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晓】聚魂(三十八)

  *原著向
  *治愈向
  
  晓星尘答非所问:“阿洋,我很想你。”
  听到这句话,却像触发了薛洋身体里的某个机关,他的眼中一瞬间全是泪水。
  他有像是想说些什么,却深吸了几口气,却只从牙缝中发出“嘶嘶”的声音,根本无法清晰地吐字。
  “你……”等了好一会儿,薛洋起伏地躯体终于稍稍平复,他道,“你不会想我的。”
  那些话,他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敢问出口。
  就像为什么晓星尘会双目复明,又为何会帮自己聚魂,对自己又是怎样的感情。
  他害怕,不仅仅是对问出口的这个过程,也不仅仅是对真相的恐惧,更令他胆战的是如今面对晓星尘的这个过程。
  明明是已经碎魂的人了,他害怕,再一碰或者再说些什么,他会再次露出那种厌恶的表情,他会永远也不想再见自己。
  害怕的,不过是再次失去罢了。
  “阿洋,你没有什么想问我们的吗?”晓星尘问。
  “若是你愿意的话,自然会说。”薛洋回答到。
  说罢,二人皆是笑了出来。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耳熟,特别像当年薛洋问晓星尘为何不问自己的姓名,那时晓星尘所答的那样。
  知道他是不愿意问了,但是晓星尘想对他说。
  简单交待了下经过,晓星尘道来他们的故事。
  薛洋眯了眯双眼,果真,这样的方法是对的,晓星尘会被法阵救活。
  晓星尘看他不甚吃惊的模样,戳了戳他的脸颊一侧,薛洋愣了愣,转过头看着他。
  “下面轮到我问你了。”
  薛洋一惊:“嗯?”
  晓星尘略思索了一番,说道:“为何……你初见我的时候一点也不惊讶?”
  薛洋挑了挑眉,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是无厘头的模样:“莫非……我之前都是大惊失色亦或是痛哭流涕?”
  “呃……这倒也算不上。”晓星尘被他反问有些尴尬。
  “好了,”薛洋把那句“不逗你了”咽了下去。
  “我是通过它,提前猜到了你的身份。”薛洋攥住了他胸口的魂玉。
  晓星尘低头,看到魂玉来到了原主身边,像是能感应到什么一般,同体都发出耀眼的光泽。
  “我前一段时间便在研究阵法,不久前还造出了魂玉。”薛洋说道。
  “多谢。”晓星尘回答。
  薛洋睁大了双眼,表情却显得有些落寞,一时不知说何是好。
  明明是自己害得他变成如此,可是到头来他却向自己道谢。
  多么嘲讽。
  
  
  

评论(22)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