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聚魂(四十六)

   
  *原著向
  *治愈向
  晓星尘一直不知道,原来自己最后留给他的糖,薛洋一直都没碰。
  他更不知道,自己给的,带着哄人意味的廉价糖果,在薛洋的眼中如同珍宝。
  糖已经放了太久了,早已经不能吃了,颜色都渐呈发黑。
  晓星尘碎魂之时将这一生斩断得痛痛快快,却没有料到到头来一直放不下的是薛洋自己。他紧攥着这颗饴糖,就像是紧攥着和晓星尘一同度过的那些时日,亦像是紧攥着他们间斩不断的情。
  他像是避开去想,在他死后的日子里,薛洋是什么样的状态。亦或是下意识地认为没了自己束缚的薛洋会是和初遇时一般模样。
  手段残忍,为祸作乱,恣意妄行。
  可是这么多年,他是独自画地为牢,将自己困在了义城之中。
  原本以为他会活得更自在,可从这两个残魂以及上一次的共情来看,薛洋在他死后像是也没了魂一般,心疯魔。
  晓星尘知道薛洋最后是死了的,可当真正看到他死前的情景之时,还是难以接受,心中涌现的疼痛几乎将他淹没。
  “锁……锁灵囊……”是薛洋的声音。
  “被抢走……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
  他的语气中逐渐透露出绝望来,他丢了的何止是锁灵囊,他还丢了道长的残魂,而其实早在八年前,薛洋早就丢了他的道长了。
  晓星尘用颤抖的手指抹干净他唇边的血渍:“阿洋,我回来了。”
  一瞬间,迷雾尽散,四周光影变换,转为一片血红。
  “回来了?”似乎带着疑惑。
  薛洋无力地扯起嘴角,展现一个自嘲的微笑:“那又怎样,晓道长注定还是会走的吧。”
  他知道他这一辈子注定不得善终,只是还把清风明月也顺带脱下了水,他们之间注定也不会两全。
  可能一败涂地的是自己,亦或是二人的两败俱伤。
  他是活着,却在这时光之中长久地受着折磨。
  可他也不能死,这样才可能会有再为晓星尘重塑精魄的机会。
  魂精的力量垂朽,薛洋撕裂自身的魂魄来补全晓星尘的,也算是有些成效,甚至在不远的将来便会成功。
  可现在连这机会也没有了,他的步调被出现的魏无羡与蓝忘机等人打乱,连用心头血布下的阵法都没了意义。
  真是可笑,明明还盼望着,明明还在像等晓星尘醒来的一日若是知道自己的魂中还夹杂着恶人的魄,是否会觉得恶心。
  终究是痴心妄想了。
  不过,还算是惊喜,不知是否是因自己的执念使然,在死时还能重遇晓星尘,再次看到他的身影。
  虚幻而自欺欺人的幸福感。
  看着他为自己流泪,为自己露出心痛的表情,薛洋简直想勾起嘴角又想骂他傻。
  又能怎样呢,薛洋一直清楚,能渡他的唯晓星尘一人而已。

#发一下原创曲滴链接嗷,pv正在制作中

【魔道祖师|晓薛/薛晓】谓茫

5sing链接:

http://5sing.kugou.com/yc/3564842.html

网易云链接:

http://music.163.com/song/550673670/?userid=1405741694


评论(25)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