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不复醒

 

*原著向

*给大宝贝乐乐 @二百五十个垂耳兔 生日的迟到贺文,新的一年也要好好爱我嗷!

 

 

  这是晓星尘死后的第五年。

薛洋没有在义庄一个活人,茫茫的雾气中一片寂静,偶尔有的响动是零星走尸发出的声音。

他很累,却又仿佛已然麻木,那些感觉都像是隔着一层纸一般,若有若无,只可迟钝地感知。

不知是什么时候陷入梦境,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是晓星尘。薛洋轻笑一声,仔细算算已经好久没有梦到过道长了,明明在现实中他就躺在自己的旁边,可还是贪心想时时刻刻见着他。可能是现实中那副躯体再也没有温度了吧,而在梦中,至少他还能和他说说话,无论那些话语是包含着多少厌恶与多少残忍。

不是不痛的,只是痛得太多,多一刀又何妨。

可是今日的道长却和往常不太一样,他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儿,面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接着晓星尘问:“我为何会在这里。”

薛洋没有在意,笑着回答:“谁知道呢,或许是我太想你了吧。”

“薛洋!”晓星尘的声音染上了气愤,看着对面之人不正经的模样,心中染上愤怒。

薛洋没说话,只是一步步走近那个白衣的道长,晓星尘皱眉。

“滚。”在薛洋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晓星尘如此道,抽出霜华架在他的脖颈上。

薛洋像是没有感觉没有看到一般,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触上他的面颊。

剑锋在他颈上留下血线,可他丝毫没有停下动作,在手指即将触碰到晓星尘面颊之时顿了顿,突然收回了手。

“这里是哪里?”晓星尘问。

薛洋也未准备隐瞒:“我的梦境之中。”

晓星尘眼中的诧异神色更加深了:“为何……你要将我困在此处?”

薛洋还是懒散的模样,笑着说:“此话怎讲啊,道长,是你偏偏入我梦来。”

“我明明都已经碎魂了,为何还是……”晓星尘没有与他争吵,只是自言自语。

而此时,薛洋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眼前之人十分不像一个普通的梦中的景象。而且他竟然记忆停留在碎魂之时,这一点更加重了他的疑惑。

他心中突然隐隐浮现出一个想法,但这个概率微乎其微,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剧烈。

这也许不是梦,面前的晓星尘是否是真的?薛洋刚想去确认,突然脚下一空,他一哆嗦,睁开了眼睛。眼前是熟悉的义庄之景,没有晓星尘,没有刚刚发生的一切。

果然还是痴心妄想。

这一夜,薛洋喝了很多酒,害怕的不是一直的等待,而是给人希望之后,再狠狠把微弱的希望摔碎的落差感。

大醉了一场,却又开始做梦了。

而且,这个梦境之中竟然还有晓星尘,像是接着上一个梦一般,面前的人没有任何改变。

薛洋上前紧紧攥紧了他的手腕,感受到微弱的魂精之力。

这是……晓星尘的残魂吗?

白衣道人甩开了他的手。

薛洋突然笑了起来,一直笑到喘不过气。自己挣扎了这么多年,却没料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晓星尘的残魂被困在了自己的梦境之中。

而晓星尘对如此的情况也是无能为力。

薛洋突然停下了笑声:“道长,你说,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晓星尘没有回答,只是带着疑惑瞪向他。

“就我们两个人,一直长长久久地在一起。”薛洋眼中漫上血丝。

晓星尘的手指微微颤抖起来,原本以为自己死后薛洋不知会去往何方作恶,无人可约束,而此时,他却说希望和自己一起被困在此处。

“道长,你说是不是现在梦会一直做下去?”他问。

晓星尘浑身颤抖,他几乎是无力地道:“放过我吧……”

薛洋的眼角划过泪珠,他笑了笑,露出两颗稍显稚气的虎牙:“不放。”

他自断经脉,肉体的疼痛催促着他醒来,而意念克制着自己逃脱。

薛洋在此时突然想起不知从何处听到的一个句子,慢慢念了出来,很小声很小声:“但愿长醉不复醒。”

 

The End

 


评论(13)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