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哪里可以捡到薛洋?!



  孽缘这种东西,他们说,会越绕越深,逐渐交织混乱,难以解开。

  从晓星尘翻越三山五省,擒拿薛洋,将捆仙锁缠绕到他身上开始,便已预示着,二人之间斩不断的联系。

  薛洋没有想到,他还能回到过去。

  原本在义庄想着大不了再寻个身子夺舍,继续去凑晓星尘的碎魂罢了,没有料到……遇上了鬼道也无法掌控的回天之术。

  现在的薛洋,正是年少,方报了常家断指之仇。

  虽说应该是躲避晓星尘追捕之时,却不见狼狈,倒像是一路游山玩水。

  薛洋简短地回忆了下,自己应该和晓星尘也差不了几里路,他应该不出半日便会赶上来了吧?

  要不,等等他?

  他太想他了,想再见那个依旧安好,双目未盲的道长。

  薛洋想什么做什么,决定下来后便在一旁的草丛中躺下,把身旁的小野花编缠在一起,做了个草窝,十分惬意。

  明明知道现在不是相见的最好时机,可是不早点见到道长的话,也太亏了。

  薛洋估计的没错,还不到半日,晓星尘便赶了上来。

  修者的脚程本就是比普通人要快一些的,当晓星尘走过薛洋身边时,差一点没注意到他。

  毕竟一个逃亡的恶人,谁能料到他正在草丛中晒太阳呢?

  薛洋自然不会让他就如此走过,他不大不小地呼痛一声。

  晓星尘看到他,一瞬间惊愕,继而面容浮上严厉的表情。

  “恶人薛洋,你可伏法?”

  薛洋从草窝中跳出来,看到晓星尘灿烂的双眸时,微微愣神。

  又看到了他的表情,心中笑道,晓星尘有时真像是个小老头。

  见薛洋只是站着,没有回答,晓星尘也不敢贸然上前,怕他有什么诡计。

  “伏法?”薛洋顿了顿,继续道,“道长,我伏你,可以吗?”

  晓星尘又是一愣,不知为何总有种面前之人和过去不同了的感觉?怎么回事,还突然变得巧言令色,说话乱七八糟的。

  任谁遇到前一天的仇人现在变成一见面就撩人的模样,都会感到怪异。

  按照薛洋的行径,自己本不该这么快寻到他才是,怎么这次……会在草丛中意外看到了他?

  晓星尘不想多同他废话,抽出霜华,飞身上前,将他捆了。

  薛洋不挣不扎,只懒洋洋道:“道长啊,捆了我的话,可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晓星尘皱眉:“胡说什么?”

  薛洋笑笑。

  重来一次会有不同吗?

  一定会的。

  接下来,晓星尘和薛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像是晓星尘问:“为何你会在草丛里?”

  薛洋:“阳光太好,草丛里长出薛洋来了。”

  晓星尘:“……”

  薛洋突然有种想法……如果他此时把那件事告诉晓星尘会怎样?

  他微微颤抖起来,尝试着揭开心内伤疤的感觉并不好受。

  薛洋闭了闭眼睛,开口:“道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评论(28)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