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宋薛】错乱(一)

 

*篡改剧情预警

*会HE的

 

可能没人知道,宋岚是喜欢薛洋的。

而且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第一次见面之时,那个穿着金星雪浪的少年便撞入他眼中。

修道之人,心不染尘,外界极少能波动其内心。宋岚本就性冷,更是如此。

可不知为何,这些年来,薛洋成了第一个扰乱他心弦之人。

和晓星尘走远之后,少年的容颜依然萦绕在脑海,叫骂之声似乎还在耳畔。

那时的自己并不了解薛洋真正的本性,只觉得他像是被金家娇惯着的小野猫,凶狠又……可爱。宋岚觉得自己心口仿佛被他的爪子挠了下,柔软地不可思议。这一爪子,比起伤害之意,更像是撩拨。

可他终究是错了。

薛洋此人哪里和娇惯二字沾得上边,又哪里仅仅像是野猫这么简单。

他的坏,暗沁到骨子里。

事后的宋子琛,不断嘲笑着自己心底这一微不足道的情感,直至这一缕小火苗一点点变得微弱,彻彻底底死了。

看到白雪观满门尸体,猩红一片。

宋岚恨不得瞎了眼睛,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

他也确确实实的瞎了。

被薛洋生生挖出眼珠子。

他那一刻突然头脑一片空白。

被世间誉为“傲雪凌霜”的宋岚,怎么会降服不了一个薛洋?

是真的打不过吗?

尽管之后一直在找理由,或是看到同门全灭乱了心绪,或是薛洋太过卑鄙狡猾,防不胜防。

失去双眼的那一刻,宋岚知道,自己失去的不只是双眼。

一瞬间的时间,他想了很多很多事情。

那年街上一别,宋岚还不知那种在意一个人的情感为何物。

他只是反反复复地想,薛洋的手到底疼不疼,白皙的手背被自己硬生生抽出几道伤痕。宋岚又回味了下薛洋当时的表情,气得像是要跳起来,可表面又强行带着笑。他这么一想,心中更痒了。

也有件事是晓星尘不知道的。

那一日的晚间,薛洋来找过自己。

一打开客栈的门,便发现床上坐着一个人,宋岚不免吓了一跳。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借着微弱的光线大量,正是薛洋。

不知等了多久,但明显是一早打听好两人落脚之处,守株待兔来了。

薛洋睚眦必报,今日街上被拦住了,心里却咽不下这口气。这会儿也不知把金光瑶提醒的那句“宁可得罪小人也别得罪君子”给忘到几重天去了。

宋岚松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今日特意去药馆买好的伤药。

本想着明日给金家送去的,但少年如今自己来了,正好省去许多麻烦。

“你……”薛洋正要发作,看到宋岚奇怪的动作,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转口道,“干嘛?”

“过来。”宋岚只给了这么一句。

薛洋气急,这人不仅随意出手伤他,还对他呼来喝去还真当他好惹了不成。

见少年迟迟没有动作,宋岚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走到他身旁:“我帮你上药。”

薛洋见他靠近,身体即刻紧绷,戒备起来,似乎如果宋岚再有什么动作,便会捏断他的脖颈。

他可不相信这臭道士会这么好心。

可他预料错了。

宋岚只是抬起他的手,给他慢慢上药而已。

伤口已经结痂了,幸好不是很深,宋岚舒了口气。

薛洋眼中明明暗暗闪个不停。

他抬起手闻了闻,正常伤药的味道,敷上去也不疼,应该没有带毒。

宋岚蹙眉,似乎不解他这一举动:“不喜欢药味?”

薛洋心底将他嘲笑了个遍,到嘴边,却只是淡淡一声冷哼。

 

 

*这篇是一直想写的,想了好久233终于动笔啦

 


评论(1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