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二)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听到他的这句话,晓星尘的躯体不由自主做出了反应,灰蒙蒙的双目有一瞬的涣然,继而骤然紧缩。

  薛洋发现了他的异样,心道那书应该没有骗人,只是不知一向嫉恶如仇的道长对着他面前的恶,不仅不能刀剑相向甚至还需舍命相护是怎样一种感受。

  之前在杀光义庄所有人之前,薛洋特意挑了一个眼睛漂亮的,硬生生将他眼珠挖下,装进了晓星尘空荡荡的眼窝之中。之后去采了灵药为他敷上,养了一段时间之后,眼瞳像是本属于他一般,融进了他的身体。

  估摸着晓星尘知道他自己双眼后的来历,必然是大怒吧,然后说些“用这种方式得来的双眸,我宁可不要”之类的话。

  只是可惜,他这样的表情,自己再也没机会看见了。

  现在看起来,这双眼应该能用。

  他让晓星尘躺在义庄里唯一一张木床上,帮他松弛着身子。当晓星尘醒来的时候,消失许久的尸僵再次出现,薛洋自然不会让他僵硬而缓慢的移动,便上手帮他按摩。

  感觉着手掌下的躯体逐渐柔软起来,只是没了熟悉的温度。

  薛洋轻轻叹了口气,尽管说晓星尘作为走尸已经炼成了,但由于残缺了魂魄,他的灵力实在不稳。还需要长时间的调养。

  调养一具走尸?薛洋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笑着笑着眼眸又暗淡了下去。

  晓星尘下床后,薛洋刚想往前走,可是眼前突然一黑,头很晕,他径直向前倒去。

  却没有砸到地板上,薛洋疑惑地皱了皱眉,等不适感过去后方睁开双眼。

  果不其然,圈住他的是晓星尘的双手,冷笑一声,怕是那个“保护我”的命令在作祟,还真是挺好,关怀得无微不至。

  他不知道的是方才晓星尘的举动是下意识的行为,尽管成为了走尸,可是一刹那间的第一反应是不能经过理智思考的。

  不知是温柔的性格使然,亦或是在义庄这些日子里留下的痕迹。

  薛洋推开他的手臂,这几日他几乎没有睡,一心扑在法阵之上,到了此时却真的感觉有些遭不住,力不从心。

  他抿了抿唇,在床上剪短地躺了下,背部方才触碰到床板,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薛洋起身,在晓星尘额上补了张定身的符咒。

  虽然知道凶尸逃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不放心,更何况此时正值自己虚弱的时候。他没法再赌了,已经失去过一次,他绝对不想失去晓星尘第二次。

  本来只是想小睡一会儿,却没有料到再次睁眼时已经到了傍晚。

  空中被落日染上一抹红霞,余晖笼罩着这个雾气蒙蒙的小镇。

  薛洋叹了口气,看到晓星尘自然是原来的姿势,乖乖站在床边。似乎是心情好了很多,他伸手取下符咒。

  “道长,我们来做饭吧。”薛洋也不管晓星尘是否能听到,兀自说了一句。

  他走出门外洗起菜来,继而又走进厨房,全程晓星尘都跟在他的身后。

 

  欢迎加入随随!!!!的群,群聊号码:682381120

评论(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