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采花贼(三)

 

*修士晓x采“花”贼洋

*ooc预警

 

由于晓星尘一开始便十分戒备、运功屏息的缘故,自然没有受到香气的影响,此刻依旧清醒。

“喀嚓”一声,花枝折断的声音响起。

晓星尘蹙眉,趁着桌前黑衣人背对着他的时机,跃身而起,霜华架在了那个采花贼的脖子上。

采花贼身体一僵,眸中闪过凶狠之色,继而很快反应过来,似乎极其放松的模样。

“想不到城主家的千金竟是个男子呢。”说罢轻笑一声,语气戏谑。

握着宝剑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不过很明显地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位女子的手。

晓星尘没有放松警惕,问道:“你这般作为有何目的。”

薛洋反问:“什么作为?”

晓星尘眉头皱得紧了三分,不想同他花言巧语:“偷窃他人闺房之花,不觉得很无耻吗?”

黑衣人好整以暇地转了个身,看到晓星尘面目之时低呼:“是你?!”

薛洋此时已然有了数,他也不是没被算计过,看面前人这一身打扮,想必这就是城主请来“降服”他的道长了,不过他们之前还见过一面。

没想到这人竟是认识自己,晓星尘转而想了想,发现总感觉他的身影十分熟悉。

“那个偷鲜花饼的也是你?”

薛洋:“……干什么这么小气,不就拿了几块饼罢了,就劳道长追我几条街呀。”

晓星尘冷哼一声。

“不过道长,你就不觉得这花礼本就十分荒谬吗?”薛洋眸中闪过浓浓的厌恶。

“入乡随俗。”晓星尘只觉奇怪,采花贼这一举动本就毫无道理可言,而薛洋眼中的神色更是让他不解。

无论如何,其他都不是他该管之事,人抓到了,任务便也就完成了。

晓星尘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大可去官府说。”

薛洋冷笑:“官府?至今还没有人能把我压去那个地方。”

转瞬间,薛洋便脱离了他的掌控,手探向衣襟,洒出一些粉末来。

有毒,晓星尘屏住呼吸,可是已经晚了,他不可避免地吸入好几口。

下意识地,他伸手一掌。

却没想到薛洋站在那里,像是呆住了一般,硬生生地接下了他这一掌。

遮掩面目的黑色面巾脱落,露出一张俊俏的面庞,又有些少年人的可爱,哪里像个本性恶劣之人?

薛洋嘴角溢出鲜血,他确实是愣住了,自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将毒粉撒出去之后才发现,这个根本不是自己常用的尸毒粉,而是上次觉得好玩,从他人铺子里偷来的……上等媚药。据说这药药性极强,能让人欲仙欲死。他本来偷拿的时候,只是为了看看老板气急败坏的样子,并没有想用在谁身上,却不想自己让自己着了道。

尸毒粉他尚有解药,可是这个药,他却是没什么办法。

在自己愣住的期间,还忘记屏息了。

这不是凉了嘛。

他正想偷偷找个机会溜走,寻个地方解毒,刚转身,手就被扯住了。

那个看起来很像傻蛋的道长,正攥着他的手腕,面色带了些不正常的潮红:“你……下了什么毒?”

薛洋心中暗骂,还真是个傻蛋。

 

TBC


评论(2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