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七)

 *ABO设定

  

却也是奇怪,不知是否是因为杰克悉心照料的原因,这次奈布的伤好得很快。过去因为战争后遗症的缘故,就算是轻微的感冒也至少要两天才能痊愈,而现在睡过一夜之后,奈布已然觉得没有什么大碍。

尽管心中别扭有些不想承认,但不可否认杰克在他身边的功劳,奈布还是向他道了谢。

去了一日警局,说实话,留杰克一个人在家奈布是很不放心的,生怕会出什么乱子。虽然现在杰克和庄园之中的模样大有不同,可是还是没有完全的信任。

回去时,刚打开房门便看到了自己的屋中弥漫着一层浓厚的白雾,奈布瞳孔骤然缩紧,这是……雾隐的前兆?

“嘭”一声用力推开门,奈布皱着眉头,喊道:“杰克!”

这白茫茫的场景几乎要将他拉入庄园里的噩梦之中。

肩膀被轻轻拍了下,杰克显出身形,笑道:“我在。”

不知为何,看到男人的笑容,奈布松了口气感到有些安心,没有红光,也没有面具,更不是曾经那副狰狞模样。是真的不同了,可还是抑制不住地生气:“你在干什么?”奈布质问。杰克有些茫然,挠了挠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身体不太对劲,过了一会儿身边就开始升起白雾。”

奈布问:“那现在呢,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杰克一愣:“你是在担心我吗?”

奈布头顶黑线,自己是在为这个城中的人们担心,如果杰克突然发狂的话,会造成很多人受到威胁。

见他不回答,杰克以为是他默认了,抑或是害羞才未回答,没有继续逼问:“我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只是发现自己在雾区中可以隐身,还可以控制自己的身形,似乎移动速度也加快了。”

奈布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看来杰克在庄园之中的技能还未完全失效。只不过有些细微的不同,比如过去杰克打到人或者踩板子之类的行为会自动显出身形,而在这个世界他却可以自由控制。这个技能看似无害,但奈布很清楚,如果不好好引导,这样的特殊能力被用在不该用的事情上会产生多大的危害。

看来日后是不能把他一人留在家中了,得想个办法在工作之余也能看住他,可总不能如此随意地把他带到自己的工作地吧。

有些愁人,奈布开口:“明日,你和我一起去上班吧。”

“真的吗?”杰克眼神波动,像是很高兴的样子,奈布瞬间觉得他很像只大型犬。不过看他如此愉悦,想必一个人在家中也是孤单的吧,或者是知道自己不信任而故意将他反锁在家中,只是没说罢了。

“嗯。”奈布给出了一个承诺。

二人饭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杰克突然开口:“过去……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奈布顿住,浑身都僵硬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那些都不记得了,总感觉有些可惜。”

“……”奈布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说,“那些都过去了。”

 

TBC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六)

 *ABO设定

  *一点一点培养感情233

 

  无奈之下,奈布将药店的具体位置报给了杰克,并打了一个电话请了病假。

  由于日常出勤率的良好,奈布请假并不困难,上头关心了下他的身体健康后便批准了他的假期。奈布将药店的外观以及药品名称告诉了杰克,十分细致,听得杰克有些无奈,不由自主地笑了笑,道:“我只是失去记忆,并不是傻。”

  奈布不屑地嗤笑一声,也没有出口反驳。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杰克在烧热水,又在意识模糊之间感受到他温柔地扶起自己,喂他喝下温度正合适的水。

  仅剩的意识想道,原来一直那么凶,但他照顾起人来,真是温柔至极,还挺不习惯。

  生病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脆弱,即使奈布坚强惯了也不例外。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杰克已经将药买了回来,眯着眼睛检查了下药品各方面都没什么问题,奈布按照说明书将药服下。这次烧得似乎挺严重,脑袋都不太愿意离开枕头,也没有精力再去管杰克,再次昏睡过去。

  战争后遗症在现在的世界依然有遗存的效果,不只是伤口,甚至每一次生病都很难痊愈。只不过凭借着自己的体魄,奈布很少会生病罢了。也不知这次又会花费多少时间。

  朦胧中感受到一只体温偏低的手轻柔地抚摸上他的额头,再为他敷上冰袋,并在他身旁坐了一会儿。又过了不多久,奈布被杰克叫醒了,一睁开双眼便看到杰克放大的脸,他的眼神有一瞬间让奈布感觉到很像大型犬。

  “我煮了点粥,你吃些东西吧。”

  奈布半信半疑:“你会做饭?”

  “按照看到的食谱上学的,再说粥又不难。只是学会操作这些复杂的煮饭机器花费了我一些时间。”杰克回答道。

  “我家厨房没炸吧。”奈布皱眉。

  杰克只是摇了摇头,将粥端到奈布床头。

  奈布撑起身子,想前往厨房看看情况,杰克本想阻拦,但看他执意要去的架势也没劝阻。像上次一样,他又一把奈布抱在了怀里。

  奈布:“……”

  杰克看他沉默以为是默许,直接慢慢将他抱到厨房。

  “趁着我身体不适,你就敢这么做?”奈布威胁。

  “啊?”杰克一脸不解。

  看他这种反应,奈布是彻底没了脾气。

  看了眼厨房,发现和之前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做完饭后明显凌乱了一些,杰克道:“事后我会打扫干净的。”

  见也没出什么大乱子,奈布点了点头。

  挣扎着从杰克身上下来,并警告他自己很讨厌这种动作,可是躺了许久身体更加无力了,还是靠着杰克的搀扶才勉强回到了床上。

  喝了口粥,发现有股姜蒜味,想必是放进去一起煮过再捞出的。还在其中加了些薄荷与山菊,清清凉凉的,奈布似乎在哪里看过这些都是对风寒有益处的东西。

  说实话,这么多东西混在一起,味道真的不怎么样。可奈布有极少机会喝到别人为照顾自己而熬的粥,心里还是暖暖的。

  毕竟,一个人太寂寞了啊。


【杰佣】占有欲

*小破车

*微量小黑屋情节qwq

*已经是恋人的设定

链接走微博:https://m.weibo.cn/5466573282/4272219301962996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五)

  *ABO设定

  *开始甜甜甜

 

  却说杰克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架构,发现了三个出现频率非常高的词,分别为omega, alpha和beta,看多了后自然明白这是三种不同分化体质的人。他觉得有些有趣,指着自己问奈布:“那我这种是不是alpha?”

  奈布被他突然的问题弄得皱了皱眉,但也没有糊弄过去:“是。”

  “那你呢?”杰克眸中沾染了笑意,十分温暖。

  和庄园之中猩红的双眸形成极大的反差,奈布因这样的对比晃了神。他叹了口气,知道两人若是住在一起也瞒不了多久,便说了实话:“omega。”

  杰克绕到他的身后,凑近他的后颈,眼中不可抑制地闪出金色的光芒:“怪不得这么香。”

  太近了,奈布有些脸红,一把推开了凑上来的男人。杰克也不恼,只是道歉:“抱歉。”方才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不自觉地想凑近,想舔吮,想……做一些更加过分的事。这就是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吗?不过,突然想到这样的话,奈布作为omega岂不是很危险?

  他紧皱着眉头:“那你平日里生活会有影响吗?”

  奈布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道:“有抑制剂。”

  杰克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奈布:“……”他这种像是和自己很熟,反客为主的表现是怎么回事?

  却说时候也不早了,奈布明日还需准时上班,不像幸运儿的时间比较自由,警探还是需要每日去警局出勤的。

  自然是安排杰克去睡沙发,奈布觉得这一日他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躺倒床上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些,还要防止捡回来的监管者做出什么图谋不轨的举动。头脑昏昏沉沉的,奈布阖上眼,带着无比的疲惫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闹钟准时响了起来,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它按掉。奈布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想喘口气却剧烈地咳嗽起来。就算他再迟钝,也发现自己此时病了,不由得自嘲地勾了勾嘴角,都快不记得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难道此时的自己竟会这么娇弱?不过是昨日淋了雨罢了,今天就发起烧来。

  他挣扎着起身,有些腿软,走到客厅去翻箱倒柜找药却发现药已经没了。

  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幸而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

  差点忘了,家里还有杰克。

  杰克的手覆上他的额头,问道:“发烧了?”

  奈布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这次感冒别样得严重。

  看着面前空空的盒子,杰克道:“我帮你去买药。”

  奈布下意识地摇摇头,他还不习惯依赖别人:“我自己去就好。”

  “你现在站都站不稳,怎么去?”杰克道,“把药店位置告诉我,我去替你买。”

  看杰克一再坚持,奈布便不再强求,他点了点头。下一秒,杰克猛然将他抱起,是熟悉的公主抱的姿势。那一瞬间,又有许多回忆的片段闪过,杰克总感觉这样的场景莫名熟悉。

  奈布挣扎起来:“你放开!”

  杰克没有松手,将他放回到床上,再按好被角。他问道:“我们以前真的不是恋人关系?”

  “滚,说了我们以前是仇人。”


【杰佣】当奈布变成了一只小海豹

*ooc预警

*甜甜的一章

 

庄园中,杰克解锁了二阶技能,快速移动着逼近了佣兵的身后。

他心情不错,调笑道:“小奈布~”

奈布在前面冷哼了一声,清冷的语调听得杰克内心痒痒的。接着奈布便使用了他的钢铁护腕,在弹射间来到了杰克的身后。而突然又像是卡了一个bug,转眼之间他又回到了杰克的面前,而此时杰克正好挥爪……不出意外地打到了。

“……”杰克打完后也愣住了,没有想到奈布的“次元翻转”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奈布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背后有些迟钝地漫上痛感,接着整个人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在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

接着想要说话,却只听到了动物发出的一阵像是“嘤嘤嘤”的声音。奈布:“???”

看着面前在地上呆愣愣的,有一身白色绒毛的小家伙,杰克嘴角抽了抽,蹲下身,把“它”捞起来抱在怀里。

“奈布?”杰克试探着问。

本来并不期望能够有回应,却发现怀中的白色小奶豹点了点头。因为幅度过于剧烈还差点从杰克的臂弯中跌出去。

从一开始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杰克顿时被萌化了,特别是平常的奈布和现在的样子反差简直太大了!现在软软的,还只能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太可爱了。

把他按在怀中搓搓揉揉了好一会儿,杰克才意识到要带他去找医生。叫来了艾米丽,她一开始也是同样的不敢相信这是奈布,继而发出一声尖叫:“也太可爱了吧。”

奈布苦于不能说话:“……”

艾米丽给他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杰克看着她摸来摸去脸黑得快滴出墨来,空气中飘满酸味。

“没什么问题,”艾米丽叹了口气,“是一只很健康的小海豹。”

杰克忙从她手中抢过奈布,继续抱着,看着他翠色的眼瞳满心的欢喜。

艾米丽一头黑线:“杰克先生,看你这么享受,是不是不想让他变回来。”

听她这么说,杰克立刻摇了摇头,他还是很喜欢奈布原来的模样,而且一直是海豹形态也不算个事。只是好不容易有这样能和小奈布腻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珍惜。奈布内心:还不是因为我没法反抗……

“那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杰克颔首:“给小美人鱼一个吻,他就能醒过来了。”

艾米丽:“???你想对小海豹做什么?”

看着杰克似乎一触及到奈布相关的事情就会变得有些不正常,艾米丽揉了揉眉心,叹息道:“第一,小美人鱼的故事没有这一段;第二,这是小海豹不是美人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那是童话啊。”

杰克却显得没那么在意:“不试试怎么知道?”

艾米丽腹诽:其实你就是想乘机占奈布的便宜吧。

白色的海豹听到这话不安起来,在杰克怀中扭动,杰克按住他,缓慢凑上前去。

艾米丽:画面太美我没眼看……

没想到还真成功了,一阵白烟散去,奈布化成人形,杰克没有放开他,反而得寸进尺,吻得更深。

奈布一把推开他,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白痴……”

杰克笑意渐深,

艾米丽:“……打扰了。”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四)

 *ABO设定

 

  奈布回到家中,开门后放下了买回来的东西。走到床边的时候,低下头正好看到杰克醒来的一瞬间。他睁开双眼,瞳中闪过迷茫的神色,刘海柔顺地贴在额角。脱下面具后,并且不是白骨化的面孔十分俊美。

  他皱了皱眉,挣扎着坐起身来,问道:“你是谁?”

  果然是不记得了吗,奈布抿了抿唇,没有泄露自己心底的情绪,他说:“我叫奈布,以前是佣兵,现在在当警探。”

  从庄园里逃出来后,自然要另寻生路,奈布凭借着原本是军人的身份以及优良的身体素质得到了警探这一职位。而幸运儿目前开了一家小小的画廊,他的画画得很不错,并且其中充满了感情,精于对色彩的把控。虽不说是多出众的大家,但也算是小有名气,画卖得还不错。

  那时奈布还问过他为何会从事这一行业,幸运儿只是笑了笑,轻轻道:“他说过我眼中能看到最美的颜色。”

  这话中的“他”指的是谁自然不想而知,那时幸运儿刚刚逃出,整个人十分恍惚,情绪也低落得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难掩失落和一丝再难相见的绝望,奈布叹了口气,这次班恩的出现也算是一个十分积极的结局了。自己要继续看他们秀恩爱了,但还是挺替幸运儿高兴的。

  杰克听了他的话有些沉默,他想要回想过往,脑海中只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太阳穴还一抽一抽地疼。

  “你……还记得些什么吗?”奈布问。

  杰克苦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一些零星的画面了。”

  奈布皱眉,失忆了的杰克对这个陌生的新世界不知还要用多长时间来适应。本想等他稍微熟悉下环境就把他丢出去的,毕竟他对监管者实在没有多少好感。

  “为何会救我?”杰克眨了眨眼。

  奈布翻了个白眼:“我也想知道那时我为什么那么冲动把你捡了回来。”

  杰克摸不着头脑,猜测道:“以前……我对你有恩?”

  奈布彻底被他厚脸皮的猜测弄得炸毛了:“滚,我们以前有仇。”

  不懂对面的青年为何会生气,杰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经过方才一段时间的休息,他已经觉得身体比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好了很多,便下了床。

  把一堆报纸、杂志还有家中的一个收音机塞给了杰克,奈布道:“你先自己了解下这个世界。”

  杰克点点头,向他道谢。

  奈布的手微微一顿,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听到他道谢的声音……不由得多看了杰克几眼,离开庄园后不再是那副面露凶光的模样,似乎也没那么让人生厌。

  简单弄了些晚饭,二人一起吃,杰克却显得很感激,一边谢他救了自己又一边夸他做的饭好吃。奈布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这样一下子也没了什么脾气和把他丢出去的欲望。算了,要不过着看看?

  不知自己将来会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奈布暗自叹息。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三)(微鹿幸)

*本章依旧有鹿幸夫夫快乐撒狗粮

  见奈布迅速地识别出自己身份上的不对,幸运儿立刻慌张起来,摆着手解释:“不……不是的……”

  班恩却揽过他的腰,大大方方地在他颊边吻了吻,承认道:“是的,他被我标记了。”

  看着奈布紧皱的眉头,幸运儿抿了抿唇,说:“不是被强迫的……是我自愿的。”

  “……”奈布彻底是没话说了,看着自己单纯的,不会保护“贞操”的好友,心中默默叹息。尽管知道他们之前就是互相喜欢的状态,可这个进展也太快了些,让他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那他的耳朵和角?”奈布指了指班恩脑袋上的东西。

  “可以变化的。”幸运儿解释道,不过做某些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露出来罢了。

  “可以控制?”奈布问。

  班恩点了点头。

  接着幸运儿给奈布倒了一杯茶,又因为他方才的吃惊,给他顺了顺气,继而问:“那杰克呢?现在还好吗,是什么状况。”

  “现在还昏迷着。”奈布垂下眼睫。

  “离开了庄园,监管者应该是没什么攻击性了,相信杰克先生不会害人的。”幸运儿为他们开脱。

  奈布颔首:“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最好能看着杰克醒来,不然不知他会在自己家里搞出什么乱子来。

  “好,那我们有空去看看。”幸运儿拍了拍他的肩膀。

  奈布告别后便不多停留,幸运儿将他送下楼,回来之后,轻轻阖上了门。

  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他转头问班恩:“你知道杰克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班恩摇了摇头,尽管还记得幸运儿,内心的情感始终如一,但是离开庄园的那段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脑海中一片混沌。

  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头疼的模样,幸运儿上前抱住他:“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毕竟现在是新的开始,不是吗?”

  班恩难得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的话都会是Alpha吗?”幸运儿想起第一天二人相见时,班恩身上堪称浓烈的信息素,直接把自己的发情期提前了。

  “不知道。”班恩摇了摇头。

  确实,他目前对这个世界还不是很了解,标记幸运儿几乎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

  幸运儿咬了咬唇,他是少有的几个知道奈布是Omega的人,尽管好友一直会使用抑制剂,但从未对自己隐瞒身份。

  虽然知道佣兵的强大,他不比普通的Alpha要弱,可是不觉还是有些担心。毕竟Omega还是处于弱势,特别是被标记之后,对自己的Alpha的依赖性非常强,这也是奈布知道他被标记之后会有些不悦的原因。

  若是Omega被自己的Alpha所抛弃,除了心灵的伤害,还会产生信息素的紊乱使身体受损。

  叹了口气,幸运儿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重新开始生活。

  “在担心奈布?”班恩开口,他一直对幸运儿的心思猜测得很准确。

  “嗯。”幸运儿点了点头。

【杰佣】幸运儿你肿么辣?


*欢脱向
*幸运儿快乐助攻

  这一局开始的时候,幸运儿四周看了看,地上没有散落的零件,看来不是靓仔。
  他摸了摸电机,又去旁边翻了一个箱子,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已然有了雾气。
  嗯?是杰克?
  哇,这局还有奈布,看来又是一场结婚局,要被塞甜蜜蜜的狗粮了。不过这也还好,有奈布的话,最起码杰克会放一个平局,尽管不能躺赢,躺平还是稳稳的嘛。
  更何况,他看了看自己刚刚拿到的一把枪,自己难得的欧气出现了,他就是玛尔塔之后的第二人!
  正当这时,机械师一个羸弱翻窗,直接被恐惧震慑了。
  这一队还有一个慈善家,此时发了一个专心破译, 幸运儿顺势发了一个“站着别动,我来帮你。”而忽视了奈布才发的一个前去帮助的信号。当奈布赶到那里的时候,正好看到幸运儿的背影,他扛了一刀之后迅速地把特蕾西救了下来。然后,对着树狠狠开了一枪。奈布:“……”
  杰克自然是早就看到了幸运儿手中的枪,站在树后故意躲的,只不过没想到幸运儿看都没看后面,直接开了。
  他没有带搏命,料到特蕾西很难走,奈布上前干扰,在杰克身旁绕来绕去。杰克被他逼得实在无法,出手挥了一爪,奈布疼痛得闷哼一声,却没有离开。杰克顿了一顿,打下了第二爪,并在佣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他抱上了椅子。
  幸运儿躲在一旁观望战况,看到这一幕差点惊掉了下巴。夭寿啦,杰克不仅公然家暴,还把奈布挂上椅子啦!
  一边在心中默念杰克肯定是脑子糊涂了,一边赶快给奈布解绑,将佣兵救下来之后他问:“奈布,你还好吗?”
  奈布没有说话,但整个人的气场都像是变了一样,夹杂着失落和一丝难以置信。
  不会是生气了吧,幸运儿默默吐了吐舌头,今晚怕是杰克先生没法再上他的床了。
  杰克不一会儿又抓住了机械师,方才幸运儿卡血线没有卡好,正好过半。
  看着特蕾西坐着椅子上天的场景,幸运儿默念道对不起。
  却说幸运儿和奈布二人一同修完了一台机,正好大门电闸打开了,杰克却正好来到他们身旁,开始了一场新的追逐。
  幸运儿惊讶地发现他没有红眼,顿时快乐,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是残血……奈布亦然。
  身后传来奈布的声音:“你先走。”
  顿时发现奈布紧跟在自己身后保护着自己,幸运儿眼眶一热,有这样的队友真是太靠谱了。
  却在临近大门的一块板子附近,幸运儿没忍住,砸了块板子,奈布正好和他分隔开来。
  奈布:“……”
  杰克抓住机会,雾隐绕了过去打向幸运儿。幸运儿被挂在椅子上时,顿觉脑壳疼。再看着奈布也被打倒了,不由得为杰克和他二人捏了把汗,这次杰克倒是没有挂他,只是抱着他转圈,似乎还在说着悄悄话。
  幸运儿不由得有些好奇,奈何隔得实在远,听不清楚。恰好血条满了,观战之时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难得的,奈布在他的怀中没有挣扎,杰克像是心情很不好,他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我输了会受到惩罚,你还会这样干扰我挂每一个人吗?”
  奈布一惊,双手捧住他的脸和他对视:“会有惩罚?”继而他挣扎起来:“把我放椅子上吧。”
  一瞬流露的担忧与真情难以掩藏。
  杰克看他这幅模样,眼瞳中终于有了笑意,他亲了亲奈布的唇,说:“我也是会吃醋的。”看你对别人这么好。
  奈布脸上难得出现了红晕。
  幸运儿:“……辣眼睛。”

  THE END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二)(微鹿幸)

 *ABO设定

  *有私设,大概是中篇的样子

  *本章有较多滴鹿幸情节

  

  奈布将他收拾好之后,独自下楼买了些药品还有杰克可以穿的衣服。

  接着他打开了手机,看着屏幕上的亮光犹豫了一会儿,打开信息栏,输入了几个字:我见到之前在庄园的监管者了。

  收信人是幸运儿,之前和自己一起从庄园之中逃出来的人。

  快走到自己家门口之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正是幸运儿打来的。奈布接起:“喂。”

  “奈布,你见到的是哪一位啊?危险吗,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幸运儿问出了一连串问题。奈布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回答哪一个问题:“是杰克。”

  “啊……”幸运儿惊叹。

  “不是鹿头,是不是有点失望?”奈布调侃道。之前就看出了幸运儿与那个叫班恩的监管者之间的不对劲,最后甚至为了那个男人差点不想走出庄园的大门,到头来还是被奈布强硬地拽走的。

  听他这么说,幸运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起来,继而小声地说:“奈布,我其实一直没跟你说,你别生气。其实我在三天前……捡到了一个人……就是班恩。”

  “什么???!!!”奈布顿时不知该说何是好。

  幸运儿惊慌地说:“你别生气呀,我这不是看时机不适合,就没跟你说。”

  奈布皱了皱眉,声音严肃:“他现在在你家吗?”

  “呃……在的。”

  “我马上到。”奈布留下这么一句之后便掐断了电话。

  幸运儿还未说完的一句“你别冲动啊”亦是被掐断在了电话里。奈布进门放下了东西,看到床上的人还未清醒,呼吸平稳。他叹了口气,出门之时轻轻带上了门。

  二人住的并不是很远,雨又停了,一路上赶过去还算方便。

  敲了敲门,幸运儿前来接了他,面色微微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奈布突然觉得他的样子有些奇怪,抚摸上他的后颈,感受到信息素的紊乱。

  “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幸运儿突然脸红了,支支吾吾地像是在掩饰。突然他被身后的人搂进怀抱之中,奈布也进了门,看到他身后的人正是班恩,只不过没有带着鹿头的头套,只有化形的耳朵和角还能体现他的身份。

  幸运儿轻轻扳着班恩的手,小声道:“别闹。”

  看着面前甜甜蜜蜜的两人,奈布不觉感到头疼:“行了行了,能给我讲讲你们见面的经过吗?”

  幸运儿点了点头,其实故事也很简单,那一日的班恩是倒在了他的家门口,一开始吓了一跳之后发现他还存有着过去的记忆,是寻找着自己的气味找到了这个地方。不过,究竟是为什么能离开庄园,班恩也不记得了。

  不过这样看,监管者的出现不是特例,肯定在庄园发生了什么大事。

  奈布叹了口气:“你刚刚有说他还存有在庄园的记忆?”

  “嗯……”幸运儿想了想,“他一见面就叫出了我的名字。”

  “但是杰克似乎不一样,”奈布转而回想了下今日上午的情景,“他似乎是失忆了。”

  “失忆?”幸运儿问。

  奈布点了点头,他撑着下巴,看着面前十指相握的两个人。班恩到了这个世界也依旧很少说话,却十分戒备地回瞪向他。

  奈布终于找到了自己感觉不对劲的原因,他有些激动,问幸运儿:“你被他强行标记了?”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呀_(:3」∠)_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一)

 

  *ABO设定

  *有私设,大概是中篇的样子

  

  这个月雨下个不停,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雨丝纷纷扰扰,掉落在窗户上,发出嘀嗒的响声。

  在清晨时分,奈布被雷声惊醒,抚摸上微微发疼的额头,迷迷糊糊感受到自己做了一个梦,却不记得梦中到底有些什么。只是像是胸上被压了块石头,让人呼吸困难,反正不什么好梦罢了。

  奈布出门买些东西,看了看外面的雨并不是很大,没有特意带遮雨的东西,只是用兜帽简单一遮,走进了雨幕之中。

  空气很闷,压抑得很,奈布看着朦朦胧胧的眼前,突然想起了那个庄园。那里的每一日也是这样,灰暗昏沉无比。一想到过去一些不美好的记忆,奈布逇手微微颤抖起来,他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都过去了。

  有些不专心地在街上走着,再次抬眼之时却发现面前躺着一个人,奈布看到他的面容之时心头猛然一跳。

  修长的双腿,宽窄正合适的腰与肩膀,一身与环境格格不入的礼服,还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代表他身份的面具掉落在一旁,陷在泥泞的水坑之中。

  奈布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分明是庄园里的监管者——杰克。

  可是此时的他却和原来不太一样,整个气场都有了改变,杰克茫然地站在街上淋着雨,也不知是站了有多久,浑身都湿透了。

  奈布皱了皱眉,男人像是不知如何收敛一般,身上散发出浓郁的Alpha的气味。尽管自己用了抑制剂,一时闻到这样的味道,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才逼自己恢复了即将混沌的意识。他本想绕过去,就当做没有看见,可正在这时杰克缓缓低下了头。二人视线相触,奈布呼吸一滞,在庄园里由于他常年戴着面具的关系都没有好好看过他的面容。是张很英俊的脸庞,从一开始的茫然,表情在与自己视线相触后有了波动,像是思念讶异又带着一丝眷恋。

  还未等奈布弄清这复杂的神情到底代表了什么含义,杰克已然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奈布的胳膊:“不要走。”

  奈布下意识地挥开他的手,却没料到杰克重重地倒下了。

  “喂……”奈布不由得喊出口,可是倒在雨中的人毫无反应。

  “啧……”真是麻烦,奈布听从自己的理智抬了抬脚,想要离开。却又在转身的一刹那停住了,苦笑了一下,奈布回过身,蹲下,将杰克一只手抗在自己的肩膀上,搀扶着他,缓慢地朝自己的房子走去。

  在把他被泥水浸染的衣服扒下之时,奈布真想给过去的自己一拳,问问那时候自己为何会那么冲动,把曾经最憎恨的监管者带回家。东西没有买到,却是捡了一个麻烦回来。

  不过,他心中一直有个疑惑环绕不去,那便是为何杰克会来到这个世界。自己是花尽全力才从庄园之中逃出的。那……他呢?

  这一切只有等杰克醒来之后,才能知晓答案了。

#如果喜欢的话,麻烦留下你们的小红心与小蓝手嗷(。・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