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采花贼(五)

*修士晓x“采花贼”洋


*事后


  


  房中暧昧的声响终于停歇。


  药效过去了,二人逐渐冷静下来。


  翻云覆雨之后,薛洋累得不行,一根手指都懒得动。头脑却很清醒,时时刻刻关注着身旁躺着的人的动向。


  晓星尘恢复意识的时候感到一阵神清气爽,身体也不再是他难以控制的模样。意识从混沌变为清明。


  接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全部涌入他的脑海。


  晓星尘愣住,觉得头疼了起来。


  就算方才被媚药控制,他也清楚地知道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是谁。


  他猛然坐起,瞥见薛洋身上斑驳的痕迹,见证了两人方才是多么激烈。


  不由责备自己,这么轻易就着了人家的道。可又不明白这个采花贼给自己下药的目的。


  不会是他本就有断袖之癖,所以去女儿家的闺房只折花,而对男子却是真正的采花?


  那自己……岂非被他给“采”了?


  想到这里,晓星尘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占便宜的好像是自己……


  薛洋看他突然坐了起来却迟迟没什么动作,懒懒地哼了一声,问:“道长在想什么呢?莫不是要趁我精疲力竭之时,好将我押送到衙门?”


  晓星尘一愣,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薛洋浑身无力不设防的模样,自然是制服他的最好时机。


  不过,晓星尘从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他叹了口气,看到薛洋白皙肌肤上青青紫紫,像被凌虐过一般,更让他不忍。


  薛洋见他不说话,撇了撇嘴角。身上粘腻的难受,他伸手拨了拨被汗打湿的头发。


  晓星尘看他的模样,道:“我不会这么做。”之后便披了衣服起身,出了门。


  薛洋愣住,不会吧,这男人难不成经历了这一出就跑了?连他身上背负的任务都忘记了?


  未料到没过多久,晓星尘便回到房中,手上还提了一个不知从哪儿寻得的木桶。


  他在里面装满水,用灵力加热至温度合适。


  接着,他上床把薛洋公主抱起。


  薛洋:“???”


  被放到桶中的那刻,薛洋不由地发出一声满足地喟叹。


  真舒服。


  晓星尘在一旁尽心尽责地替他擦洗,看到水雾蒸腾中少年露出满足的表情之时,不自主勾起唇角。


  他将手探到薛洋身下,想为他清洗内部之时,接收到了薛洋警告的眼神。


  不知道为何,就这样放缓语气,哄道:“我只是帮你清理一下,不做别的,乖。”


  本来已经想好的斥骂之语都到了嘴边,却在听到那句温柔语调的“乖”之时,薛洋失去了所有言语能力,头脑一片空白。


  晓星尘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用手指替他弄。看到薛洋咬着下唇压抑自己的声音的时候,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晓星尘把这份躁动归结于余毒未清。


  好不容易把薛洋打理好了,擦干放在床上。


  薛洋本就疲惫,有个人伺候,自然乐得他侍弄。


  等完全弄好后,晓星尘已经又出了一身汗了。


评论(11)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