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光影如梦(三)

*新世界中的两个人

*借鉴了种田文哥儿与小子的设定

 

晓星尘这时才注意到少年在自己怀中的躯体确实温度偏高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烧起来的,不过他这一路上的疲惫与受的苦可想而知,自己却现在才发觉。

他叹了口气,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把薛洋抱起,去找附近的医馆。

确实依旧心存芥蒂,触碰的时候身上不自觉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是不抗拒的,特别是容貌、名字以及一开始他眼中流露出的凶光都和那个薛洋太近了。或者说他就是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薛洋。

御剑走出森林,附近的小镇上就有一个医馆。店面不大,大夫提薛洋把了把脉,看了下伤势。得出的结果是大部分是皮外伤没有伤到要害,发热是因为伤口未做及时处理并且日夜劳顿所致。让晓星尘不要担心,估摸着少年睡一日便会醒来。

又熬了几副药,晓星尘接过碗,喂薛洋服下。

医者看着晓星尘细致地照顾,面前的人是个小子无疑,而床上躺着的是一位好看的哥儿。他自然而然地猜测二人是伴侣,并且问了出来:“他是你的伴侣?”不过有些疑惑,为何会让自己的爱侣受这么重的伤。

晓星尘听到他的问话,明显愣了几秒,还未反应过来。好不容易理解了他所指的自己的伴侣是薛洋,晓星尘摇了摇头。

医者有些吃惊,但也未过问,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这个医馆旁有一个旅店,晓星尘带着剩下的药和薛洋去旁边暂住。

薛洋自然是睡床的,晓星尘抱着霜华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到了半夜的时候,少年似乎因为身体不适在床上翻来覆去,口中还发出了无意识的呢喃。晓星尘本就是浅眠,听到这番响动自然迅速睁开了双目,他走近薛洋床边查看情况,却不防被他一把扯住了衣角。

晓星尘眸色一暗,却发觉少年并没有醒,只是梦中意识朦胧的举动罢了。

不知是不是手中抓到了些东西给予了薛洋安全感,他的呼吸逐渐平稳起来,慢慢睡熟。

晓星尘有些头疼,总感觉这一世遇到他还是像捡了个麻烦一般,有些不知该如何对待,他松了松少年的手,把衣角从他拳中抽了出来。

第二日天空泛起曦光之时,薛洋醒了,头疼的感觉减轻了许多,只是还有些昏昏沉沉。抬手看了看,发现自己原来的伤口都被好好包扎了起来。面前的桌上还放了碗粥和几样小菜,他从床上下来,此时晓星尘正好推门进入。

“醒了?”

薛洋笑了笑:“嗯。”尽管心中还无比戒备,笑也没几分真感情在其中,但还是很可爱。

“喝点粥?”晓星尘问。

“谢谢道长。”不用想,肯定是面前之人救了自己,虽不知他有何目的。看清了晓星尘身上所着的是道士的服装,薛洋自然而然地换了称呼。

薛洋接过他手中的碗,难得有些乖巧地在桌旁坐下,吞咽起饭菜来。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