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十)

*ABO设定

 

奈布回到位子上,迅速恢复成了一个工作狂的模样。

杰克也不打扰他,依旧是东看看西看看,很乖的模样。

其实他在暗中观察,凭借着刚才那个小胖子说话的语气和神情,杰克便已经能把他心中所想猜到六七分。想必他是误会了自己和奈布的关系,不过杰克也乐得他去误会。杰克望向奈布的双眼划过一丝深沉的占有欲。这个室内大部分人似乎有很大一部分是Beta,少数几个精英模样的是Alpha。

杰克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作为一个Omega要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生存,真是为难他了。若是万一出了差池,正好遇上发情期之类的,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想到这种情况,杰克脸黑了一圈。不过他们相处了这么久,很明显奈布没有被他人标记过。并且每日上班之前都会做好万全准备,随身也会携带抑制剂。

奈布又很强,他身边的人会自然而然地将他想成Alpha。

杰克思来想去,没有忍住内心地躁动,突然握住他的手。

奈布一愣,心道他又是在发什么疯。

迎着他的目光,杰克勾唇,将他的手背放到唇下,轻轻吻了一口。这是属于奈布的味道,杰克又偏偏异于常人,他似乎都能嗅到奈布身上压抑着的信息素的气味,分外甜美。

奈布耳根迅速地红了起来,他抽出自己的手,不屑地哼了一声:“再敢做这样的事情,就别想进家门了。”

一群看似认真工作实则偷听的下属:“……”

妈耶,工作时间就被塞狗粮,这也太悲惨了吧。

果然自家上司带回来的男人和他的关系不一般呀。

“萨贝达,这个就是你提前跟我说要带过来的人吗?”

不知何时,分管此警局的局长来到了他们科室。

下属一惊,大领导来了,更是打气也不敢出了。

奈布嗯了一声,点点头。

局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轮廓很深邃,他上下打量了下杰克,看起来还挺壮实的,也是个Alpha,有些满意:“可以,就让他先跟着我做些事情吧。”

这是相当于被局长钦点了啊,众人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其实奈布不仅跟领导报告了自己来带人来一事,还希望能帮他谋一份差事。

“你跟我走吧。”局长对着杰克道。

杰克转过头看了奈布一眼,有些疑惑,奈布给了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示意他可以去。

杰克明显不太愿意,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跟着局长走了。

奈布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舍不得来,发觉之后霎时把这个感情压制了下去。

他叹了口气,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杰克被带走了一下午,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

局长似乎对他十分满意,他笑道:“这个小伙子还不错,让他之后就跟着你干吧。”

奈布愣了下,看到杰克正站在局长身后朝他眨眼睛,不由自主勾起嘴角,点头应了下来:“好。”

 

TBC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九)

*ABO设定

 

一开始还没能够想象出杰克跟着他去上班到底会变成怎样一副场景,直到到了警局。

这位曾经让无数人惊慌失措或是恐惧叫喊的监管者大人,完完全全扮演了一个忠犬的角色。他乖乖坐在奈布办事的桌旁,也没什么事做,一边听着里面的工作人员处理各种各样的案件,一边专注地望着伏案工作的奈布。很像是他的专属警犬。

奈布自然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不免抬了口气,有些尴尬。

会带人来这件事,他提前跟上司说过,一起的同行不知从哪里也听说了这个消息,竞相猜测这个他会带过来的人是谁。

奈布给人的感觉一直没那么好相处,因而也增加了他人对同来之人身份的好奇。

警局的同事们都偷偷地打量这个面容英俊的男子,奈布自然是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不由得觉得更加尴尬。

趁着奈布去倒水期间,奈布对桌一个看起来很活络的小胖子警员凑上前去,小声问杰克:“哎哎,你叫什么名字呀?”

杰克优雅一笑:“杰克。”

“啊……”感觉面前的男子还挺好相处,小胖子胆子也大了起来,继续问:“你和我们上司是什么关系呢?”

仔细算起来,奈布在警局的职位是比他们要高的,这个执法部的其他警员是他的下属。奈布能力强,对下属又很好,他们都很敬佩他。不过太熟了加上没有架子,也有不好的地方,就像是现在,知道奈布面冷心热,警员们其实都不是很怕他。

对于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还真的是难住杰克了。

“应该……他是我的饲主。”

“饲主?”小胖子又重复了一边,感到不可思议。

难道他们的上司已经开始包养英俊的情人了?

妈耶,这可是个大八卦啊。

不过奈布这么强的Alpha为啥也要包养一个强势的Alpha呢?尽管这个Alpha的脸确实很好看就对了。

作为Omega,奈布自然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上班前都会好好使用抑制剂。而他实力超乎常人,他人自然而然地将他当成Alpha了。而杰克从一开始便没准备掩饰自己的身份,一进门便极具压迫感,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杰克听到小胖子疑惑的语气,想了想,奈布那儿包吃包住,应该是饲主没错啊。

“对,就是饲主。”他确认道。

小胖子嘴巴张成O型,上司包养美男子的事实让他猝不及防。

可怜奈布不知喝趟水的功夫,自己和杰克的关系被传成什么样了。

“咳。”看着自己的对桌和杰克凑在一起,不知在讨论些什么,奈布轻咳一声以示提醒。

小胖子听到背后的声音,被吓了一跳,赶紧缩回自己的位子上,像是一个干瘪了的小肉球。

“上班时间,认真工作。”奈布叮嘱。警局的事物可是容不得出差错的。

小胖子警员抖抖索索地点点头,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其实他已经凌乱了,满脑子都是,两个Alpha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八)

逐渐习惯了家里多了两个人的感觉,奈布觉得,夜晚时能看到自家窗户中透出的黄色光芒,心中都跟着暖了起来。

但还有一个问题,眼下这种同居不会短时间结束的模样,为了让二人更好地活下去,总感觉放任杰克先生躺在家里游手好闲不是什么好事。

能不能为他找个工作呢?

可是放他出去又不放心,奈布有些愁苦。

“杰克,你有什么想做的吗?”奈布将心中的想法问出口。

“嗯?”鼻腔中发出疑惑的声音,杰克抬眼望向他,漆黑的羽睫从白皙的面颊上掀起,一时间让奈布乱了心神。

奈布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差点被口水呛到,咳嗽了两声勉强平复下来。耳根还有些红,他别过眼:“在这个世界,大家需要工作,比如我是一名警探。那么让你选的话,你想做什么呢。”

杰克没有立刻给出回答,只是皱着眉头,很疑惑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东西终究对于他太过陌生,再加上奈布一直把他关在屋子里,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接触过社会,更别提融入进去了。

奈布叹了口气,正当以为杰克不会给出回答的时候,突然听到他的声音:“让我跟在你身边就好。”

“……”奈布一时语塞。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似乎这个人对他过于依赖了,但这种感觉却并不讨厌。

杰克这么一提,奈布突然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待在自己身边也能随时看着他,比较放心一些。

他点了点头:“好。”

杰克并不知道奈布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得到了面前之人的许可,他愉悦地勾起嘴角。

看着眼前男子的表情,奈布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一只大型犬一般,有些黑线。只是答应一起出门工作,有这么开心吗?

摇摇头,把脑海中奇怪的想法抹去。

第二日准备好了,一起出发,随着离住处越来越远,杰克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兴奋起来。一路上看着风景,拉着奈布问这问那。

奈布心中有些酸涩,突然内疚于自己将他锁起来的举动,不然他也不会只因出个不远的门便兴奋成这样。

杰克的眼中闪过一片片景色,亮晶晶的,霎是好看。

此时是在电车上,杰克坐在座位上,奈布站在他座位旁,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无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此举一出,两个人都愣住了。

但很快杰克便反应过来,脸上喜悦之色更深了一层。

奈布本想编出的解释的话,在看到他的表情之时,咽了回去。

真是……

奈布转过头,心里暗骂,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啊。

不知是不是被庄园耽误了,感觉杰克出来之后,完全是个大好青年啊,还带着莫名单纯的属性。

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被蒙骗了,奈布咬了咬唇,转过身装看不见。

真是个麻烦啊,现在依旧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像一开始那样,想把他丢掉的心思却是没有了。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七)

 *ABO设定

  

却也是奇怪,不知是否是因为杰克悉心照料的原因,这次奈布的伤好得很快。过去因为战争后遗症的缘故,就算是轻微的感冒也至少要两天才能痊愈,而现在睡过一夜之后,奈布已然觉得没有什么大碍。

尽管心中别扭有些不想承认,但不可否认杰克在他身边的功劳,奈布还是向他道了谢。

去了一日警局,说实话,留杰克一个人在家奈布是很不放心的,生怕会出什么乱子。虽然现在杰克和庄园之中的模样大有不同,可是还是没有完全的信任。

回去时,刚打开房门便看到了自己的屋中弥漫着一层浓厚的白雾,奈布瞳孔骤然缩紧,这是……雾隐的前兆?

“嘭”一声用力推开门,奈布皱着眉头,喊道:“杰克!”

这白茫茫的场景几乎要将他拉入庄园里的噩梦之中。

肩膀被轻轻拍了下,杰克显出身形,笑道:“我在。”

不知为何,看到男人的笑容,奈布松了口气感到有些安心,没有红光,也没有面具,更不是曾经那副狰狞模样。是真的不同了,可还是抑制不住地生气:“你在干什么?”奈布质问。杰克有些茫然,挠了挠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身体不太对劲,过了一会儿身边就开始升起白雾。”

奈布问:“那现在呢,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杰克一愣:“你是在担心我吗?”

奈布头顶黑线,自己是在为这个城中的人们担心,如果杰克突然发狂的话,会造成很多人受到威胁。

见他不回答,杰克以为是他默认了,抑或是害羞才未回答,没有继续逼问:“我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只是发现自己在雾区中可以隐身,还可以控制自己的身形,似乎移动速度也加快了。”

奈布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看来杰克在庄园之中的技能还未完全失效。只不过有些细微的不同,比如过去杰克打到人或者踩板子之类的行为会自动显出身形,而在这个世界他却可以自由控制。这个技能看似无害,但奈布很清楚,如果不好好引导,这样的特殊能力被用在不该用的事情上会产生多大的危害。

看来日后是不能把他一人留在家中了,得想个办法在工作之余也能看住他,可总不能如此随意地把他带到自己的工作地吧。

有些愁人,奈布开口:“明日,你和我一起去上班吧。”

“真的吗?”杰克眼神波动,像是很高兴的样子,奈布瞬间觉得他很像只大型犬。不过看他如此愉悦,想必一个人在家中也是孤单的吧,或者是知道自己不信任而故意将他反锁在家中,只是没说罢了。

“嗯。”奈布给出了一个承诺。

二人饭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杰克突然开口:“过去……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奈布顿住,浑身都僵硬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那些都不记得了,总感觉有些可惜。”

“……”奈布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说,“那些都过去了。”

 

TBC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六)

 *ABO设定

  *一点一点培养感情233

 

  无奈之下,奈布将药店的具体位置报给了杰克,并打了一个电话请了病假。

  由于日常出勤率的良好,奈布请假并不困难,上头关心了下他的身体健康后便批准了他的假期。奈布将药店的外观以及药品名称告诉了杰克,十分细致,听得杰克有些无奈,不由自主地笑了笑,道:“我只是失去记忆,并不是傻。”

  奈布不屑地嗤笑一声,也没有出口反驳。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杰克在烧热水,又在意识模糊之间感受到他温柔地扶起自己,喂他喝下温度正合适的水。

  仅剩的意识想道,原来一直那么凶,但他照顾起人来,真是温柔至极,还挺不习惯。

  生病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脆弱,即使奈布坚强惯了也不例外。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杰克已经将药买了回来,眯着眼睛检查了下药品各方面都没什么问题,奈布按照说明书将药服下。这次烧得似乎挺严重,脑袋都不太愿意离开枕头,也没有精力再去管杰克,再次昏睡过去。

  战争后遗症在现在的世界依然有遗存的效果,不只是伤口,甚至每一次生病都很难痊愈。只不过凭借着自己的体魄,奈布很少会生病罢了。也不知这次又会花费多少时间。

  朦胧中感受到一只体温偏低的手轻柔地抚摸上他的额头,再为他敷上冰袋,并在他身旁坐了一会儿。又过了不多久,奈布被杰克叫醒了,一睁开双眼便看到杰克放大的脸,他的眼神有一瞬间让奈布感觉到很像大型犬。

  “我煮了点粥,你吃些东西吧。”

  奈布半信半疑:“你会做饭?”

  “按照看到的食谱上学的,再说粥又不难。只是学会操作这些复杂的煮饭机器花费了我一些时间。”杰克回答道。

  “我家厨房没炸吧。”奈布皱眉。

  杰克只是摇了摇头,将粥端到奈布床头。

  奈布撑起身子,想前往厨房看看情况,杰克本想阻拦,但看他执意要去的架势也没劝阻。像上次一样,他又一把奈布抱在了怀里。

  奈布:“……”

  杰克看他沉默以为是默许,直接慢慢将他抱到厨房。

  “趁着我身体不适,你就敢这么做?”奈布威胁。

  “啊?”杰克一脸不解。

  看他这种反应,奈布是彻底没了脾气。

  看了眼厨房,发现和之前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做完饭后明显凌乱了一些,杰克道:“事后我会打扫干净的。”

  见也没出什么大乱子,奈布点了点头。

  挣扎着从杰克身上下来,并警告他自己很讨厌这种动作,可是躺了许久身体更加无力了,还是靠着杰克的搀扶才勉强回到了床上。

  喝了口粥,发现有股姜蒜味,想必是放进去一起煮过再捞出的。还在其中加了些薄荷与山菊,清清凉凉的,奈布似乎在哪里看过这些都是对风寒有益处的东西。

  说实话,这么多东西混在一起,味道真的不怎么样。可奈布有极少机会喝到别人为照顾自己而熬的粥,心里还是暖暖的。

  毕竟,一个人太寂寞了啊。


【杰佣】占有欲

*小破车

*微量小黑屋情节qwq

*已经是恋人的设定

链接走微博:https://m.weibo.cn/5466573282/4272219301962996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五)

  *ABO设定

  *开始甜甜甜

 

  却说杰克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架构,发现了三个出现频率非常高的词,分别为omega, alpha和beta,看多了后自然明白这是三种不同分化体质的人。他觉得有些有趣,指着自己问奈布:“那我这种是不是alpha?”

  奈布被他突然的问题弄得皱了皱眉,但也没有糊弄过去:“是。”

  “那你呢?”杰克眸中沾染了笑意,十分温暖。

  和庄园之中猩红的双眸形成极大的反差,奈布因这样的对比晃了神。他叹了口气,知道两人若是住在一起也瞒不了多久,便说了实话:“omega。”

  杰克绕到他的身后,凑近他的后颈,眼中不可抑制地闪出金色的光芒:“怪不得这么香。”

  太近了,奈布有些脸红,一把推开了凑上来的男人。杰克也不恼,只是道歉:“抱歉。”方才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不自觉地想凑近,想舔吮,想……做一些更加过分的事。这就是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吗?不过,突然想到这样的话,奈布作为omega岂不是很危险?

  他紧皱着眉头:“那你平日里生活会有影响吗?”

  奈布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道:“有抑制剂。”

  杰克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奈布:“……”他这种像是和自己很熟,反客为主的表现是怎么回事?

  却说时候也不早了,奈布明日还需准时上班,不像幸运儿的时间比较自由,警探还是需要每日去警局出勤的。

  自然是安排杰克去睡沙发,奈布觉得这一日他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躺倒床上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些,还要防止捡回来的监管者做出什么图谋不轨的举动。头脑昏昏沉沉的,奈布阖上眼,带着无比的疲惫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闹钟准时响了起来,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它按掉。奈布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想喘口气却剧烈地咳嗽起来。就算他再迟钝,也发现自己此时病了,不由得自嘲地勾了勾嘴角,都快不记得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难道此时的自己竟会这么娇弱?不过是昨日淋了雨罢了,今天就发起烧来。

  他挣扎着起身,有些腿软,走到客厅去翻箱倒柜找药却发现药已经没了。

  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幸而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

  差点忘了,家里还有杰克。

  杰克的手覆上他的额头,问道:“发烧了?”

  奈布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这次感冒别样得严重。

  看着面前空空的盒子,杰克道:“我帮你去买药。”

  奈布下意识地摇摇头,他还不习惯依赖别人:“我自己去就好。”

  “你现在站都站不稳,怎么去?”杰克道,“把药店位置告诉我,我去替你买。”

  看杰克一再坚持,奈布便不再强求,他点了点头。下一秒,杰克猛然将他抱起,是熟悉的公主抱的姿势。那一瞬间,又有许多回忆的片段闪过,杰克总感觉这样的场景莫名熟悉。

  奈布挣扎起来:“你放开!”

  杰克没有松手,将他放回到床上,再按好被角。他问道:“我们以前真的不是恋人关系?”

  “滚,说了我们以前是仇人。”


【杰佣】当奈布变成了一只小海豹

*ooc预警

*甜甜的一章

 

庄园中,杰克解锁了二阶技能,快速移动着逼近了佣兵的身后。

他心情不错,调笑道:“小奈布~”

奈布在前面冷哼了一声,清冷的语调听得杰克内心痒痒的。接着奈布便使用了他的钢铁护腕,在弹射间来到了杰克的身后。而突然又像是卡了一个bug,转眼之间他又回到了杰克的面前,而此时杰克正好挥爪……不出意外地打到了。

“……”杰克打完后也愣住了,没有想到奈布的“次元翻转”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奈布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背后有些迟钝地漫上痛感,接着整个人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在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

接着想要说话,却只听到了动物发出的一阵像是“嘤嘤嘤”的声音。奈布:“???”

看着面前在地上呆愣愣的,有一身白色绒毛的小家伙,杰克嘴角抽了抽,蹲下身,把“它”捞起来抱在怀里。

“奈布?”杰克试探着问。

本来并不期望能够有回应,却发现怀中的白色小奶豹点了点头。因为幅度过于剧烈还差点从杰克的臂弯中跌出去。

从一开始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杰克顿时被萌化了,特别是平常的奈布和现在的样子反差简直太大了!现在软软的,还只能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太可爱了。

把他按在怀中搓搓揉揉了好一会儿,杰克才意识到要带他去找医生。叫来了艾米丽,她一开始也是同样的不敢相信这是奈布,继而发出一声尖叫:“也太可爱了吧。”

奈布苦于不能说话:“……”

艾米丽给他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杰克看着她摸来摸去脸黑得快滴出墨来,空气中飘满酸味。

“没什么问题,”艾米丽叹了口气,“是一只很健康的小海豹。”

杰克忙从她手中抢过奈布,继续抱着,看着他翠色的眼瞳满心的欢喜。

艾米丽一头黑线:“杰克先生,看你这么享受,是不是不想让他变回来。”

听她这么说,杰克立刻摇了摇头,他还是很喜欢奈布原来的模样,而且一直是海豹形态也不算个事。只是好不容易有这样能和小奈布腻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珍惜。奈布内心:还不是因为我没法反抗……

“那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杰克颔首:“给小美人鱼一个吻,他就能醒过来了。”

艾米丽:“???你想对小海豹做什么?”

看着杰克似乎一触及到奈布相关的事情就会变得有些不正常,艾米丽揉了揉眉心,叹息道:“第一,小美人鱼的故事没有这一段;第二,这是小海豹不是美人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那是童话啊。”

杰克却显得没那么在意:“不试试怎么知道?”

艾米丽腹诽:其实你就是想乘机占奈布的便宜吧。

白色的海豹听到这话不安起来,在杰克怀中扭动,杰克按住他,缓慢凑上前去。

艾米丽:画面太美我没眼看……

没想到还真成功了,一阵白烟散去,奈布化成人形,杰克没有放开他,反而得寸进尺,吻得更深。

奈布一把推开他,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白痴……”

杰克笑意渐深,

艾米丽:“……打扰了。”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四)

 *ABO设定

 

  奈布回到家中,开门后放下了买回来的东西。走到床边的时候,低下头正好看到杰克醒来的一瞬间。他睁开双眼,瞳中闪过迷茫的神色,刘海柔顺地贴在额角。脱下面具后,并且不是白骨化的面孔十分俊美。

  他皱了皱眉,挣扎着坐起身来,问道:“你是谁?”

  果然是不记得了吗,奈布抿了抿唇,没有泄露自己心底的情绪,他说:“我叫奈布,以前是佣兵,现在在当警探。”

  从庄园里逃出来后,自然要另寻生路,奈布凭借着原本是军人的身份以及优良的身体素质得到了警探这一职位。而幸运儿目前开了一家小小的画廊,他的画画得很不错,并且其中充满了感情,精于对色彩的把控。虽不说是多出众的大家,但也算是小有名气,画卖得还不错。

  那时奈布还问过他为何会从事这一行业,幸运儿只是笑了笑,轻轻道:“他说过我眼中能看到最美的颜色。”

  这话中的“他”指的是谁自然不想而知,那时幸运儿刚刚逃出,整个人十分恍惚,情绪也低落得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难掩失落和一丝再难相见的绝望,奈布叹了口气,这次班恩的出现也算是一个十分积极的结局了。自己要继续看他们秀恩爱了,但还是挺替幸运儿高兴的。

  杰克听了他的话有些沉默,他想要回想过往,脑海中只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太阳穴还一抽一抽地疼。

  “你……还记得些什么吗?”奈布问。

  杰克苦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一些零星的画面了。”

  奈布皱眉,失忆了的杰克对这个陌生的新世界不知还要用多长时间来适应。本想等他稍微熟悉下环境就把他丢出去的,毕竟他对监管者实在没有多少好感。

  “为何会救我?”杰克眨了眨眼。

  奈布翻了个白眼:“我也想知道那时我为什么那么冲动把你捡了回来。”

  杰克摸不着头脑,猜测道:“以前……我对你有恩?”

  奈布彻底被他厚脸皮的猜测弄得炸毛了:“滚,我们以前有仇。”

  不懂对面的青年为何会生气,杰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经过方才一段时间的休息,他已经觉得身体比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好了很多,便下了床。

  把一堆报纸、杂志还有家中的一个收音机塞给了杰克,奈布道:“你先自己了解下这个世界。”

  杰克点点头,向他道谢。

  奈布的手微微一顿,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听到他道谢的声音……不由得多看了杰克几眼,离开庄园后不再是那副面露凶光的模样,似乎也没那么让人生厌。

  简单弄了些晚饭,二人一起吃,杰克却显得很感激,一边谢他救了自己又一边夸他做的饭好吃。奈布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这样一下子也没了什么脾气和把他丢出去的欲望。算了,要不过着看看?

  不知自己将来会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奈布暗自叹息。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三)(微鹿幸)

*本章依旧有鹿幸夫夫快乐撒狗粮

  见奈布迅速地识别出自己身份上的不对,幸运儿立刻慌张起来,摆着手解释:“不……不是的……”

  班恩却揽过他的腰,大大方方地在他颊边吻了吻,承认道:“是的,他被我标记了。”

  看着奈布紧皱的眉头,幸运儿抿了抿唇,说:“不是被强迫的……是我自愿的。”

  “……”奈布彻底是没话说了,看着自己单纯的,不会保护“贞操”的好友,心中默默叹息。尽管知道他们之前就是互相喜欢的状态,可这个进展也太快了些,让他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那他的耳朵和角?”奈布指了指班恩脑袋上的东西。

  “可以变化的。”幸运儿解释道,不过做某些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露出来罢了。

  “可以控制?”奈布问。

  班恩点了点头。

  接着幸运儿给奈布倒了一杯茶,又因为他方才的吃惊,给他顺了顺气,继而问:“那杰克呢?现在还好吗,是什么状况。”

  “现在还昏迷着。”奈布垂下眼睫。

  “离开了庄园,监管者应该是没什么攻击性了,相信杰克先生不会害人的。”幸运儿为他们开脱。

  奈布颔首:“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最好能看着杰克醒来,不然不知他会在自己家里搞出什么乱子来。

  “好,那我们有空去看看。”幸运儿拍了拍他的肩膀。

  奈布告别后便不多停留,幸运儿将他送下楼,回来之后,轻轻阖上了门。

  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他转头问班恩:“你知道杰克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班恩摇了摇头,尽管还记得幸运儿,内心的情感始终如一,但是离开庄园的那段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脑海中一片混沌。

  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头疼的模样,幸运儿上前抱住他:“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毕竟现在是新的开始,不是吗?”

  班恩难得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的话都会是Alpha吗?”幸运儿想起第一天二人相见时,班恩身上堪称浓烈的信息素,直接把自己的发情期提前了。

  “不知道。”班恩摇了摇头。

  确实,他目前对这个世界还不是很了解,标记幸运儿几乎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

  幸运儿咬了咬唇,他是少有的几个知道奈布是Omega的人,尽管好友一直会使用抑制剂,但从未对自己隐瞒身份。

  虽然知道佣兵的强大,他不比普通的Alpha要弱,可是不觉还是有些担心。毕竟Omega还是处于弱势,特别是被标记之后,对自己的Alpha的依赖性非常强,这也是奈布知道他被标记之后会有些不悦的原因。

  若是Omega被自己的Alpha所抛弃,除了心灵的伤害,还会产生信息素的紊乱使身体受损。

  叹了口气,幸运儿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重新开始生活。

  “在担心奈布?”班恩开口,他一直对幸运儿的心思猜测得很准确。

  “嗯。”幸运儿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