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晓】独影(七)

 

*原著向

*时间线为晓星尘身死之后

 

凶尸是感觉不到累的,可晓星尘却感觉,从山上走到山下这段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黢黑一片。

他顺着胸口奇怪的感觉与熟悉的牵引,往山谷中央越走越远。

连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何身体如此肯定薛洋就在那处。

不过这种情况肯定和薛洋在他身上捣鼓来捣鼓去的有着密切的关系,薛洋像是在进行一个仪式,晓星尘并不清楚他的目的。只是随着薛洋进行得越来越多,那些离奇的法阵、无名的药逐渐起效,晓星尘意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

他心慌,不知薛洋又在谋划什么大恶之事。

可是就算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也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

越向深处走,血腥味便越浓。

转过一块嶙峋的怪石,看到薛洋倒在血泊中。

晓星尘心头巨跳起来,也不知自己这时是怎么了,胸口涌上一阵莫名的惊慌,堵的厉害。明明他一直期盼着这个恶人死去的那一天,又怎会看到他处于这种情形之时,心脏酸涩的那么厉害,脑袋也几欲炸裂。

他俯下身,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整只臂颤抖的不成样子。

还有呼吸,尽管很微弱,但是很温暖。

像是整颗心都放了下来。

薛洋的伤口主要是在腹部,晓星尘小心翼翼地简单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接着把他抱了起来。

山谷之中只有薛洋一个人,而宋岚不知所踪。

恍惚间,又想起了二人在义庄初遇时一般。

薛洋在半路上迷迷糊糊醒了一次,感受到有些颠簸,身上传来一阵剧痛。

一瞬间像是失去了记忆,好不容易才看得清眼前的东西。

恍恍惚惚仿佛看见了晓星尘好看的下颌。

他鬓角的发丝一晃一晃的。

仿佛入梦,不知今夕何夕。

眼前的景象和他们在义庄初遇时太过相似,几乎重叠在一起。

薛洋几乎是要相信自己正在梦中了,魇在了回忆里。

道长怎么还会这么温柔地抱着他,若真是他的话,怕是会一剑杀了自己吧。

他此时定然在想,祸害遗千年。

其实晓星尘都不了解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变成凶尸之后薛洋操控的法术影响。

可此时薛洋魂力自身难支,其实根本无法控制凶尸,这也是宋岚能够脱离他单独行动的原因。

由于伤口的剧痛,薛洋很快又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薛洋猛然从床上坐起,四下摸了摸。

衣服已经被换过了,薛洋死死咬住唇,装着懿州灵鼠的锦囊也不见了。

转眼看到那个锦囊正放着桌子上,他松了一大口气。

刚想下床,看到门旁站着晓星尘,双目木然,却是直直盯着他看。

薛洋心跳漏了一拍。

难道那时候,在迷迷糊糊中所见的都是真的吗?

摸上自己的伤口,上面被仔仔细细缠上了绷带。他眼眶一酸,几乎掉下泪来。

 

TBC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