的潮红:“你……下了什么毒?”

薛洋心中暗骂,还真是个傻蛋。

 

TBC


《聚魂》在晋江搬运完成啦

 如题,《晓薛晓|聚魂》在晋江搬运结束啦233如果有想看合集的可以去晋江嗷。

链接在这:https://m.jjwxc.com/book2/3677660

【晓薛晓】独影(六)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薛洋即刻反应过来,他操控凶尸,在巨兽将要扑来之时,宋岚从背后给了它一刀。

因为疼痛的关系,漆黑巨兽彻底被激怒了,它长啸一声,甩开宋岚,朝薛洋冲去。

宋岚拿着拂雪被巨兽甩开几米,动作僵硬,等待着薛洋下一步的指示。

薛洋看得出来,宋岚那一剑用上的力气极大,但给那只兽类造成的不过是堪堪皮肉伤罢了。

为何它会在此时出现于此地,薛洋毫无头绪,这个黑兽究竟是什么他也并无印象。再看它对宋岚不管不顾的样子,薛洋心下有了个大概,看来它只对活人的血肉感兴趣,宋岚已成凶尸,自然是入不了它的眼了。

薛洋凝神,紧握降灾,逼住巨兽的步伐、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出数招。不过那兽类不知什么来头,似有灵识,块头不小却会灵巧闪避。薛洋只砍中了几刀,看巨兽的反应,这几刀竟像是没什么实质性伤害一般。

他马上有了预判,这次是遇上了大麻烦,他打不过它。

不过若是凭借着凶尸之力的话,也许可以勉强逃脱。

薛洋继续在脑中操控宋岚的行动,两相配合之下,凶兽被逼得有些烦躁,节节败退。

突然,薛洋的脑中一阵剧痛,仿若针扎一般,他手中动作一顿,凶兽抓住机会,黑气蔓延,纵身扑咬面前之人。薛洋侧身险险躲过,凶兽的利牙却还是在他身躯上划过,留下深深的口子。

他还未想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何事,头脑中第二阵剧痛袭来。

一转头,看见了宋岚僵住的动作。

薛洋此时心中才涌上半分绝望感。

神魂不稳,凶尸暴走了。

不过也对,现在看起来是宋岚摆脱他的禁锢的最好时机。

薛洋冷笑,他可不能就死在这儿,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关乎着晓星尘的命数,思及晓星尘,薛洋眼中温柔神色一闪而过。

可是,终究是很多事情不能如愿。

薛洋发现,他的伤口上,冒出了浓浓的黑气。紧接着四肢发软,冷汗一下下滴落,失算了,没想到这凶兽造成的伤中带毒。

看着它一步步逼近,薛洋咬了咬牙,后退两步。

眼前逐渐出现重影,薛洋状态极差,未能注意到身后便是深渊。

他一下踏空,坠入崖底,手中还紧紧攥着装着懿州灵鼠的囊袋。

…………………………

晓星尘一路都不安,一路来到了青崖山。

他的脑海之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薛洋在何方,就像是神魂的牵引,没有来由,他知道薛洋就在这儿。

一路攀登,未到顶峰时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不知为何,有些心悸,晓星尘加快了脚程。

到了薛洋之前所在的地方,发现已是空无一人。

无论是宋岚、薛洋亦或是凶兽都不见踪影。

只有地面上遗落的已经干涸的血迹能够证明这里曾发生过惨烈的厮杀。

晓星尘此时头疼起来,在抽痛过后,他脑海中一个念头逐渐明晰起来:“在山脚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