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背影

  *甜段子

  *突然特别特别想磕晓薛糖!!!!

  *私设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啦!

1.

  晓星尘走在少年之前,白衣潇然,薛洋看着他的背影,不自主勾起嘴角,压都压不住。

  看着喜欢的人,总是会很快乐,就算只是平平淡淡地腻在一起。

他看到晓星尘左颈侧,道袍未遮住的地方,露出的脖颈。上面还沾染着自己昨夜难耐之时留下的痕迹。

想起昨日,薛洋现在还有一点点腿软。

可是现在明显心痒更盛,他叫住了自己的道长。

晓星尘不明所以,但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停下了脚步。

薛洋猛然扑上去,在他右颈侧咬了一口。这一口不轻不重,似乎还带了些撒娇的味道,留下一个淡淡的印子。

晓星尘笑了下,把他拉到身前,揉了揉他的发。

“怎么了?”

薛洋咬了咬唇,眸中带着狡黠:“想你了。”

“不是一直没分开过吗?”晓星尘不觉失笑。

“不管,就是很想。”

晓星尘握紧了他的手,轻轻捏了捏。

2.

薛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能和晓星尘如此亲密,毫无芥蒂地并肩而行。

简直像是不可能的事,可现在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薛洋不由得想把所有道侣之间能够做的事情都和晓星尘共同分享,一起去做。

放到现在来看,谁会猜到这样一个靠在白衣道人身边时不时还会撒娇的青年,曾经是那个十恶不赦的魔头。

天地难容,他也从不受天地所拘。薛洋在意的,只是晓星尘能否容下他。

3.

薛洋坐在客栈的床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啃着晓星尘路上给他买的糖葫芦,一边嘟嘟囔囔抱怨。

“道长,我怎么感觉你没别人的道侣那么撩呀?”

晓星尘无奈,拍拍薛洋的腿,轻柔道:“坐好。”

薛洋不情不愿地把脚放了下来:“道长听到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晓星尘笑:“是糖葫芦不够甜?”

薛洋愣住,这道长怎么还越来越会避重就轻了呢?

不过他也没继续强调是晓星尘不够撩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长想尝尝?”

薛洋把一个糖葫芦要下来一半含在嘴里,调笑着看向晓星尘。

原本以为晓星尘不会理睬,不想却看到晓星尘的脸越凑越近。

自己的心跳声亦是越来越明显。

唇舌相交的触感,薛洋感觉到自己口中的糖葫芦被晓星尘含了过去。

一吻结束,已是面红耳赤。

他可以收回那句说晓星尘不撩的话吗?!

4.

    其实薛洋一直只是嘴上说说,心里一直明白如果真的撩得不行也不是自家道长了,也不是他所爱的那个晓星尘了。

    可若是真心,必会互相帮扶与切实关心,这便是日常的暖心之处。

评论(10)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