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如果晓星尘是虎牙控(尾声)

*是魔人 @今天榨桔子汁了吗  的点文,梗为:霸总晓x学生洋

*正式完结啦

*ooc预警,现代pa



“所以……你就这样回来了?”坐在薛洋身旁的金光瑶笑嘻嘻地问。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薛洋一时十分后悔自己把昨日发生的事情差不离地都告诉了对方,更是在对方不坏好意的一步步引导之中把实话都说了。他扶额:“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和那个变态一直这样耗下去?”

金光瑶稍稍收敛了自己戏谑的表情,点了点头,道:“这样说是没错,只是感觉这不像我认识的薛洋处理事情的方式啊。”

“哦?那你认识的我会怎么做”。薛洋无奈。

现在是他们大学上完最后一节课,宽敞的阶梯教室已经人员稀少,两人说话声也不大,并不害怕被他人听到。

“我认识的你啊,”像是故意要吊他的胃口,金光瑶顿了顿才继续说,“是会把对你有企图的男人揍到半身不遂,整个下半辈子都活在阴影之中的人。”继而他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哦不对,那个晓总似乎也并不是对你有所企图,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对你的虎牙有所企图。”

“别说了……”薛洋黑线。

金光瑶憋笑。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薛洋又不想和他继续聊下去,便开始理起自己的东西来。

“诶,不过按你的个性,怎么会空手回来。只不过衣服不是你自己的罢了。”一开始还挺正常,之后语气又变得暧昧了起来。

薛洋简直想锤他,背上包:“酒店里的损失当然都由他负责。”

“可是你也丢了工作呀。”金光瑶摊了摊手。

薛洋无话可说。

“你不拿些精神损失费之类的?”金光瑶提议。

“我不拿那么脏的钱。”薛洋怼了回去。

金光瑶自然是一头黑线,小声道:“哪里脏了……你们又没进行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行了行了,别再提这件事了,反正日后不可能再见了。”说完后薛洋有一瞬短短的失神,心想,应该确是不会再见了吧,那种总裁的身旁肯定不缺玩物,自己对他来说又没什么价值。但不知道为何,总感觉心里酸酸的不太舒服。

薛洋甩了甩头,道声:“走了。”

他由于今日在校外租了个小公寓,今日刚刚能搬进去,便出校门想购置些生活用品,准备下独居生活。

离校门还有一段距离,便不断地听到身旁有走过的女生在窃窃私语,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诶诶,你们说门口的那个男人是谁啊?”

“不知道呢,但真的好帅啊。”

“是啊,还捧着鲜花,看身后也是豪车。”

“这不就是和电视剧里的霸总一模一样嘛。”

“但他的表情好温柔啊。”

“会不会是在等恋人啊?”

“哇……能当他的恋人也太幸福了吧。”

诸如此类。

薛洋觉得有哪里好像不对劲,却也没当回事,直到他看到了校门口捧着花的晓星尘……

也许他的独居生活并不能那么完美的如愿了。



THE  END


评论(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