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聚魂(四十五)

  
  *原著向
  *治愈向
  *愿圈内优秀的太太越来越多
  离得这么远,晓星尘却是清晰地看见了那触目惊心嗯血渍。
  他从未见过薛洋如此狼狈的模样,更不知道这样的他对应的是哪个阶段的时光。
  即时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如此这般,他也不得不动容。
  晓星尘快步走上前去,后来嫌走路太慢,甚至跑了起来。
  从来是清风明月的道长,何曾这样过?
  泪珠忍不住从他的瞳中滑落,划过他白皙如玉的面庞。
  他看到了,面前的人少了一条手臂像是被什么利器斩落,伤口干涸得差不多了,血却没完全停止。
  薛洋的左臂散落在一旁,晓星尘深吸一口气,几乎是无法看下去这样的画面。
  他这一生除魔歼邪,没少见什么血腥的场面,可是眼前薛洋垂死的这一幕却让他感受到透不过气来。
  记得自己追捕他的时候还曾想过,薛洋这种四处为恶之人,就算他无法铲除,也必定会被其他人所铲除。
  可如今看到这样的情景,自己恨不得能够替他承受此苦,想来又有多么嘲讽。
  晓星尘无心顾及自己的一身白衣,走到他的身边单膝跪了下去。
  凑近才发现,薛洋并未断了呼吸,他的双眼未完全合上,其中闪烁着奇怪的光彩。
  “道…长…”微弱的而又沙哑的声音传来。
  晓星尘抓起他仅剩的右手,贴在自己的脸颊旁边,道:“我在。”
  因为受伤的缘故,薛洋的嗓子如同被砂纸磨过了一般沙哑得厉害。
  “我果真是要死了吧,竟然能够看到你的身影。”还是你未盲时候的样子。
  晓星尘没有回答,温热的泪珠滑到了薛洋的掌心。
  薛洋顿了顿,像是自嘲一般:“道长……的话怎么会为我哭呢?果真这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
  明明都恶心自己恶心到碎魂,就算是死也不想再见自己。
  说了这些话似乎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晓星尘有些想把他抱进怀里,却又怕加剧他的伤势。
  突然薛洋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激动起来,他偏头看向自己左臂的位置,艰难地向那边移动,似乎是为了够到它。
  晓星尘见不得他这种样子,安抚了几句,替他将手臂拿了回来。
  薛洋直勾勾地盯着他怀中的左臂,眼神有些可怕。
  “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晓星尘不解,却看着薛洋用右手一点一点把自己的拳头展开,可是像是握得太紧了,怎么也无法松开。
  晓星尘看不下去,上前帮忙,尽管是这样也难以松开他右手的拳头。
  但是从指缝间却已经能略微看见掌中事物的模样了。
  那是一块小小的硬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甚至都有些碎了。
  可是晓星尘很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自己给薛洋的最后一块糖。

评论(29)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