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八)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为什么要救我?”薛洋的嗓子有些哑,眼眶发红。


  凶尸不会回答,空气静默了一会儿。


  薛洋问完也噎住了,他摸了摸自己胸前的纱布,勾起嘴角。


  他还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


  他从来不是一个怕死之人,只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未能完成。


  薛洋醒来之后便感应了一下,只能探得晓星尘的魂力,而宋岚的却是一丝也无。


  可此时,他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管他人了。


  这次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和晓星尘精神力的加强,尽管知道这和自己所为有很大关系。可能和喜欢的道长愈发亲近的这种感觉,还是给予了薛洋很多喜悦。即使这有一些自欺欺人。


  时间紧迫,没什么功夫可以浪费。


  薛洋拿出装有懿州灵鼠的锦囊,下去煎药。


  药引已全,药却难熬。


  薛洋在炉边扇着火,伤口很疼,冷汗滴滴落下,他却全然不顾。


  少顷,已是感觉有些精疲力尽。


  他从未这么无力过,到此时薛洋切实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虚弱了。


  薛洋独自弄好了药,尝了尝,苦的很。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就想要塞颗糖。


  可晓星尘死后便无人会再给他糖了。


  在他身旁只有最后一颗糖,他一直舍不得吃,而如今自然也是舍不得。


  将那颗糖拿出来看了看,味道似乎能传递到口中一般,仿佛现在就是甜滋滋的。


  凶尸没有味觉,也很顺从。


  喂药前,薛洋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道长,这药有些苦,你莫要嫌它,这是对你有益的。”


  说完便感觉自己似乎是太过婆婆妈妈了,他笑了笑,动手喂晓星尘喝药。


  喂药这一环节倒是没有费太多功夫。


  夜晚,义庄传来阵阵蝉鸣。


  又到一个月的十五,婵娟又圆又明亮,薛洋和晓星尘坐在门外的石椅上一同看月光。


  薛洋不自觉生出一种恍若隔世之感,二人世界美好到像是假象。


  宋岚不见了,感觉似乎也有些好处。


  不过理智敲响警钟,宋岚这次的离开应该是一个很大隐患。


  他已经完全不受薛洋控制,应该也有了自己的意识,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但薛洋相信,他必然会再回义庄。而自己必须抓紧时间,趁着这个机会,尽快让晓星尘好起来。


  草丛中虫鸣阵阵。


  薛洋试探性地覆上晓星尘的手背,脑海中的精神力没有太大波动,看来道长也没有非常排斥。


  他一时没忍住,眼眶又要红了。


  凶尸的皮肤呈现青白色,指尖的温度也是低的吓人,握着又僵硬,手感并不好。


  薛洋却觉得满足异常。


  他闭了闭双目。


  若是能让这双手恢复往日的白皙,恢复往日的温度……他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薛洋从不是什么可以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之人,相反,他一向为自己打算,睚眦必报。


  可是为了晓星尘,他可以。


  只是因为那是晓星尘。


  就像是命中相克,或许晓星尘一直认为自己是出现克他的。


  其实不然,晓星尘才是克自己的那个。


【晓薛/薛晓】高铁上



  *晓薛/薛晓无差

  *甜段子

  *现代pa


         薛洋很紧张,但面上不露声色。

  今日,系内安排几位同学外出考察。路途较为遥远,幸好条件不错,订的都是高铁硬座。

  只不过就算是乘坐高铁也要将近九个小时。

  他紧张自然不是因为坐车,而且……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学长,就坐在自己身边。

  薛洋深吸一口气, 偷偷瞄身旁之人。

  晓星尘白皙的面庞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面容愈发清秀好看。

  他手里拿着一份报告,专注地阅读,修长的手指还执笔在上面圈划,心无旁骛。

  薛洋有些小失落,好不容易靠得这么近,却什么也做不了。晓星尘半个眼神也没分到自己身上。

  他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装模作样地拿起一本书看。

  心思自然是不在看书上的。

  晓星尘身上清爽的味道时不时飘到他的身旁,薛洋嗅不够,又是心猿意马。

  蠢蠢欲动以后,薛洋听到了自己的手机传来没电的提示音。

  这个机会妙呀,他拿出充电线,故意略过了自己带着的充电宝。

  插头的位置在晓星尘座位底下。

  薛洋缓慢地俯下身,近距离观察了下晓星尘修长笔直的双腿,轻轻咳了一声。

  手微微有点抖,充电器试了几下都插不进去,对不准孔。

  晓星尘此时也注意到了他,善解人意地把腿让了让,给他更多的空间。

  薛洋道:“谢谢。”

  晓星尘回道:“没事。”

  薛洋几乎泪目,噫呜呜噫,学长声音是真的好听。

  也不知是为何会这样喜欢上他。

  薛洋不知,对于自小在泥淖之中长大的他来说,温柔又纯白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弄好了充电的事情,薛洋坐坐端正,继续心不在焉地看书。

  车上有些颠簸,本就在走神的薛洋很快便有些困了。

  他的头开始冲着书一点一点的。

  晓星尘看着身旁学弟的模样,不由勾起了唇角。

  此时,车颠簸了一下。

  薛洋不争气地一脑袋睡晓星尘肩上了。

  晓星尘一时也是一愣,僵住了身体。发现身上之人似乎是睡过去了,才渐渐放松。

  将他再往自己肩头靠了靠,也不嫌重,就着这样的姿势继续看报告。

  他面上笑意渐深。

  阳光温柔洒落,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晓薛晓】独影(七)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凶尸是感觉不到累的,可晓星尘却感觉,从山上走到山下这段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黢黑一片。

他顺着胸口奇怪的感觉与熟悉的牵引,往山谷中央越走越远。

连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何身体如此肯定薛洋就在那处。

不过这种情况肯定和薛洋在他身上捣鼓来捣鼓去的有着密切的关系,薛洋像是在进行一个仪式,晓星尘并不清楚他的目的。只是随着薛洋进行得越来越多,那些离奇的法阵、无名的药逐渐起效,晓星尘意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

他心慌,不知薛洋又在谋划什么大恶之事。

可是就算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也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

越向深处走,血腥味便越浓。

转过一块嶙峋的怪石,看到薛洋倒在血泊中。

晓星尘心头巨跳起来,也不知自己这时是怎么了,胸口涌上一阵莫名的惊慌,堵的厉害。明明他一直期盼着这个恶人死去的那一天,又怎会看到他处于这种情形之时,心脏酸涩的那么厉害,脑袋也几欲炸裂。

他俯下身,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整只臂颤抖的不成样子。

还有呼吸,尽管很微弱,但是很温暖。

像是整颗心都放了下来。

薛洋的伤口主要是在腹部,晓星尘小心翼翼地简单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接着把他抱了起来。

山谷之中只有薛洋一个人,而宋岚不知所踪。

恍惚间,又想起了二人在义庄初遇时一般。

薛洋在半路上迷迷糊糊醒了一次,感受到有些颠簸,身上传来一阵剧痛。

一瞬间像是失去了记忆,好不容易才看得清眼前的东西。

恍恍惚惚仿佛看见了晓星尘好看的下颌。

他鬓角的发丝一晃一晃的。

仿佛入梦,不知今夕何夕。

眼前的景象和他们在义庄初遇时太过相似,几乎重叠在一起。

薛洋几乎是要相信自己正在梦中了,魇在了回忆里。

道长怎么还会这么温柔地抱着他,若真是他的话,怕是会一剑杀了自己吧。

他此时定然在想,祸害遗千年。

其实晓星尘都不了解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变成凶尸之后薛洋操控的法术影响。

可此时薛洋魂力自身难支,其实根本无法控制凶尸,这也是宋岚能够脱离他单独行动的原因。

由于伤口的剧痛,薛洋很快又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薛洋猛然从床上坐起,四下摸了摸。

衣服已经被换过了,薛洋死死咬住唇,装着懿州灵鼠的锦囊也不见了。

转眼看到那个锦囊正放着桌子上,他松了一大口气。

刚想下床,看到门旁站着晓星尘,双目木然,却是直直盯着他看。

薛洋心跳漏了一拍。

难道那时候,在迷迷糊糊中所见的都是真的吗?

摸上自己的伤口,上面被仔仔细细缠上了绷带。他眼眶一酸,几乎掉下泪来。

 

TBC

《聚魂》在晋江搬运完成啦

 如题,《晓薛晓|聚魂》在晋江搬运结束啦233如果有想看合集的可以去晋江嗷。

链接在这:https://m.jjwxc.com/book2/3677660

【晓薛晓】独影(六)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薛洋即刻反应过来,他操控凶尸,在巨兽将要扑来之时,宋岚从背后给了它一刀。

因为疼痛的关系,漆黑巨兽彻底被激怒了,它长啸一声,甩开宋岚,朝薛洋冲去。

宋岚拿着拂雪被巨兽甩开几米,动作僵硬,等待着薛洋下一步的指示。

薛洋看得出来,宋岚那一剑用上的力气极大,但给那只兽类造成的不过是堪堪皮肉伤罢了。

为何它会在此时出现于此地,薛洋毫无头绪,这个黑兽究竟是什么他也并无印象。再看它对宋岚不管不顾的样子,薛洋心下有了个大概,看来它只对活人的血肉感兴趣,宋岚已成凶尸,自然是入不了它的眼了。

薛洋凝神,紧握降灾,逼住巨兽的步伐、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出数招。不过那兽类不知什么来头,似有灵识,块头不小却会灵巧闪避。薛洋只砍中了几刀,看巨兽的反应,这几刀竟像是没什么实质性伤害一般。

他马上有了预判,这次是遇上了大麻烦,他打不过它。

不过若是凭借着凶尸之力的话,也许可以勉强逃脱。

薛洋继续在脑中操控宋岚的行动,两相配合之下,凶兽被逼得有些烦躁,节节败退。

突然,薛洋的脑中一阵剧痛,仿若针扎一般,他手中动作一顿,凶兽抓住机会,黑气蔓延,纵身扑咬面前之人。薛洋侧身险险躲过,凶兽的利牙却还是在他身躯上划过,留下深深的口子。

他还未想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何事,头脑中第二阵剧痛袭来。

一转头,看见了宋岚僵住的动作。

薛洋此时心中才涌上半分绝望感。

神魂不稳,凶尸暴走了。

不过也对,现在看起来是宋岚摆脱他的禁锢的最好时机。

薛洋冷笑,他可不能就死在这儿,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关乎着晓星尘的命数,思及晓星尘,薛洋眼中温柔神色一闪而过。

可是,终究是很多事情不能如愿。

薛洋发现,他的伤口上,冒出了浓浓的黑气。紧接着四肢发软,冷汗一下下滴落,失算了,没想到这凶兽造成的伤中带毒。

看着它一步步逼近,薛洋咬了咬牙,后退两步。

眼前逐渐出现重影,薛洋状态极差,未能注意到身后便是深渊。

他一下踏空,坠入崖底,手中还紧紧攥着装着懿州灵鼠的囊袋。

…………………………

晓星尘一路都不安,一路来到了青崖山。

他的脑海之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薛洋在何方,就像是神魂的牵引,没有来由,他知道薛洋就在这儿。

一路攀登,未到顶峰时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不知为何,有些心悸,晓星尘加快了脚程。

到了薛洋之前所在的地方,发现已是空无一人。

无论是宋岚、薛洋亦或是凶兽都不见踪影。

只有地面上遗落的已经干涸的血迹能够证明这里曾发生过惨烈的厮杀。

晓星尘此时头疼起来,在抽痛过后,他脑海中一个念头逐渐明晰起来:“在山脚下。”

 

TBC


【晓薛晓】独影(五)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这几日,薛洋回来得越来越晚。

  这自然是因要寻找第二味药的药引之故。

  他出门之时,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偶尔也会带上宋岚。遇到麻烦的时候,也可以操控凶尸挡一挡。

  可他基本没有带过已经变成凶尸的晓星尘。除了宋岚成为凶尸较早容易操控之外,薛洋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

  他看不得晓星尘为他挡刀的样子。这样一来,遇到险情,若是操控不当凶尸反而会成为累赘。

  其实都是借口,他只是怕,自己近来魂力衰微,若是把控不好,晓星尘会发狂跑掉。薛洋不能忍受有关这种局面的任何一丝可能性,不能忍受心底可能会再次丢掉自己的晓道长的恐惧。

  今日,薛洋出去了很久。直到日头渐沉,夜幕初降,也没回来。

  晓星尘独自坐在桌旁,面上的尸纹掩盖不了他俊雅的容貌,从背后看,像是仍活着一般,依旧是那个明月清风。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空气似乎也变得焦灼起来。

  就算之前薛洋偶尔遇上麻烦,会回来得晚一些,可从未这么晚过。

  最近晓星尘的状态时好时坏,脑海中时而混沌时而清醒。清醒时能够大致了解现在的情况,而混沌时,前世的记忆和现在的日常混杂在一起,令他痛苦万分。

  一开始自然是以为薛洋将他制成凶尸,是为了进一步折辱,可是看着那个青年的一举一动,似乎又不是如此。

  他越来越看不懂那个人了,更是无法了解薛洋的真正目的。

  看着他在自己面前露出信任或是毫无防备的模样,晓星尘心中微微一抽。

  晓星尘微微有些心悸,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心头猛然剧痛。

  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却说薛洋今日,一早便离开,带着兴奋。

  根据前些日子的寻找,以及打探所得的消息,他确认了灵物药引的踪迹。

  这药引即为懿州灵鼠的肝。

  灵鼠存世数量本就不多,懿州之品种更是少之又少。

  薛洋所得的消息为一猎户在青崖山下暴毙,死不瞑目,形状可怖。胸口的心脏被咬去了,在伤口周围留下了一圈啮齿状的痕迹。

  不像是大型野兽,却不知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是为何会如此轻易地被杀死。

  熟读各类偏方古籍的薛洋自然是知晓,这其中有很大的可能是懿州灵鼠所为。

  懿州灵鼠,体态雪白,好食人心脏,于修者灵力可谓大补。

  也正因如此,原本百年前数量众多的物种,如今已很难寻得。

  薛洋立即前往青崖山,以防万一,还是带上了宋岚。

  青崖,距离义庄并不远,山也不高,只是奇诡险峻。

  按理来说,以薛洋的灵力,捉一只灵鼠并不算什么难事。可那鼠十分狡猾,又被地形所限制,最终是捉到了,也费了很大一番功夫。

  薛洋当即取下其肝,其他部分也没有扔,毕竟是有所补益之物。

  刚觉得自家道长应该等很久了,想快些赶回去,便感到背后一阵阴风袭来。

  薛洋闪身躲过,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尽管他反应极快,手臂还是被划伤,留下了道长长的口子。

  一回头,便看到身后一只通体漆黑的巨兽,双眼猩红,浑身缠绕着黑气。

【晓薛晓】独影(四)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原著向

 

自此之后,薛洋吃饭时必会摆上两幅碗筷,即使其中的一副从未有人动过。

虽说晓星尘已成为了凶尸状态,可是从前的一切都无法重来,薛洋每日还是十分忙碌。无论是将自己关到黑洞洞的屋子研究血色法阵,还是出门重新采摘新的草药,薛洋都是一个人。偶尔出门的时候会带上宋岚,他成为凶尸的时间较长,控制起来并没有那么吃力。

每次外出的时候,他都会将晓星尘锁起来,一条粗长的铁链缠绕在他的手腕,还有沉重的脚铐。他还是害怕,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晓星尘会冲脱束缚,然后离开。薛洋不担心晓星尘的报复,他只担心他会消失不见。

原本以为这种可能只是微乎其微,可第一日这么做之后他回来之后,发现了晓星尘的手腕和脚腕上有触目惊心的红痕。明显是挣扎过的痕迹,薛洋气得死死咬着嘴唇,却又不知该对谁发脾气,他缓慢地舔干净自己唇上的血渍。

“晓星尘……你逃不掉的。”薛洋阴沉地道,眼中的光芒格外吓人。

也不知凶尸听没听到,仍是一副木然神色。

一边帮他解开枷锁,薛洋一边皱眉,心说自己今日的控制力愈发不足,只是离开了半日,凶尸灵力的波动竟会这么大。

晓星尘青白的肌肤上的痕迹已经微微红肿,薛洋抚摸上,表情狰狞,动作却很轻柔。敷上一些草药,应该不久便会消肿。不过尸体的身子竟会起这种反应,代表着晓星尘已经越来越接近人的躯体了,也算是这些天自己做事事情有些成效。

不过还不够,薛洋两指轻轻按上自己的左心口,魂力流逝得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快,得抓紧时间了。

如今薛洋还是不太敢让晓星尘与宋岚两只凶尸碰面,产生的反应太过剧烈,而且灵力波的频率……很奇怪,就像是二人可以交流一般。

配成的第一味药已全,他用药锅煮着,垂眸思索。第二味,其他的药草还勉强能凑齐,只是有一样作为药引的灵物很难寻找。

这些药物不仅具有安养魂魄的作用,还能够逐渐养回晓星尘的灵力,有这些药物相助,晓星尘由凶尸化人的速度会加快很多。

如果不这么做,薛洋不知自己是否还有能力撑到自己再见到熟悉的晓道长的那一天。

说来也有些奇怪,那一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薛洋又加重了镣铐的重量。第二日回来的时候,晓星尘身上却没有再显露出挣扎后再逃跑的迹象,接连的后几日都是如此。不知是他真的听到了薛洋的话,还是放弃了抵抗。

薛洋有些惘然,甚至开始思索第一日的事情是否只是意外。

逐渐为他脱去脚铐,只留了手腕上的一条。

凶尸应该是没有痛觉的,触觉应该也是十分迟钝,可还是……会有些心疼。

自己竟会有这些多余的情感,薛洋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说……自己的有些执念从未变过?


【晓薛晓】海盗抢人啦

*一发完,给白芷 @空弦白芷 小天使的生贺

*海盗洋与小少爷晓,ooc预警,发糖啦

 

今日是薛洋独自出海的811天。他儿时被丢弃在沙滩上,却很幸运地被一位老海盗发现并收养,等到了正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老海盗生了疟疾,没能挺得过去,最终葬身大海。自此,薛洋便继承他的衣钵,在开始掌舵,混了这些时日,在海盗圈也算小有名气。

好歹也是在海上摸爬滚打了这几年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是今日的云层却格外让人害怕,不仅漆黑如墨,还是层层叠叠,压抑无比,看来会有大的海难发生。薛洋指挥着船员将帆缓缓放下,船只在海上漂泊着缓缓驶向大海深处。

在发生海啸时,往往大海深处会比海边更加安全,当然这是要在船体足够坚固的前提下。薛洋有些庆幸,之前因为和其他海盗的炮火站特意重新加固着船体。

果然未出他所料,空中不一会便电闪雷鸣,像是天空开了一道口子,大雨倾盆落下。薛洋将外套披在头上,皱着眉头站在甲板观察雨势,雷电响得很大声,闪电每一次都是原本昏暗的天空亮如白昼,浪头也打了起来。

薛洋叹了口气,回到船舱。

这场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等狂风终于停歇已是第二日傍晚。

海鸟在甲板上空盘旋,薛洋检查了下船体四周,并无太多损耗但仍需有空时进行修补。海浪沾染了夕阳的余晖,浮现出一层明晃晃的金色,突然海面飘来木质的残骸,薛洋挑了挑眉,知道是有船只没能挺过这次海难。

“船长,木板残骸上漂着个人。”有水手报告。

“捞上来。”

是一位少年公子,黑色的长发被水浸湿,贴在脸颊与衣服上。样貌很是俊秀,他紧紧皱着眉头,是手中抱着的浮木救了他一命。薛洋走上前去,用手背拨开他的发丝,少年到了甲板上猛然咳出几口水来。

薛洋给他顺气,却发现他还未清醒,可能是溺水太过,呛了太多海水。他也没多想,俯下身给那位公子打扮的人做人工呼吸,待他再咳出几口水后,薛洋突然感受到自己被对方的舌尖轻轻舔了下。

他起身正好看到少年醒来的这一幕,小少爷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霎时变得通红,喉咙里刚好堵着一口水,一个没注意猛烈地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等呼吸平复下来,他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退去,薛洋在一旁看着,觉得面前之人从脸红到耳根的模样格外有趣。好不容易能开口说话了,小公子道:“在下晓星尘……如有冒昧,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罢还抬眸望向他,一双眸子好看的紧。薛洋被这样的展开下了一跳,忙摆手:“不必了。”

晓星尘身子还有些虚,但还是小声道:“可是……家母有说过,亲了一个人就要对他负责。”

薛洋嗤笑出声,心道什么家庭教出来的孩子会有如此迂腐的想法,倒是有些可爱。他解释道:“只是救你的措施罢了。”

晓星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谢:“感谢足下相救,大恩无以为报。”

在交流之间,薛洋了解到他确实是海边人家的小少爷,家境还算富庶,此次独自出游却遇上了大风浪,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来。薛洋想着难得自己多管闲事一次,那不如做好人做到底,问他家在何处,想将他送回去。

晓星尘自然是感激万分,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他看见扬起的海盗旗时,问道:“你就是近日官府一直在追捕的海盗?”

薛洋大大方方承认。

晓星尘此时气场全变了,他质问:“为何要作恶?”

“哪里为恶,我不过是劫富济贫。”薛洋嗤笑。

没想到随意编出来的话晓星尘倒是信了,薛洋在心下暗叹,不过看他年纪不大身上的正义感却是无比浓烈,果然是道不同吧。说不定下次再见,二人会成为仇人也不一定。

因是海盗,薛洋不想离岸边太近惹上麻烦,便丢下一条小舟让那位小少爷自己划着走。看着晓星尘独自离去的背影,薛洋心下有些感叹。

他不知道的是,二人间的故事刚刚开始。

 


【晓薛晓】独影(三)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尽管是遵从着命令,跟在他的身后,可毕竟晓星尘为凶尸,薛洋说什么,他都不会回应。薛洋却似浑然不觉。

他一直翘着嘴角,似乎是想装出高兴的样子,可这笑容却比哭更加难看。本就应该喜悦不是吗,费尽全力终于把晓星尘复活,即使是作为凶尸,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大心愿。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真心笑出来。特别是每当看到那双灰白色的瞳孔之时,内心还是会忍不住刺痛一下。

面上的笑容像是自嘲,薛洋收敛了表情,不再说话。

沉默着做好饭菜,薛洋在门前的石桌上摆上了两副碗筷,他拉着晓星尘的衣袖,叫着他的名字让他坐下。

晓星尘僵硬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面前的人不断在给他夹菜,口中还道:“道长,这个好吃,多吃点。”

似乎是完全没把他当成凶尸一般,可是这种自欺欺人又怎能让走尸开口吃饭?

薛洋仿佛没有察觉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他大口咀嚼,囫囵吞咽却是味同嚼蜡。

终于像失去了耐心又似乎是醒了一般,薛洋抬眼,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可怕而又阴暗。“道长,怎么不吃?”冷冰冰的语调。

“连跟我同桌都让你如此难受吗?”他的声音逐渐尖利起来,夹杂着愤怒。

晓星尘仿佛一尊石像,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暴怒起来,站起身,衣袖一挥,“唰啦”一下把面前的碗筷都扫落到地上。有汤汁溅出来,洒落到晓星尘白色的道袍上,还有一块破碎的瓷片飞来,割伤了薛洋的手背。他却像是不觉得疼,吼道:“晓星尘,你说话啊!”

连续这样喊了好几声,凶尸依旧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大笑起来,笑到难以喘息,甚至笑出了眼泪。

笑声渐止,他面上逐渐闪过茫然的神色来,眼泪却没有止住,从他白皙的面颊上滑落。

等薛洋终于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头发凌乱地收拾好一地一桌狼藉,没有管自己手背上的伤,本来便是皮肉伤,何足挂齿。

倒是晓星尘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起来。

理好食物残余,薛洋看着晓星尘身上那处污渍,蹲下身用湿毛巾帮他擦拭。

“道长……对不起。”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道歉,难道只是因为弄脏了晓星尘衣服这一件小小的事情?

是夜,薛洋出门去远方的镇子上为晓星尘添置了几件衣裳,虽说过去的衣服他自然一件也没有丢,但毕竟过了长久的时日,还是该换些新的。

回去后稍作洗漱便睡下了,毕竟只把晓星尘的走尸形态复活远远不是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手法挺娴熟,就是扎的有些歪。

是谁做的,薛洋自然知道。

即使知道对方是受他命令控制的,薛洋也克制不住自身上扬的嘴角,他抬起手,在绷带处轻轻吻了吻。

【晓薛晓】独影(二)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听到他的这句话,晓星尘的躯体不由自主做出了反应,灰蒙蒙的双目有一瞬的涣然,继而骤然紧缩。

  薛洋发现了他的异样,心道那书应该没有骗人,只是不知一向嫉恶如仇的道长对着他面前的恶,不仅不能刀剑相向甚至还需舍命相护是怎样一种感受。

  之前在杀光义庄所有人之前,薛洋特意挑了一个眼睛漂亮的,硬生生将他眼珠挖下,装进了晓星尘空荡荡的眼窝之中。之后去采了灵药为他敷上,养了一段时间之后,眼瞳像是本属于他一般,融进了他的身体。

  估摸着晓星尘知道他自己双眼后的来历,必然是大怒吧,然后说些“用这种方式得来的双眸,我宁可不要”之类的话。

  只是可惜,他这样的表情,自己再也没机会看见了。

  现在看起来,这双眼应该能用。

  他让晓星尘躺在义庄里唯一一张木床上,帮他松弛着身子。当晓星尘醒来的时候,消失许久的尸僵再次出现,薛洋自然不会让他僵硬而缓慢的移动,便上手帮他按摩。

  感觉着手掌下的躯体逐渐柔软起来,只是没了熟悉的温度。

  薛洋轻轻叹了口气,尽管说晓星尘作为走尸已经炼成了,但由于残缺了魂魄,他的灵力实在不稳。还需要长时间的调养。

  调养一具走尸?薛洋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笑着笑着眼眸又暗淡了下去。

  晓星尘下床后,薛洋刚想往前走,可是眼前突然一黑,头很晕,他径直向前倒去。

  却没有砸到地板上,薛洋疑惑地皱了皱眉,等不适感过去后方睁开双眼。

  果不其然,圈住他的是晓星尘的双手,冷笑一声,怕是那个“保护我”的命令在作祟,还真是挺好,关怀得无微不至。

  他不知道的是方才晓星尘的举动是下意识的行为,尽管成为了走尸,可是一刹那间的第一反应是不能经过理智思考的。

  不知是温柔的性格使然,亦或是在义庄这些日子里留下的痕迹。

  薛洋推开他的手臂,这几日他几乎没有睡,一心扑在法阵之上,到了此时却真的感觉有些遭不住,力不从心。

  他抿了抿唇,在床上剪短地躺了下,背部方才触碰到床板,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薛洋起身,在晓星尘额上补了张定身的符咒。

  虽然知道凶尸逃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不放心,更何况此时正值自己虚弱的时候。他没法再赌了,已经失去过一次,他绝对不想失去晓星尘第二次。

  本来只是想小睡一会儿,却没有料到再次睁眼时已经到了傍晚。

  空中被落日染上一抹红霞,余晖笼罩着这个雾气蒙蒙的小镇。

  薛洋叹了口气,看到晓星尘自然是原来的姿势,乖乖站在床边。似乎是心情好了很多,他伸手取下符咒。

  “道长,我们来做饭吧。”薛洋也不管晓星尘是否能听到,兀自说了一句。

  他走出门外洗起菜来,继而又走进厨房,全程晓星尘都跟在他的身后。

 

  欢迎加入随随!!!!的群,群聊号码:6823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