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独影(一)

 

*晓薛/薛晓 无差

*大概是个中篇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法阵浮现出微弱的血光,四周贴着的符纸一时全部燃烧起来,薛洋手中的魂玉碎成两半。

等符咒燃尽,薛洋忙走上前查看阵中之人的情况,在黑红色法阵最中央躺着的正是……晓星尘。

薛洋单膝跪在他的身侧,紧紧盯着他的响动,眼中流露出有些疯狂的神色。

突然之间,晓星尘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薛洋一惊,紧张到屏住呼吸。

睫翼微微煽动,面前之人缓缓睁开了双眼,只不过原来一双似盛满万千星河的眸子变味了灰白色的瞳孔。

成了……

薛洋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几乎瘫倒在地,不过此时还没有到他松懈的时候,他咬了咬牙朝着晓星尘太阳穴的位置拍入两颗魂钉。

地上的人面上的表情逐渐变得麻木,薛洋心头跳了一跳,不知为何有些酸涩的感觉。

这几年来,他虽未能寻得替晓星尘聚魂之法,却在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的过程中寻找到了将他的尸体做成走尸的方法。就凭借着一丝残魂,硬生生将他困在了此处。

“起来……”薛洋发号施令。

眼看着晓星尘的躯壳一点一点,慢慢挪动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薛洋脑中一阵剧痛,灵力在反噬,尽管晓星尘成为了走尸,但十分不愿被束缚,一直在反抗。

一波一波地疼痛感溢出,薛洋站起身来,在他额头狠狠拍了张符纸之后才感受到灵力的波动少许弱了些。

他踢开阴暗的地下室的门,一个人走在前头,晓星尘在他背后被他操控着亦步亦趋。接着,像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般,薛洋转过了身,走至晓星尘身旁,握住了他的手,顿了顿,继而十指相扣。

薛洋自嘲地笑了笑,却没有松开那只手。

待见了阳光,薛洋勾了勾唇,看着身旁之人熟悉的 面容,又是在熟悉的地方,一刹那恍若隔世,似乎回到了从前。

可他知道,其实再也回不去了。

薛洋像仍未挑明身份时二人相处得那样,帮他理了理衣襟,正了正发冠,笑嘻嘻地说了句:“我家道长真是好看。”

却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晓星尘听到这句话后一愣,嘴唇轻轻颤抖。

当他们走过宋岚身旁之时,晓星尘又激动起来,宋岚亦然。

薛洋操控法阵之后本就较为虚弱,此时两只凶尸又如同发了狂一般,他口中涌上腥甜,吐出一口血来。

他很想像从前那样嘲讽“两个好朋友见面是不是感动得要哭了,要不要抱在一起啊!”

他知道两人都只是被他控制住,有着神智,可是扯动嘴角,薛洋却没有发出声音。

沉默了一会儿,等走尸的躁动平复,他牵着晓星尘的手,离开了。

被制成凶尸的晓星尘和普通走尸不同,薛洋在法阵施展之前在他的体内种下自己的魂精,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体内的魂力会一点点流入他的体内。

这还是他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阴毒之法,还附赠了一个很诱人的条件,那就是这种凶尸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死死遵守那一条指令。

也不知这到底是真是假,薛洋想试试,他用食指指尖覆上晓星尘的眉心,催动咒语,默念道:“保护我。”

是不是很可笑,最怕示弱的人,却在此时希望道长能向着他,护着他。


评论(1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