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海盗抢人啦

*一发完,给白芷 @空弦白芷 小天使的生贺

*海盗洋与小少爷晓,ooc预警,发糖啦

 

今日是薛洋独自出海的811天。他儿时被丢弃在沙滩上,却很幸运地被一位老海盗发现并收养,等到了正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老海盗生了疟疾,没能挺得过去,最终葬身大海。自此,薛洋便继承他的衣钵,在开始掌舵,混了这些时日,在海盗圈也算小有名气。

好歹也是在海上摸爬滚打了这几年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是今日的云层却格外让人害怕,不仅漆黑如墨,还是层层叠叠,压抑无比,看来会有大的海难发生。薛洋指挥着船员将帆缓缓放下,船只在海上漂泊着缓缓驶向大海深处。

在发生海啸时,往往大海深处会比海边更加安全,当然这是要在船体足够坚固的前提下。薛洋有些庆幸,之前因为和其他海盗的炮火站特意重新加固着船体。

果然未出他所料,空中不一会便电闪雷鸣,像是天空开了一道口子,大雨倾盆落下。薛洋将外套披在头上,皱着眉头站在甲板观察雨势,雷电响得很大声,闪电每一次都是原本昏暗的天空亮如白昼,浪头也打了起来。

薛洋叹了口气,回到船舱。

这场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等狂风终于停歇已是第二日傍晚。

海鸟在甲板上空盘旋,薛洋检查了下船体四周,并无太多损耗但仍需有空时进行修补。海浪沾染了夕阳的余晖,浮现出一层明晃晃的金色,突然海面飘来木质的残骸,薛洋挑了挑眉,知道是有船只没能挺过这次海难。

“船长,木板残骸上漂着个人。”有水手报告。

“捞上来。”

是一位少年公子,黑色的长发被水浸湿,贴在脸颊与衣服上。样貌很是俊秀,他紧紧皱着眉头,是手中抱着的浮木救了他一命。薛洋走上前去,用手背拨开他的发丝,少年到了甲板上猛然咳出几口水来。

薛洋给他顺气,却发现他还未清醒,可能是溺水太过,呛了太多海水。他也没多想,俯下身给那位公子打扮的人做人工呼吸,待他再咳出几口水后,薛洋突然感受到自己被对方的舌尖轻轻舔了下。

他起身正好看到少年醒来的这一幕,小少爷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霎时变得通红,喉咙里刚好堵着一口水,一个没注意猛烈地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等呼吸平复下来,他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退去,薛洋在一旁看着,觉得面前之人从脸红到耳根的模样格外有趣。好不容易能开口说话了,小公子道:“在下晓星尘……如有冒昧,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罢还抬眸望向他,一双眸子好看的紧。薛洋被这样的展开下了一跳,忙摆手:“不必了。”

晓星尘身子还有些虚,但还是小声道:“可是……家母有说过,亲了一个人就要对他负责。”

薛洋嗤笑出声,心道什么家庭教出来的孩子会有如此迂腐的想法,倒是有些可爱。他解释道:“只是救你的措施罢了。”

晓星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谢:“感谢足下相救,大恩无以为报。”

在交流之间,薛洋了解到他确实是海边人家的小少爷,家境还算富庶,此次独自出游却遇上了大风浪,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来。薛洋想着难得自己多管闲事一次,那不如做好人做到底,问他家在何处,想将他送回去。

晓星尘自然是感激万分,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他看见扬起的海盗旗时,问道:“你就是近日官府一直在追捕的海盗?”

薛洋大大方方承认。

晓星尘此时气场全变了,他质问:“为何要作恶?”

“哪里为恶,我不过是劫富济贫。”薛洋嗤笑。

没想到随意编出来的话晓星尘倒是信了,薛洋在心下暗叹,不过看他年纪不大身上的正义感却是无比浓烈,果然是道不同吧。说不定下次再见,二人会成为仇人也不一定。

因是海盗,薛洋不想离岸边太近惹上麻烦,便丢下一条小舟让那位小少爷自己划着走。看着晓星尘独自离去的背影,薛洋心下有些感叹。

他不知道的是,二人间的故事刚刚开始。

 


评论(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