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如果晓星尘是虎牙控(上)

*是小可爱 @今天榨桔子汁了吗  的点文,梗为:霸总晓x学生洋

*ooc预警,现代pa

 

  酒会上,熙熙攘攘,穿着正装的男女脸上挂着有礼而疏远的微笑。自然不是为了单纯的品酒就餐才前来的,人人有着各自的目的,或是为了结交,或是为了攀附。

  薛洋举着装有香槟的托盘站在一旁,一边保持着笔直的身形一边在内心吐槽手酸。

  之前不小心砸碎了酒店里的几个瓷盘,被领班告知要赔付的价格时,薛洋嘴角抽搐。看着那好几个零,他十分头疼,不就是盘子上多带了些花嘛,怎么会这么贵,明显讹人呢。不过也没办法,只能再多打几份工,还信誓旦旦地想要将功补过,拿到了进入这次酒会做侍应的机会。如果这次再出什么差池的话,这份工作算是不用要了。

  不过,他想起好友对自己所说的说不定能在这种高级酒店勾搭一位大佬,这样何止赔付盘子钱,后半生都无忧了。

  薛洋自嘲地笑了下,话说的很对,可是自己又不想当被别人保养的小白脸。

  他是附近一所名气还不错的大学里的学生,假期在这里做做兼职,也算是没有办法,毕竟自幼便没有父母,没人能提供生活费,只能自己拼搏来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叹了口气,发现面前站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薛洋礼貌地笑了笑,给他递过一杯香槟。

  那个男人也笑着接过,很愉悦的样子,脸上的褶子都挤在一起。可是他却没有急着离开,只是继续站在薛洋的身旁,抿了一口杯中黄色的液体,道:“没想到皇钻这次请的侍应这么有味道啊。”听着这带着垂涎意味的话语,薛洋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不会被自己该死的好友说中了吧。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来也给他来个高富帅行不行。但苦于不能发作,忍着厌恶道:“先生过奖了。”

  男人看见他笑起来的模样,凑得更近了,他靠近薛洋耳边道:“酒会结束后,我还有点时间,之后要不要一起……”一边说着,手还不规矩地一边摸上薛洋的屁股。

  薛洋终于忍不住了,操着盘子便砸在了他的身上,吼道:“滚!”

  被猛然泼了一身香槟还有碎裂的玻璃渣子,男人气得脸色发红,指着薛洋道:“你……”

  薛洋撸起袖子,既然撕破脸了他便也没什么顾忌,瞪了回去:“我怎么了,是你先不要脸。”

  男人被驳了面子,气愤难耐,一掌朝薛洋打去,却没有料到被半路截住了。他转头看去,正欲大骂,却在看到来人的脸时顿住了,悻悻收回了手:“晓总。”

  竟有人来多管闲事,薛洋亦是不由自主地朝来者多看了几眼,面若冠玉,黑发如墨,一双星眸掩藏在金丝眼镜后,眉目好看得紧。

  薛洋撇了撇嘴,还有心情在内心跟自己开玩笑:啊,高富帅来了。

  晓星尘的目光扫过薛洋,继而在那个男子的身上停住问道:“发生了何事?”

  “我就是和这个小服务生说了几句话,他就突然把酒泼在我的头上。”以为晓星尘是来替自己出头的,他顿时底气足了很多,颠倒黑白。

  薛洋冷哼一声。

  晓星尘的目光多了几分寒意:“刚刚你做了什么我可是都看见了。”

  男子顿时抖了一下,支支吾吾解释不清。

  正当此时,领班前来,看到犯错的又是这个薛洋,一边急着道歉,一边训斥他。

  晓星尘拦下了领班,道:“不是他的错。”领班愣住,看着一向势利的人脸上的表情,薛洋觉得有些好笑。

  没想到接着就轮到他愣住了,晓星尘勾了勾唇角,对他温柔地道:“跟我来。”

  

评论(19)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