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光影如梦(二)

*新的世界中的两个人

*借鉴了种田文的梗233


  看样子,他是被绑来准备卖掉的猎物之一。

  衣物被汗水浸湿,勾勒出少年单薄的肩胛骨的形状,他的左耳后露出一颗小小的红痣。

  可是他已经来到了这一个世界,这里和在义庄那时完全不同,尽管眼前之人和薛洋长得再相像,他和之前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不见得是同一个人。可身体的行动早于自己的思考,他皱着眉头问:“你是……薛洋?”

  倒在地上的少年扯下了堵住自己嘴巴的布巾,躲到马车中的一个角落,眼神中充满戒备:“为何你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是和那个人贩子是同伙?”

  晓星尘顿了一顿,果然,面前的少年并不认识他。但巧合的是,他不仅和薛洋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连名字都是一样的。

  看他耳后的红痣,他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无疑了。

  晓星尘看到他的容颜还是觉得不自在,但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因为过去的事情而迁怒面前的少年,他在这里应该是有着很可怜的身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被拐卖。他叹了口气,道:“不是。我是在调查哥儿失踪的案件,顺着遗落下的踪迹找到了这里,却未能将那个人贩子捉拿归案。”

  少年狐疑地转了转眼珠,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看着薛洋腿部与手部的伤痕,晓星尘道:“你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我先替你处理下伤口。”

  面前的人儿看着他一步步逼近,挣扎起来,晓星尘好不容易将他制住,却没有料到二人变成了一个暧昧的姿势。

  薛洋咬牙切齿:“流氓。”走了一个人贩子,却来了一个不知善恶的人,看样子是个小子,这一番动作薛洋自是将这理解成了对他别有所图。

  第一次被人骂流氓,晓星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呆呆地说:“我不会伤你。”

  薛洋冷笑一声,却发现面前之人真的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低头默默地为他上药。修长的手指划过红肿的伤痕,带来药物的凉意还微微有些痒痒的。晓星尘在看到薛洋完好无缺的左手时愣了愣,勾了勾唇,心道:这样好,他不用背负过去的那些恨意,而自己是否也该卸下那些包袱了?待处理完伤口,晓星尘放开了他。

  此时的薛洋约莫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生得又俊俏,难免会被人贩子盯上。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晓星尘问。

  薛洋摇了摇头,看到面前的人没有什么恶意,也不再刻意保持距离。只是不知晓星尘是否是刻意伪装成这幅正人君子的模样。薛洋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更不像那些柔弱的哥儿,人贩子抓他之时便费了很大的功夫,也留下了很多伤。但之后似乎是为了抓他浪费了太多时间,人贩子专注赶路,算到现在薛洋在马车上也待了整整一天了。

  晓星尘喂了他一点水,薛洋被救下后才终于觉得有些难受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晓星尘身上的气息过分温柔,他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还记得你家住哪里吗?”晓星尘问。

  却没有听到回答,晓星尘低头一看,发现蜷缩在他怀中的少年已然昏迷了。

  

  



评论(1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