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晓】独影(三)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尽管是遵从着命令,跟在他的身后,可毕竟晓星尘为凶尸,薛洋说什么,他都不会回应。薛洋却似浑然不觉。

他一直翘着嘴角,似乎是想装出高兴的样子,可这笑容却比哭更加难看。本就应该喜悦不是吗,费尽全力终于把晓星尘复活,即使是作为凶尸,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大心愿。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真心笑出来。特别是每当看到那双灰白色的瞳孔之时,内心还是会忍不住刺痛一下。

面上的笑容像是自嘲,薛洋收敛了表情,不再说话。

沉默着做好饭菜,薛洋在门前的石桌上摆上了两副碗筷,他拉着晓星尘的衣袖,叫着他的名字让他坐下。

晓星尘僵硬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面前的人不断在给他夹菜,口中还道:“道长,这个好吃,多吃点。”

似乎是完全没把他当成凶尸一般,可是这种自欺欺人又怎能让走尸开口吃饭?

薛洋仿佛没有察觉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他大口咀嚼,囫囵吞咽却是味同嚼蜡。

终于像失去了耐心又似乎是醒了一般,薛洋抬眼,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可怕而又阴暗。“道长,怎么不吃?”冷冰冰的语调。

“连跟我同桌都让你如此难受吗?”他的声音逐渐尖利起来,夹杂着愤怒。

晓星尘仿佛一尊石像,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暴怒起来,站起身,衣袖一挥,“唰啦”一下把面前的碗筷都扫落到地上。有汤汁溅出来,洒落到晓星尘白色的道袍上,还有一块破碎的瓷片飞来,割伤了薛洋的手背。他却像是不觉得疼,吼道:“晓星尘,你说话啊!”

连续这样喊了好几声,凶尸依旧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大笑起来,笑到难以喘息,甚至笑出了眼泪。

笑声渐止,他面上逐渐闪过茫然的神色来,眼泪却没有止住,从他白皙的面颊上滑落。

等薛洋终于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头发凌乱地收拾好一地一桌狼藉,没有管自己手背上的伤,本来便是皮肉伤,何足挂齿。

倒是晓星尘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起来。

理好食物残余,薛洋看着晓星尘身上那处污渍,蹲下身用湿毛巾帮他擦拭。

“道长……对不起。”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道歉,难道只是因为弄脏了晓星尘衣服这一件小小的事情?

是夜,薛洋出门去远方的镇子上为晓星尘添置了几件衣裳,虽说过去的衣服他自然一件也没有丢,但毕竟过了长久的时日,还是该换些新的。

回去后稍作洗漱便睡下了,毕竟只把晓星尘的走尸形态复活远远不是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手法挺娴熟,就是扎的有些歪。

是谁做的,薛洋自然知道。

即使知道对方是受他命令控制的,薛洋也克制不住自身上扬的嘴角,他抬起手,在绷带处轻轻吻了吻。

评论(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