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聚魂》在晋江搬运完成啦

 如题,《晓薛晓|聚魂》在晋江搬运结束啦233如果有想看合集的可以去晋江嗷。

链接在这:https://m.jjwxc.com/book2/3677660

【晓薛晓】聚魂(番外三)

*最后一篇番外啦

*依旧是发糖时间

*失踪人口回归2333

 

番外三.红线

 

他们二人有很多没有办法做的事情,以前是这样,就算是到了现在也有一些。

因为过去的伤痛,薛洋和晓星尘很珍惜现在的一分一秒,因为失去过,再拾回的不易,明白了相聚的宝贵。不是为了弥补过去,而是为了一同在未来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却说在这些无法做的事情之中,薛洋有些在意的是一点,说来也是有些迷信。

在断指之后,他在夔州的街上,曾遇见过一个算命的老人。他本没怎么在意,在走过老人身旁之时,那人却说了一句:“左手断指,为不祥之兆。”

薛洋自然是听到了,自己的左手戴着黑色的手套,还掩藏在宽大的衣袖之下。那名老人能一下看到,不知是凑巧亦或是故意找茬。也是正好,薛洋那时手头上没有要紧之事,不觉来了点兴趣。

他回首冷笑道:“我的命中从未和祥字沾过边。”

老人摇了摇头,缓慢道:“小指联结的是姻缘。”

薛洋在内心暗笑,怕是某个江湖骗子,说的话明明是一般人都知道的,还故作高深。

“哦?”薛洋问。

“未来能和你携手一生的人会被你所害。”

薛洋差点笑出声:“既然会被我所害,又怎能携手一生。作为骗子,至少也把谎话编得像一些吧。”

那位老人被他如此嘲讽,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继续说:“因为一人不甘,而另一人不弃。”

薛洋甩了甩手,不想再听那些无聊的论调。

身后却传来那个老人的声音:“牵不得红线,也不见得注定是孤独一世。”

“我一个人挺好,多一个人大概还会嫌烦。”薛洋摆了摆手,径直离开。

他没有听到老人最后的话:“终还是会在一起的,不过……这路,崎岖而艰险。”

如今不知为何,突然又想起这一幕,不觉有些感慨。

那个算命的老人说得每一句话似乎都应验了,可是,那一句“牵不得红线”还是让他有些小小的不情愿,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可惜。

晚上的时候,薛洋和晓星尘在树下乘凉,他装作不经意地提了一句:“道长你知道吗,我之前还被人说过没姻缘呢。”

晓星尘勾了勾唇角:“那现在是可以证明他所言是错的了吗?”

“那时自然。”之后的话被薛洋吞入腹中。只是他的视线最后却停留在自己的左手上。

第二日,晓星尘一早就出门了,他回来得时候,薛洋正好醒来。

“这么早,道长去做什么了?”薛洋问道。

晓星尘拿出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是两根红线。

薛洋愣住了,没想到昨日的那番话,竟会让他发觉自己心中所想。

“就算你左手的小指牵不得红线,我们还有右手。”晓星尘温和地笑着,一边说一边将红线缠绕到自己与薛洋的右手小指上。

“就算右手也牵不得,我们还有左手的其余四指,明白吗?”

薛洋鼻尖一酸,明明之前是最忌讳人提及他的断指的,而现在却全然没了那份心思。

“我明白。”他说到。

 

 


【晓薛晓】聚魂(番外二)

  
  *甜甜的小番外
  
  番外二.桃花开遍
  
  道侣的日常,除了一起夜猎,同居,一起修仙,还会有什么?
  “道长,你觉不觉得缺点什么?”薛洋看着春日渐深,已是三月末了。
  晓星尘擦拭着霜华,笑着望向他:“嗯?”
  “我们是不是有些事没做?”薛洋咬了咬唇。
  “嗯?”晓星尘还是不解,一边回想他们间还缺了什么,有什么事没一起做。
  薛洋暗示:“春天到了。”
  若是他人,提及春日,可能会想歪,可晓星尘偏偏六根清净,他心中唯一不净的,唯一斩不断的只有薛洋而已。
  “阿洋可否明说,”晓星尘道,“莫不是想外出踏青了?”
  薛洋撑着下巴,踏青啊……既像是他在说的东西,又有点不像。
  最终还是决定不为难晓星尘了,拉长调子道:“道长,我们还没有好好约过会呢。”
  “约会……”听到这两个字,晓星尘了然,确实二人相处时间不短,但正式的,好好的一场约会似乎都没有过。
  念及此,心中有一丝歉疚,他说道:“阿洋,我有很多都不懂……也有很多都不会,若是有什么我未顾及到你心意之处,直接跟我说便好。”
  “好好好。”薛洋走到他的背后,搂住他的腰。
  只是随口一提,也不知他又想到哪里去了。
  “阿洋可有何想去之地?”晓星尘问。
  薛洋点点头:“嗯,想去金陵。”
  “好。”
  二人最近本就闲来无事,既然商定了下来,很快就可以直接出发了。
  金陵为古时帝王之都,几经兴衰,如今依旧繁华。
  旧事去流水散去。
  春的盎然带来生机。
  薛洋和晓星尘到时以是下午,他们前去山旁,正逢一山春梅。
  春梅开放的世界本就迟,山上又偏寒,凋谢得晚,因而此时还能看到此般簇锦。
  在粉红的花瓣之中,晓星尘一袭白衣,风过花如落雨,飘散在他的肩头。
  薛洋在他身旁,十指交缠,紧扣着他的指节。
  一路玩来,下山之后,去了秦淮河岸。
  秦淮畔,华灯初上,灯影倒映在水中,随流水斑驳。
  二人租了一艘小画舫,船头被做成彩色龙头的形状。
  本是艄公撑船带领二人游览,但因不想被他人打扰,薛洋多给了些银子,将他安顿好,自告奋勇要亲自撑船。
  晓星尘由着他闹,划了一段,从开始原地打转到后来顺利前行,薛洋学东西很快。
  画舫之中还有一小桌,有椅子四把。
  中间置有一壶酒,还有些小菜。
  晓星尘从舱内走到船尾,割下自己的一段发丝,再割下薛洋的一段。
  用早早准备好的红线将二人的发缠起,抛入水中,牵起薛洋的手,郑重道:“我晓星尘,这一世,只会爱薛洋一人。”
  薛洋被他这一系列操作弄懵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眼眶有点酸酸的,道:“我薛洋,此生此世,来生来世,只会爱晓星尘一人。”
  事后,回到船内,薛洋问:“道长怎么会突然再剖心意?”心道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晓星尘反问:“不是约会吗?之前有听说可以在秦淮如此祈愿,便备下了红绳。”
  薛洋一边暗叹这样的道长太撩了,一边思索他……是不是把结婚和约会程序混为一谈了……
  

【晓薛晓】聚魂(番外一)

  
  *治愈向
  
  番外.世外
  待到二人再度会面,字是十日之后,诉完离别之苦,便开始做进一步的打算。
  “阿洋想去哪里,想干什么?”晓星尘眸藏笑意。
  薛洋愣了愣,旋即答:“只要是在道长的身边我都愿意。”你在的地方,便是我想去的地方。
  晓星尘被逗笑:“我自然是不会走,只是想问阿洋想去的地方有没有,有的话我们便一起前往。”
  薛洋挠了挠头,身为魂体这么多日子,外面肯定变了不少。
  可若谈及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还真没有。
  就像是在义庄困得太久,无论是眼还是心都被限制在了此处,对其他的地方并没有特别的兴趣。
  晓星尘看他确是没什么可答之时,接着询问:“那日后有什么打算吗?又有何想干之事?”
  薛洋又给了一个和之前很像的回答:“和道长一起做的我都喜欢。”
  晓星尘勾了勾唇,有些无奈地叹气:“这决定了我们下一步会去哪里,会怎样生活。”
  谈到这里,薛洋沉默了,像是在思索。晓星尘也不去干扰,在一旁静静地等。
  其实一开始,薛洋一直以为,晓星尘会像从前那样,云游四方一路除魔歼邪。
  而他会陪在他身旁。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再过了一世,那些心中所藏的救世之念,依然存在,只是不再是像使命,必要全力以赴甚至是头破血流。
  “我有是有,只是不知道长是否会愿意。”薛洋道。
  “我愿意。”晓星尘握紧了他的手。
  其实比起一路拯救苍生,薛洋的私心其实更加偏向于从前义庄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不要什么轰轰烈烈,平平淡淡就好。
  一直肆意妄为,像是品尽人间百味,可是到了最后,似乎只有一开始觉得寡淡的,现在觉得最好。
  “我啊,”薛洋伸了个懒腰,像是在设想未来的日子,“希望能日后和道长找一座山,盖一座简单的房子,一起生活就好。过那种无忧无虑的悠闲日子。”
  晓星尘听了他的话后,稍稍愣了下,似乎是没有预料到他期待的生活是这样的平凡。
  “只要这样吗?”
  薛洋笑了笑,熟悉的虎牙微微从唇侧漏了出来:“这样便已经很好了。”
  就像是繁华落尽后的落叶归根。
  无论多甜,多痛,多恨,多爱。
  相守相依足矣。
  他们二人选定了位置,那是一座不怎么有名的山,常年云雾缭绕。
  他们在山脚造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尽管会灵力,在这种事情上却像使不上劲一般,费了挺大一番功夫。
  这座山上的烟霞特别美,夕阳西下之时白鸟归巢,很有味道。
  二人在门前种下一棵垂柳,让它从树苗一直长。
  柳,留。
  
  

【晓薛晓】聚魂(完结章)

*原著向

*治愈向

 

聚魂终得因果,可是对于薛洋来说,更加宝贵和珍惜的是他明了了晓星尘的心意。

纵使上世伤死轮回,薛洋也没有得到他最想要的东西,而被复活之后他得到了。

对于二人来说,都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心有挂牵。

薛洋同他携手下山,从此的一切拨云见日,有了重新的生机。

他们聊了很多事情,从一开始晓星尘决心为薛洋复活,到薛洋在聚魂灯中的所见所闻。

“阿洋,你是在何时发现可以在聚魂灯之中发现可以听见我说话?”

薛洋略想了想:“大概是集齐八魄之后,就已经在灯中朦朦胧胧有了些许意识,后来发现可以开口。不过确实没有想到你还能听见我的声音。”

晓星尘勾了勾唇角:“也许是这块魂玉的关系?”他将脖子上挂着的魂玉拿在手中。

“嗯?”薛洋道,“怎么说?”

“你作为魂体之时一般人无法看到你,而有了魂玉我可以看见,还可以触碰。”晓星尘回答。

薛洋道:“那可不,这可是定情信物啊,怎么能没有点用处。”

“……”晓星尘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怎么这块玉就突然变成了定情信物了?可他没有说破,只是将魂玉很珍惜地放了回去,还是在贴近心口的位置。

薛洋一直没有告诉他,这块玉早在义庄一起相处的时间里,他就想做了送给晓星尘。原本只是普通的一块普通的辟邪之物,可未料及之后变故突生,情急之下薛洋用这块灵玉改制为给晓星尘的保命之物。

他一直是很接近地狱之人,或者说早已经半只脚都踏了进去,而晓星尘硬生生把他拉了回来。

原本以为再无孽缘再无纠缠,没想到是羁绊太深。

却说是薛洋许久不用这幅人的躯壳,下了山最要紧的还是好好吃一顿,带着人间烟火气的食物。真正有触感之后,似乎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这个世间。

在旅社听到有人在谈论这些年修真界的巨大变化,像是翻天覆地一般,许多故人皆已不见。

再来这一世也是有些许感叹。

晓星尘有提议要去拜访魏无羡与蓝忘机二位道谢,毕竟聚魂是得他们所助,如今也该去报个平安。

薛洋皱了皱眉,对他们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好感,却是有一位再也见不到的人他想再去看看。

二人最终还是准备暂时分离,去向两处,之后再见面。

一路跋涉,薛洋来到了金光瑶的衣冠冢前。

他死后尸骨未全,怕还是被封在那个棺材之中。只是终是金凌不忍,私下里悄悄给他造了座墓。

薛洋带了酒去,坐在地上。

一盅洒在大地,一盅自己慢慢饮尽。

他一言不发,空气几乎都凝滞。

他带了很久。

直到夕阳西下,暮鸦归巢,薛洋才慢慢起身,拍落身上沾染的尘土,转身离开。

 

—本文完—

 

 

*会有番外哒

*陆续收到小可爱们的打赏啦,爱你们啾咪


【晓薛晓】聚魂(四十七)

*原著向

*治愈向

 

晓星尘说:“你没有丢,我一直在。”

薛洋听了这话,眸中闪过微光,又像是有了起死回生的状态。他想说些什么,却喉咙像是哽住,发不出声音。

他笑了起来,泪水却又同时流下,伤口裂开了,血液亦继而涌出。他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用全身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晓星尘知道他是魂体,而那些也不是真的血液,但他清晰地明白就算是这样,薛洋也会痛。他痛的话,自己也会跟着痛。

他执着薛洋的手,认真地问:“你愿意跟我走吗?”

道长果然是来渡他的亡魂的吗,薛洋这样想,感受到再一次得到了救赎。

死了也好,至少在这个世界还有晓星尘,这里的晓星尘没有碎魂,不会嫌他恶心。

自己是不是不再会孤身一人了?薛洋迷迷糊糊这样想着,感觉到涌上的困意,看来时日已到。薛洋勾起了唇角,感到晓星尘走后还是第一次心情如此轻松,如此满足。

他点了点头,一刹那,四周的情景都碎裂。

晓星尘浑身发起抖来,看着魂魄的残影一点一点被收容进聚魂灯中。

灯中的萤火从绿莹莹的逐渐变为火光的颜色,像是再也无法承受其中的力量一般,聚魂灯炸裂了。

一地残骸,晓星尘愣住了,这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山中失去了魂魄与幻象,显露出原本的样子,绿意盎然郁郁葱葱。

等了许久,四周一点动静也无。

晓星尘又是震惊又难掩心中的绝望,这一切都没有用吗?到头来聚魂只是一场空?那么多的努力,那么多的疼痛到头来还是毫无成效。

本带着希望,却又被一次次地摔碎,砸成绝望。

晓星尘单手掩面,努力忍着指缝间的泪水,不让他们滴落。

却突然听到背后熟悉的叫喊:“道长……”

晓星尘难以置信地回首。

是薛洋,他的薛洋回来了。

可是不知为何,薛洋的衣衫有些破旧还沾满了污渍,像是去泥里打了一个滚来的,而且还喘着粗气。

他看到晓星尘的表情之时愣住了,继而快步走上前将他抱进了怀里。

“你哭了?”他轻声问道,吻去晓星尘面上的泪。

晓星尘被他的举动逗得破涕为笑, 解释道:“还以为聚魂失败了。”

薛洋听他提起这个,换上了略带气愤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我有意识道自己肉身恢复的时候,已经被送到了山下。爬了这么高才找到你,路上还因为不太适应新的身体,摔了好几跤。”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他现在是这样一幅有些狼狈的模样。

晓星尘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了,薛洋确确实实地站在他的面前,而不再是单独地魂魄了。

二人谁也不愿放开对方,紧紧相拥。

这一路过分不易,每一次回忆晓星尘就如同把自己的伤疤生生揭开了一样,一次次撕裂血肉。

可为了能等到这一天的到来,他无怨无悔。

 

 

#快结局啦233应该会有番外

#填翻的曲子也做出来啦,PV正在做,下面是先发的曲子链接:

网易云链接:

http://music.163.com/song/552719241/?userid=1405741694

5sing链接:
http://5sing.kugou.com/fc/16477448.html


 

 

 


【晓薛晓】聚魂(四十六)

   
  *原著向
  *治愈向
  晓星尘一直不知道,原来自己最后留给他的糖,薛洋一直都没碰。
  他更不知道,自己给的,带着哄人意味的廉价糖果,在薛洋的眼中如同珍宝。
  糖已经放了太久了,早已经不能吃了,颜色都渐呈发黑。
  晓星尘碎魂之时将这一生斩断得痛痛快快,却没有料到到头来一直放不下的是薛洋自己。他紧攥着这颗饴糖,就像是紧攥着和晓星尘一同度过的那些时日,亦像是紧攥着他们间斩不断的情。
  他像是避开去想,在他死后的日子里,薛洋是什么样的状态。亦或是下意识地认为没了自己束缚的薛洋会是和初遇时一般模样。
  手段残忍,为祸作乱,恣意妄行。
  可是这么多年,他是独自画地为牢,将自己困在了义城之中。
  原本以为他会活得更自在,可从这两个残魂以及上一次的共情来看,薛洋在他死后像是也没了魂一般,心疯魔。
  晓星尘知道薛洋最后是死了的,可当真正看到他死前的情景之时,还是难以接受,心中涌现的疼痛几乎将他淹没。
  “锁……锁灵囊……”是薛洋的声音。
  “被抢走……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
  他的语气中逐渐透露出绝望来,他丢了的何止是锁灵囊,他还丢了道长的残魂,而其实早在八年前,薛洋早就丢了他的道长了。
  晓星尘用颤抖的手指抹干净他唇边的血渍:“阿洋,我回来了。”
  一瞬间,迷雾尽散,四周光影变换,转为一片血红。
  “回来了?”似乎带着疑惑。
  薛洋无力地扯起嘴角,展现一个自嘲的微笑:“那又怎样,晓道长注定还是会走的吧。”
  他知道他这一辈子注定不得善终,只是还把清风明月也顺带脱下了水,他们之间注定也不会两全。
  可能一败涂地的是自己,亦或是二人的两败俱伤。
  他是活着,却在这时光之中长久地受着折磨。
  可他也不能死,这样才可能会有再为晓星尘重塑精魄的机会。
  魂精的力量垂朽,薛洋撕裂自身的魂魄来补全晓星尘的,也算是有些成效,甚至在不远的将来便会成功。
  可现在连这机会也没有了,他的步调被出现的魏无羡与蓝忘机等人打乱,连用心头血布下的阵法都没了意义。
  真是可笑,明明还盼望着,明明还在像等晓星尘醒来的一日若是知道自己的魂中还夹杂着恶人的魄,是否会觉得恶心。
  终究是痴心妄想了。
  不过,还算是惊喜,不知是否是因自己的执念使然,在死时还能重遇晓星尘,再次看到他的身影。
  虚幻而自欺欺人的幸福感。
  看着他为自己流泪,为自己露出心痛的表情,薛洋简直想勾起嘴角又想骂他傻。
  又能怎样呢,薛洋一直清楚,能渡他的唯晓星尘一人而已。

#发一下原创曲滴链接嗷,pv正在制作中

【魔道祖师|晓薛/薛晓】谓茫

5sing链接:

http://5sing.kugou.com/yc/3564842.html

网易云链接:

http://music.163.com/song/550673670/?userid=1405741694


【晓薛晓】聚魂(四十五)

  
  *原著向
  *治愈向
  *愿圈内优秀的太太越来越多
  离得这么远,晓星尘却是清晰地看见了那触目惊心嗯血渍。
  他从未见过薛洋如此狼狈的模样,更不知道这样的他对应的是哪个阶段的时光。
  即时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如此这般,他也不得不动容。
  晓星尘快步走上前去,后来嫌走路太慢,甚至跑了起来。
  从来是清风明月的道长,何曾这样过?
  泪珠忍不住从他的瞳中滑落,划过他白皙如玉的面庞。
  他看到了,面前的人少了一条手臂像是被什么利器斩落,伤口干涸得差不多了,血却没完全停止。
  薛洋的左臂散落在一旁,晓星尘深吸一口气,几乎是无法看下去这样的画面。
  他这一生除魔歼邪,没少见什么血腥的场面,可是眼前薛洋垂死的这一幕却让他感受到透不过气来。
  记得自己追捕他的时候还曾想过,薛洋这种四处为恶之人,就算他无法铲除,也必定会被其他人所铲除。
  可如今看到这样的情景,自己恨不得能够替他承受此苦,想来又有多么嘲讽。
  晓星尘无心顾及自己的一身白衣,走到他的身边单膝跪了下去。
  凑近才发现,薛洋并未断了呼吸,他的双眼未完全合上,其中闪烁着奇怪的光彩。
  “道…长…”微弱的而又沙哑的声音传来。
  晓星尘抓起他仅剩的右手,贴在自己的脸颊旁边,道:“我在。”
  因为受伤的缘故,薛洋的嗓子如同被砂纸磨过了一般沙哑得厉害。
  “我果真是要死了吧,竟然能够看到你的身影。”还是你未盲时候的样子。
  晓星尘没有回答,温热的泪珠滑到了薛洋的掌心。
  薛洋顿了顿,像是自嘲一般:“道长……的话怎么会为我哭呢?果真这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
  明明都恶心自己恶心到碎魂,就算是死也不想再见自己。
  说了这些话似乎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晓星尘有些想把他抱进怀里,却又怕加剧他的伤势。
  突然薛洋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激动起来,他偏头看向自己左臂的位置,艰难地向那边移动,似乎是为了够到它。
  晓星尘见不得他这种样子,安抚了几句,替他将手臂拿了回来。
  薛洋直勾勾地盯着他怀中的左臂,眼神有些可怕。
  “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晓星尘不解,却看着薛洋用右手一点一点把自己的拳头展开,可是像是握得太紧了,怎么也无法松开。
  晓星尘看不下去,上前帮忙,尽管是这样也难以松开他右手的拳头。
  但是从指缝间却已经能略微看见掌中事物的模样了。
  那是一块小小的硬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甚至都有些碎了。
  可是晓星尘很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自己给薛洋的最后一块糖。

【晓薛晓】聚魂(四十四)

  

  *原著向

  *治愈向

  

  聚魂灯晃了晃,没有声音传出来。

  晓星尘叹了口气,正想着自己是不是思念过剩之时,又是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道长?”

  晓星尘下意识回答:“我在。”

那个声音见他回答,似乎是掺了疑惑:“你能听到?”

晓星尘:“能,阿洋?”

“嗯。”

这下算是终于确定了,具体是什么原因二人都不知道,也许是残魄即将聚集完毕,混沌之中灵智已开,薛洋尽管不能化成形体,却已经有了意识与记忆。他能和晓星尘正常进行交流,尽管只有声音罢了,晓星尘却已然觉得足够。

这一路上,有着薛洋相伴,漫长的路途在平淡之中也有了很多乐趣,时间似乎短了不少。

聚魂灯指引的迹象愈来愈浓烈,看来前路不远处,便是最后一处地点了。

 

章十.等

估摸着明日就应该能到,晓星尘想趁此机会多和薛洋说说话,不过对方却好像不是那么希望开口一般,大部分时间都选择沉默。

晓星尘不知为何,再多次询问之后,薛洋才道出一句看似文不对题的话:“马上道长就能看到我的丑态了,希望到时候不要笑我才好。”

表面上还是打趣的口吻,可晓星尘能听得出其中的苦涩。

“怎么会……”

薛洋其实也不知最后会出现的是自己什么时候的模样,不过再义庄最后几年他就没有能让晓星尘看到的样子。

狼狈、不甘,带着疯狂。

晓星尘不知他在想什么,只得早早睡去,毕竟明日清晨便是出发之时。

翌日,起了大雾。

这般季节本是不应当下这样的雾,白茫茫的景象似乎预示着什么。

聚魂灯的光芒在雾气之间几乎难辨,晓星尘勉强跟着走,面前出现了一座不高不矮的山丘。

很荒凉,草木枯黄,也没有鸟虫的鸣叫之声。

聚魂灯指引着高处。

晓星尘一点一点往上爬,走了许久,差不多是辰午之时终于登顶。

虽说已经到了正午,雾气却没有丝毫消减的迹象。

还是浓稠到遮人耳目。

可是有一块空地却慢慢空了出来,像是一个陷阱一般等待着猎物涉足。

晓星尘没有多想,踏入空地。

从第一步起,雾气便开始逐渐退去,慢慢地,像是一块一块被剥落。

四周露出了它的真实模样。

斑驳的墙面,石制的街面。

一副不常有人经过的样子,或者说像个村庄却没有人迹。

晓星尘很难将面前的景象和那个小城联系起来,一切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变化,可其实全部从头到尾统统改变了。

他一步步走着,那些记忆似乎都随着这一步步都回来了。

模模糊糊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影子。

晓星尘知道那是薛洋,尽管还看不清面容。

他躺在地上,周身的血似乎能将雾气都染红。

可是到了这一刻,他依旧在等待着他的道长。


【晓薛晓】聚魂(四十三)

  
  *原著向
  *治愈向
  *愿圈内优秀的太太越来越多
  
  晓星尘看四周之人闪躲的眼神,知道他们不想开口。
  他一般是不愿过问他人不想说的事情,然而现在情况不同,这一点对于解决村庄里离奇的死亡事件十分重要。
  “希望你们能够如实告诉我情况,这样我才能真正帮到你们。”晓星尘好言相劝。
  村中较为德高望重的几个人互相看了几眼,还是准备说出来。
  村长走到晓星尘的身边:“说来也怪,也差不多是一个月之前,岸边不断地被冲刷上来一些东西。”
  晓星尘偏头:“是为何物?”
  村长叹了口气:“是一些看起来上了年代的金银珠宝,有时还会打捞到人骨。”
  晓星尘心中暗想,这些迹象都对上了,应当便是这水底有座古墓。
  “那么你们将打捞上来的东西如何处理的呢?”
  人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人继续开口:“金银等的东西都被我们拿出去买了换钱,尸骨就……随地扔了,可能是扔在院子里或者旁边的山上。”
  村民本以为是上天的恩赐,却未料到其实是诅咒。
  “既然这么说,水底的古墓应是年代久远,灵力很强。不知是何原因被破坏,继而产生了诅咒与怨念。”晓星尘道。
  一旁有妇人小声对身旁的人说着:“当时就觉得这东西不吉利,可是没人听啊。”
  “那道长,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其实若是当时村民没有拿被冲刷上来的那些东西,反而是好好重新安葬或者祭祀的话,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但是现在再说这些也于事无补,晓星尘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想解决的办法。
  他让村民们把还能够找得到的尸骨搜集起来,重新好好安葬。继而在逝者坟上各抓了一把土,抛入河中。
  继而开始作法,约莫是一个时辰之后,河水像是感应到了,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里面怨灵很多,晓星尘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耳边会传来尖叫声,现在逐渐安静了下来。
  看到这样的结果,晓星尘松了口气,村民们更是感激不尽。
  他交代了之后的一些事情,在前七天需要牲口来祭祀,继而在月朔也需要祭祀,这样持续三个月,村庄便会无虞。
  弄过这一切之后,时间已至半夜,村民想挽留他留宿,而晓星尘拒绝了。
  他已经在这里花费了太多时间。
  村民的谢礼他也一分未收。
  倒是有一个问题,他相问薛洋。
  他把聚魂灯举至眼前:“阿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继续求排版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