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五)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这几日,薛洋回来得越来越晚。

  这自然是因要寻找第二味药的药引之故。

  他出门之时,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偶尔也会带上宋岚。遇到麻烦的时候,也可以操控凶尸挡一挡。

  可他基本没有带过已经变成凶尸的晓星尘。除了宋岚成为凶尸较早容易操控之外,薛洋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

  他看不得晓星尘为他挡刀的样子。这样一来,遇到险情,若是操控不当凶尸反而会成为累赘。

  其实都是借口,他只是怕,自己近来魂力衰微,若是把控不好,晓星尘会发狂跑掉。薛洋不能忍受有关这种局面的任何一丝可能性,不能忍受心底可能会再次丢掉自己的晓道长的恐惧。

  今日,薛洋出去了很久。直到日头渐沉,夜幕初降,也没回来。

  晓星尘独自坐在桌旁,面上的尸纹掩盖不了他俊雅的容貌,从背后看,像是仍活着一般,依旧是那个明月清风。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空气似乎也变得焦灼起来。

  就算之前薛洋偶尔遇上麻烦,会回来得晚一些,可从未这么晚过。

  最近晓星尘的状态时好时坏,脑海中时而混沌时而清醒。清醒时能够大致了解现在的情况,而混沌时,前世的记忆和现在的日常混杂在一起,令他痛苦万分。

  一开始自然是以为薛洋将他制成凶尸,是为了进一步折辱,可是看着那个青年的一举一动,似乎又不是如此。

  他越来越看不懂那个人了,更是无法了解薛洋的真正目的。

  看着他在自己面前露出信任或是毫无防备的模样,晓星尘心中微微一抽。

  晓星尘微微有些心悸,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心头猛然剧痛。

  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却说薛洋今日,一早便离开,带着兴奋。

  根据前些日子的寻找,以及打探所得的消息,他确认了灵物药引的踪迹。

  这药引即为懿州灵鼠的肝。

  灵鼠存世数量本就不多,懿州之品种更是少之又少。

  薛洋所得的消息为一猎户在青崖山下暴毙,死不瞑目,形状可怖。胸口的心脏被咬去了,在伤口周围留下了一圈啮齿状的痕迹。

  不像是大型野兽,却不知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是为何会如此轻易地被杀死。

  熟读各类偏方古籍的薛洋自然是知晓,这其中有很大的可能是懿州灵鼠所为。

  懿州灵鼠,体态雪白,好食人心脏,于修者灵力可谓大补。

  也正因如此,原本百年前数量众多的物种,如今已很难寻得。

  薛洋立即前往青崖山,以防万一,还是带上了宋岚。

  青崖,距离义庄并不远,山也不高,只是奇诡险峻。

  按理来说,以薛洋的灵力,捉一只灵鼠并不算什么难事。可那鼠十分狡猾,又被地形所限制,最终是捉到了,也费了很大一番功夫。

  薛洋当即取下其肝,其他部分也没有扔,毕竟是有所补益之物。

  刚觉得自家道长应该等很久了,想快些赶回去,便感到背后一阵阴风袭来。

  薛洋闪身躲过,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尽管他反应极快,手臂还是被划伤,留下了道长长的口子。

  一回头,便看到身后一只通体漆黑的巨兽,双眼猩红,浑身缠绕着黑气。

【晓薛晓】独影(四)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原著向

 

自此之后,薛洋吃饭时必会摆上两幅碗筷,即使其中的一副从未有人动过。

虽说晓星尘已成为了凶尸状态,可是从前的一切都无法重来,薛洋每日还是十分忙碌。无论是将自己关到黑洞洞的屋子研究血色法阵,还是出门重新采摘新的草药,薛洋都是一个人。偶尔出门的时候会带上宋岚,他成为凶尸的时间较长,控制起来并没有那么吃力。

每次外出的时候,他都会将晓星尘锁起来,一条粗长的铁链缠绕在他的手腕,还有沉重的脚铐。他还是害怕,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晓星尘会冲脱束缚,然后离开。薛洋不担心晓星尘的报复,他只担心他会消失不见。

原本以为这种可能只是微乎其微,可第一日这么做之后他回来之后,发现了晓星尘的手腕和脚腕上有触目惊心的红痕。明显是挣扎过的痕迹,薛洋气得死死咬着嘴唇,却又不知该对谁发脾气,他缓慢地舔干净自己唇上的血渍。

“晓星尘……你逃不掉的。”薛洋阴沉地道,眼中的光芒格外吓人。

也不知凶尸听没听到,仍是一副木然神色。

一边帮他解开枷锁,薛洋一边皱眉,心说自己今日的控制力愈发不足,只是离开了半日,凶尸灵力的波动竟会这么大。

晓星尘青白的肌肤上的痕迹已经微微红肿,薛洋抚摸上,表情狰狞,动作却很轻柔。敷上一些草药,应该不久便会消肿。不过尸体的身子竟会起这种反应,代表着晓星尘已经越来越接近人的躯体了,也算是这些天自己做事事情有些成效。

不过还不够,薛洋两指轻轻按上自己的左心口,魂力流逝得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快,得抓紧时间了。

如今薛洋还是不太敢让晓星尘与宋岚两只凶尸碰面,产生的反应太过剧烈,而且灵力波的频率……很奇怪,就像是二人可以交流一般。

配成的第一味药已全,他用药锅煮着,垂眸思索。第二味,其他的药草还勉强能凑齐,只是有一样作为药引的灵物很难寻找。

这些药物不仅具有安养魂魄的作用,还能够逐渐养回晓星尘的灵力,有这些药物相助,晓星尘由凶尸化人的速度会加快很多。

如果不这么做,薛洋不知自己是否还有能力撑到自己再见到熟悉的晓道长的那一天。

说来也有些奇怪,那一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薛洋又加重了镣铐的重量。第二日回来的时候,晓星尘身上却没有再显露出挣扎后再逃跑的迹象,接连的后几日都是如此。不知是他真的听到了薛洋的话,还是放弃了抵抗。

薛洋有些惘然,甚至开始思索第一日的事情是否只是意外。

逐渐为他脱去脚铐,只留了手腕上的一条。

凶尸应该是没有痛觉的,触觉应该也是十分迟钝,可还是……会有些心疼。

自己竟会有这些多余的情感,薛洋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说……自己的有些执念从未变过?


【晓薛晓】海盗抢人啦

*一发完,给白芷 @空弦白芷 小天使的生贺

*海盗洋与小少爷晓,ooc预警,发糖啦

 

今日是薛洋独自出海的811天。他儿时被丢弃在沙滩上,却很幸运地被一位老海盗发现并收养,等到了正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老海盗生了疟疾,没能挺得过去,最终葬身大海。自此,薛洋便继承他的衣钵,在开始掌舵,混了这些时日,在海盗圈也算小有名气。

好歹也是在海上摸爬滚打了这几年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是今日的云层却格外让人害怕,不仅漆黑如墨,还是层层叠叠,压抑无比,看来会有大的海难发生。薛洋指挥着船员将帆缓缓放下,船只在海上漂泊着缓缓驶向大海深处。

在发生海啸时,往往大海深处会比海边更加安全,当然这是要在船体足够坚固的前提下。薛洋有些庆幸,之前因为和其他海盗的炮火站特意重新加固着船体。

果然未出他所料,空中不一会便电闪雷鸣,像是天空开了一道口子,大雨倾盆落下。薛洋将外套披在头上,皱着眉头站在甲板观察雨势,雷电响得很大声,闪电每一次都是原本昏暗的天空亮如白昼,浪头也打了起来。

薛洋叹了口气,回到船舱。

这场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等狂风终于停歇已是第二日傍晚。

海鸟在甲板上空盘旋,薛洋检查了下船体四周,并无太多损耗但仍需有空时进行修补。海浪沾染了夕阳的余晖,浮现出一层明晃晃的金色,突然海面飘来木质的残骸,薛洋挑了挑眉,知道是有船只没能挺过这次海难。

“船长,木板残骸上漂着个人。”有水手报告。

“捞上来。”

是一位少年公子,黑色的长发被水浸湿,贴在脸颊与衣服上。样貌很是俊秀,他紧紧皱着眉头,是手中抱着的浮木救了他一命。薛洋走上前去,用手背拨开他的发丝,少年到了甲板上猛然咳出几口水来。

薛洋给他顺气,却发现他还未清醒,可能是溺水太过,呛了太多海水。他也没多想,俯下身给那位公子打扮的人做人工呼吸,待他再咳出几口水后,薛洋突然感受到自己被对方的舌尖轻轻舔了下。

他起身正好看到少年醒来的这一幕,小少爷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霎时变得通红,喉咙里刚好堵着一口水,一个没注意猛烈地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等呼吸平复下来,他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退去,薛洋在一旁看着,觉得面前之人从脸红到耳根的模样格外有趣。好不容易能开口说话了,小公子道:“在下晓星尘……如有冒昧,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罢还抬眸望向他,一双眸子好看的紧。薛洋被这样的展开下了一跳,忙摆手:“不必了。”

晓星尘身子还有些虚,但还是小声道:“可是……家母有说过,亲了一个人就要对他负责。”

薛洋嗤笑出声,心道什么家庭教出来的孩子会有如此迂腐的想法,倒是有些可爱。他解释道:“只是救你的措施罢了。”

晓星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谢:“感谢足下相救,大恩无以为报。”

在交流之间,薛洋了解到他确实是海边人家的小少爷,家境还算富庶,此次独自出游却遇上了大风浪,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来。薛洋想着难得自己多管闲事一次,那不如做好人做到底,问他家在何处,想将他送回去。

晓星尘自然是感激万分,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他看见扬起的海盗旗时,问道:“你就是近日官府一直在追捕的海盗?”

薛洋大大方方承认。

晓星尘此时气场全变了,他质问:“为何要作恶?”

“哪里为恶,我不过是劫富济贫。”薛洋嗤笑。

没想到随意编出来的话晓星尘倒是信了,薛洋在心下暗叹,不过看他年纪不大身上的正义感却是无比浓烈,果然是道不同吧。说不定下次再见,二人会成为仇人也不一定。

因是海盗,薛洋不想离岸边太近惹上麻烦,便丢下一条小舟让那位小少爷自己划着走。看着晓星尘独自离去的背影,薛洋心下有些感叹。

他不知道的是,二人间的故事刚刚开始。

 


【晓薛晓】独影(三)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尽管是遵从着命令,跟在他的身后,可毕竟晓星尘为凶尸,薛洋说什么,他都不会回应。薛洋却似浑然不觉。

他一直翘着嘴角,似乎是想装出高兴的样子,可这笑容却比哭更加难看。本就应该喜悦不是吗,费尽全力终于把晓星尘复活,即使是作为凶尸,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大心愿。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真心笑出来。特别是每当看到那双灰白色的瞳孔之时,内心还是会忍不住刺痛一下。

面上的笑容像是自嘲,薛洋收敛了表情,不再说话。

沉默着做好饭菜,薛洋在门前的石桌上摆上了两副碗筷,他拉着晓星尘的衣袖,叫着他的名字让他坐下。

晓星尘僵硬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面前的人不断在给他夹菜,口中还道:“道长,这个好吃,多吃点。”

似乎是完全没把他当成凶尸一般,可是这种自欺欺人又怎能让走尸开口吃饭?

薛洋仿佛没有察觉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他大口咀嚼,囫囵吞咽却是味同嚼蜡。

终于像失去了耐心又似乎是醒了一般,薛洋抬眼,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可怕而又阴暗。“道长,怎么不吃?”冷冰冰的语调。

“连跟我同桌都让你如此难受吗?”他的声音逐渐尖利起来,夹杂着愤怒。

晓星尘仿佛一尊石像,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暴怒起来,站起身,衣袖一挥,“唰啦”一下把面前的碗筷都扫落到地上。有汤汁溅出来,洒落到晓星尘白色的道袍上,还有一块破碎的瓷片飞来,割伤了薛洋的手背。他却像是不觉得疼,吼道:“晓星尘,你说话啊!”

连续这样喊了好几声,凶尸依旧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大笑起来,笑到难以喘息,甚至笑出了眼泪。

笑声渐止,他面上逐渐闪过茫然的神色来,眼泪却没有止住,从他白皙的面颊上滑落。

等薛洋终于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头发凌乱地收拾好一地一桌狼藉,没有管自己手背上的伤,本来便是皮肉伤,何足挂齿。

倒是晓星尘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起来。

理好食物残余,薛洋看着晓星尘身上那处污渍,蹲下身用湿毛巾帮他擦拭。

“道长……对不起。”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道歉,难道只是因为弄脏了晓星尘衣服这一件小小的事情?

是夜,薛洋出门去远方的镇子上为晓星尘添置了几件衣裳,虽说过去的衣服他自然一件也没有丢,但毕竟过了长久的时日,还是该换些新的。

回去后稍作洗漱便睡下了,毕竟只把晓星尘的走尸形态复活远远不是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手法挺娴熟,就是扎的有些歪。

是谁做的,薛洋自然知道。

即使知道对方是受他命令控制的,薛洋也克制不住自身上扬的嘴角,他抬起手,在绷带处轻轻吻了吻。

【晓薛晓】独影(二)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听到他的这句话,晓星尘的躯体不由自主做出了反应,灰蒙蒙的双目有一瞬的涣然,继而骤然紧缩。

  薛洋发现了他的异样,心道那书应该没有骗人,只是不知一向嫉恶如仇的道长对着他面前的恶,不仅不能刀剑相向甚至还需舍命相护是怎样一种感受。

  之前在杀光义庄所有人之前,薛洋特意挑了一个眼睛漂亮的,硬生生将他眼珠挖下,装进了晓星尘空荡荡的眼窝之中。之后去采了灵药为他敷上,养了一段时间之后,眼瞳像是本属于他一般,融进了他的身体。

  估摸着晓星尘知道他自己双眼后的来历,必然是大怒吧,然后说些“用这种方式得来的双眸,我宁可不要”之类的话。

  只是可惜,他这样的表情,自己再也没机会看见了。

  现在看起来,这双眼应该能用。

  他让晓星尘躺在义庄里唯一一张木床上,帮他松弛着身子。当晓星尘醒来的时候,消失许久的尸僵再次出现,薛洋自然不会让他僵硬而缓慢的移动,便上手帮他按摩。

  感觉着手掌下的躯体逐渐柔软起来,只是没了熟悉的温度。

  薛洋轻轻叹了口气,尽管说晓星尘作为走尸已经炼成了,但由于残缺了魂魄,他的灵力实在不稳。还需要长时间的调养。

  调养一具走尸?薛洋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笑着笑着眼眸又暗淡了下去。

  晓星尘下床后,薛洋刚想往前走,可是眼前突然一黑,头很晕,他径直向前倒去。

  却没有砸到地板上,薛洋疑惑地皱了皱眉,等不适感过去后方睁开双眼。

  果不其然,圈住他的是晓星尘的双手,冷笑一声,怕是那个“保护我”的命令在作祟,还真是挺好,关怀得无微不至。

  他不知道的是方才晓星尘的举动是下意识的行为,尽管成为了走尸,可是一刹那间的第一反应是不能经过理智思考的。

  不知是温柔的性格使然,亦或是在义庄这些日子里留下的痕迹。

  薛洋推开他的手臂,这几日他几乎没有睡,一心扑在法阵之上,到了此时却真的感觉有些遭不住,力不从心。

  他抿了抿唇,在床上剪短地躺了下,背部方才触碰到床板,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薛洋起身,在晓星尘额上补了张定身的符咒。

  虽然知道凶尸逃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不放心,更何况此时正值自己虚弱的时候。他没法再赌了,已经失去过一次,他绝对不想失去晓星尘第二次。

  本来只是想小睡一会儿,却没有料到再次睁眼时已经到了傍晚。

  空中被落日染上一抹红霞,余晖笼罩着这个雾气蒙蒙的小镇。

  薛洋叹了口气,看到晓星尘自然是原来的姿势,乖乖站在床边。似乎是心情好了很多,他伸手取下符咒。

  “道长,我们来做饭吧。”薛洋也不管晓星尘是否能听到,兀自说了一句。

  他走出门外洗起菜来,继而又走进厨房,全程晓星尘都跟在他的身后。

 

  欢迎加入随随!!!!的群,群聊号码:682381120

【晓薛晓】独影(一)

 

*晓薛/薛晓 无差

*大概是个中篇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法阵浮现出微弱的血光,四周贴着的符纸一时全部燃烧起来,薛洋手中的魂玉碎成两半。

等符咒燃尽,薛洋忙走上前查看阵中之人的情况,在黑红色法阵最中央躺着的正是……晓星尘。

薛洋单膝跪在他的身侧,紧紧盯着他的响动,眼中流露出有些疯狂的神色。

突然之间,晓星尘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薛洋一惊,紧张到屏住呼吸。

睫翼微微煽动,面前之人缓缓睁开了双眼,只不过原来一双似盛满万千星河的眸子变味了灰白色的瞳孔。

成了……

薛洋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几乎瘫倒在地,不过此时还没有到他松懈的时候,他咬了咬牙朝着晓星尘太阳穴的位置拍入两颗魂钉。

地上的人面上的表情逐渐变得麻木,薛洋心头跳了一跳,不知为何有些酸涩的感觉。

这几年来,他虽未能寻得替晓星尘聚魂之法,却在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的过程中寻找到了将他的尸体做成走尸的方法。就凭借着一丝残魂,硬生生将他困在了此处。

“起来……”薛洋发号施令。

眼看着晓星尘的躯壳一点一点,慢慢挪动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薛洋脑中一阵剧痛,灵力在反噬,尽管晓星尘成为了走尸,但十分不愿被束缚,一直在反抗。

一波一波地疼痛感溢出,薛洋站起身来,在他额头狠狠拍了张符纸之后才感受到灵力的波动少许弱了些。

他踢开阴暗的地下室的门,一个人走在前头,晓星尘在他背后被他操控着亦步亦趋。接着,像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般,薛洋转过了身,走至晓星尘身旁,握住了他的手,顿了顿,继而十指相扣。

薛洋自嘲地笑了笑,却没有松开那只手。

待见了阳光,薛洋勾了勾唇,看着身旁之人熟悉的 面容,又是在熟悉的地方,一刹那恍若隔世,似乎回到了从前。

可他知道,其实再也回不去了。

薛洋像仍未挑明身份时二人相处得那样,帮他理了理衣襟,正了正发冠,笑嘻嘻地说了句:“我家道长真是好看。”

却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晓星尘听到这句话后一愣,嘴唇轻轻颤抖。

当他们走过宋岚身旁之时,晓星尘又激动起来,宋岚亦然。

薛洋操控法阵之后本就较为虚弱,此时两只凶尸又如同发了狂一般,他口中涌上腥甜,吐出一口血来。

他很想像从前那样嘲讽“两个好朋友见面是不是感动得要哭了,要不要抱在一起啊!”

他知道两人都只是被他控制住,有着神智,可是扯动嘴角,薛洋却没有发出声音。

沉默了一会儿,等走尸的躁动平复,他牵着晓星尘的手,离开了。

被制成凶尸的晓星尘和普通走尸不同,薛洋在法阵施展之前在他的体内种下自己的魂精,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体内的魂力会一点点流入他的体内。

这还是他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阴毒之法,还附赠了一个很诱人的条件,那就是这种凶尸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死死遵守那一条指令。

也不知这到底是真是假,薛洋想试试,他用食指指尖覆上晓星尘的眉心,催动咒语,默念道:“保护我。”

是不是很可笑,最怕示弱的人,却在此时希望道长能向着他,护着他。


【魔道祖师|晓薛晓】谓茫(原创同人曲)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53702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B34BA25B-ABDD-4CF2-A006-6AD4AADAE5E530587infoc&ts=1532344820104


表白全员,大家都辛苦啦233吹爆猫少小哥哥的念白!


演唱/策划:随便二框 @唔...汪——随随 

词作:陆棠疏

作曲/编曲:冷风工作室

念白:Chris猫少

后期:饮冰子

曲绘/pv海报:酊乐 @二百五十个垂耳兔 

海报:一揽霜华 @一揽霜华 

PV师:闲逛

网易云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550673670/?userid=1405741694

5sing链接:http://5sing.kugou.com/yc/3564842.html


【晓薛晓】聚魂(番外三)

*最后一篇番外啦

*依旧是发糖时间

*失踪人口回归2333

 

番外三.红线

 

他们二人有很多没有办法做的事情,以前是这样,就算是到了现在也有一些。

因为过去的伤痛,薛洋和晓星尘很珍惜现在的一分一秒,因为失去过,再拾回的不易,明白了相聚的宝贵。不是为了弥补过去,而是为了一同在未来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却说在这些无法做的事情之中,薛洋有些在意的是一点,说来也是有些迷信。

在断指之后,他在夔州的街上,曾遇见过一个算命的老人。他本没怎么在意,在走过老人身旁之时,那人却说了一句:“左手断指,为不祥之兆。”

薛洋自然是听到了,自己的左手戴着黑色的手套,还掩藏在宽大的衣袖之下。那名老人能一下看到,不知是凑巧亦或是故意找茬。也是正好,薛洋那时手头上没有要紧之事,不觉来了点兴趣。

他回首冷笑道:“我的命中从未和祥字沾过边。”

老人摇了摇头,缓慢道:“小指联结的是姻缘。”

薛洋在内心暗笑,怕是某个江湖骗子,说的话明明是一般人都知道的,还故作高深。

“哦?”薛洋问。

“未来能和你携手一生的人会被你所害。”

薛洋差点笑出声:“既然会被我所害,又怎能携手一生。作为骗子,至少也把谎话编得像一些吧。”

那位老人被他如此嘲讽,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继续说:“因为一人不甘,而另一人不弃。”

薛洋甩了甩手,不想再听那些无聊的论调。

身后却传来那个老人的声音:“牵不得红线,也不见得注定是孤独一世。”

“我一个人挺好,多一个人大概还会嫌烦。”薛洋摆了摆手,径直离开。

他没有听到老人最后的话:“终还是会在一起的,不过……这路,崎岖而艰险。”

如今不知为何,突然又想起这一幕,不觉有些感慨。

那个算命的老人说得每一句话似乎都应验了,可是,那一句“牵不得红线”还是让他有些小小的不情愿,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可惜。

晚上的时候,薛洋和晓星尘在树下乘凉,他装作不经意地提了一句:“道长你知道吗,我之前还被人说过没姻缘呢。”

晓星尘勾了勾唇角:“那现在是可以证明他所言是错的了吗?”

“那时自然。”之后的话被薛洋吞入腹中。只是他的视线最后却停留在自己的左手上。

第二日,晓星尘一早就出门了,他回来得时候,薛洋正好醒来。

“这么早,道长去做什么了?”薛洋问道。

晓星尘拿出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是两根红线。

薛洋愣住了,没想到昨日的那番话,竟会让他发觉自己心中所想。

“就算你左手的小指牵不得红线,我们还有右手。”晓星尘温和地笑着,一边说一边将红线缠绕到自己与薛洋的右手小指上。

“就算右手也牵不得,我们还有左手的其余四指,明白吗?”

薛洋鼻尖一酸,明明之前是最忌讳人提及他的断指的,而现在却全然没了那份心思。

“我明白。”他说到。

 

 


【晓薛晓】聚魂(番外二)

  
  *甜甜的小番外
  
  番外二.桃花开遍
  
  道侣的日常,除了一起夜猎,同居,一起修仙,还会有什么?
  “道长,你觉不觉得缺点什么?”薛洋看着春日渐深,已是三月末了。
  晓星尘擦拭着霜华,笑着望向他:“嗯?”
  “我们是不是有些事没做?”薛洋咬了咬唇。
  “嗯?”晓星尘还是不解,一边回想他们间还缺了什么,有什么事没一起做。
  薛洋暗示:“春天到了。”
  若是他人,提及春日,可能会想歪,可晓星尘偏偏六根清净,他心中唯一不净的,唯一斩不断的只有薛洋而已。
  “阿洋可否明说,”晓星尘道,“莫不是想外出踏青了?”
  薛洋撑着下巴,踏青啊……既像是他在说的东西,又有点不像。
  最终还是决定不为难晓星尘了,拉长调子道:“道长,我们还没有好好约过会呢。”
  “约会……”听到这两个字,晓星尘了然,确实二人相处时间不短,但正式的,好好的一场约会似乎都没有过。
  念及此,心中有一丝歉疚,他说道:“阿洋,我有很多都不懂……也有很多都不会,若是有什么我未顾及到你心意之处,直接跟我说便好。”
  “好好好。”薛洋走到他的背后,搂住他的腰。
  只是随口一提,也不知他又想到哪里去了。
  “阿洋可有何想去之地?”晓星尘问。
  薛洋点点头:“嗯,想去金陵。”
  “好。”
  二人最近本就闲来无事,既然商定了下来,很快就可以直接出发了。
  金陵为古时帝王之都,几经兴衰,如今依旧繁华。
  旧事去流水散去。
  春的盎然带来生机。
  薛洋和晓星尘到时以是下午,他们前去山旁,正逢一山春梅。
  春梅开放的世界本就迟,山上又偏寒,凋谢得晚,因而此时还能看到此般簇锦。
  在粉红的花瓣之中,晓星尘一袭白衣,风过花如落雨,飘散在他的肩头。
  薛洋在他身旁,十指交缠,紧扣着他的指节。
  一路玩来,下山之后,去了秦淮河岸。
  秦淮畔,华灯初上,灯影倒映在水中,随流水斑驳。
  二人租了一艘小画舫,船头被做成彩色龙头的形状。
  本是艄公撑船带领二人游览,但因不想被他人打扰,薛洋多给了些银子,将他安顿好,自告奋勇要亲自撑船。
  晓星尘由着他闹,划了一段,从开始原地打转到后来顺利前行,薛洋学东西很快。
  画舫之中还有一小桌,有椅子四把。
  中间置有一壶酒,还有些小菜。
  晓星尘从舱内走到船尾,割下自己的一段发丝,再割下薛洋的一段。
  用早早准备好的红线将二人的发缠起,抛入水中,牵起薛洋的手,郑重道:“我晓星尘,这一世,只会爱薛洋一人。”
  薛洋被他这一系列操作弄懵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眼眶有点酸酸的,道:“我薛洋,此生此世,来生来世,只会爱晓星尘一人。”
  事后,回到船内,薛洋问:“道长怎么会突然再剖心意?”心道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晓星尘反问:“不是约会吗?之前有听说可以在秦淮如此祈愿,便备下了红绳。”
  薛洋一边暗叹这样的道长太撩了,一边思索他……是不是把结婚和约会程序混为一谈了……
  

【晓薛晓】聚魂(番外一)

  
  *治愈向
  
  番外.世外
  待到二人再度会面,字是十日之后,诉完离别之苦,便开始做进一步的打算。
  “阿洋想去哪里,想干什么?”晓星尘眸藏笑意。
  薛洋愣了愣,旋即答:“只要是在道长的身边我都愿意。”你在的地方,便是我想去的地方。
  晓星尘被逗笑:“我自然是不会走,只是想问阿洋想去的地方有没有,有的话我们便一起前往。”
  薛洋挠了挠头,身为魂体这么多日子,外面肯定变了不少。
  可若谈及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还真没有。
  就像是在义庄困得太久,无论是眼还是心都被限制在了此处,对其他的地方并没有特别的兴趣。
  晓星尘看他确是没什么可答之时,接着询问:“那日后有什么打算吗?又有何想干之事?”
  薛洋又给了一个和之前很像的回答:“和道长一起做的我都喜欢。”
  晓星尘勾了勾唇,有些无奈地叹气:“这决定了我们下一步会去哪里,会怎样生活。”
  谈到这里,薛洋沉默了,像是在思索。晓星尘也不去干扰,在一旁静静地等。
  其实一开始,薛洋一直以为,晓星尘会像从前那样,云游四方一路除魔歼邪。
  而他会陪在他身旁。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再过了一世,那些心中所藏的救世之念,依然存在,只是不再是像使命,必要全力以赴甚至是头破血流。
  “我有是有,只是不知道长是否会愿意。”薛洋道。
  “我愿意。”晓星尘握紧了他的手。
  其实比起一路拯救苍生,薛洋的私心其实更加偏向于从前义庄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不要什么轰轰烈烈,平平淡淡就好。
  一直肆意妄为,像是品尽人间百味,可是到了最后,似乎只有一开始觉得寡淡的,现在觉得最好。
  “我啊,”薛洋伸了个懒腰,像是在设想未来的日子,“希望能日后和道长找一座山,盖一座简单的房子,一起生活就好。过那种无忧无虑的悠闲日子。”
  晓星尘听了他的话后,稍稍愣了下,似乎是没有预料到他期待的生活是这样的平凡。
  “只要这样吗?”
  薛洋笑了笑,熟悉的虎牙微微从唇侧漏了出来:“这样便已经很好了。”
  就像是繁华落尽后的落叶归根。
  无论多甜,多痛,多恨,多爱。
  相守相依足矣。
  他们二人选定了位置,那是一座不怎么有名的山,常年云雾缭绕。
  他们在山脚造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尽管会灵力,在这种事情上却像使不上劲一般,费了挺大一番功夫。
  这座山上的烟霞特别美,夕阳西下之时白鸟归巢,很有味道。
  二人在门前种下一棵垂柳,让它从树苗一直长。
  柳,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