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聚魂(三十三)

 

  *原著向

  *治愈向

  

  章九.染血

  

  那一吻毕后,薛洋自然是跟着他走了,碎魄被收入聚魂灯之中。

  晓星尘这一路上走过了过往,又像是重新经历和铭记。

  回溯和重生,此间差异谁又说得清呢?

  又是一日之暮,却不知是不是错觉,这次天黑得特别快。

  树林茂密,风中似乎还透着腥气。

  聚魂灯中,萤火依旧跳动着指引,只是原本是青色的光却慢慢地透出红光,像是血一般的色调。

  一切似乎都预示着不详。

  可对晓星尘来说,这一条路只有继续走下去这一个选择而无归途。

  他在一个低洼处停了下来,这附近似乎有水源,但水质不清,四周一片泥泞。

  荒草之中伫立着一间破旧的屋子,像是几十年前的东西,砖瓦斑驳。

  晓星尘感到身后的一阵凉意,转而发现这里安静得太过分了一点,像是没有活气,没有人也没有动物,更像是一片死寂。

  他一步步走向那间屋子,越接近便越不安。

  走到门前,屋内像是没有人一般。

  晓星尘犹豫了一下,继而轻轻推开门,门内的地上坐了一个人,低着头,黑发暗淡无光。

  穿着黑衣,双手紧攥着一个囊带,紧紧贴于胸前。

  手指用力到指节泛白的地步,像是他抓住的是自己一生最后的期望。

  晓星尘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锁灵囊。

  他看薛洋的状态很不对劲,赶忙上前查看,

靠近他的时候,薛洋却像是完全听不到声音一样,也完全没有反应,就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

晓星尘走到他的身旁,碰了碰他的肩膀,可是薛洋毫无反应。

凑近了之后才发现他口中似乎念念有词,晓星尘十分心急,他蹲了下来想看看薛洋的脸,但却听到了他的小声呢喃,他一直盲目地,像是无意识一般地重复着三个字。

当晓星尘听清了三个字的时候,呼吸一滞,他一直重复说的是自己的名字。

还没等晓星尘想好应该如何去反应,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他的意识被吸入了一个奇怪的状态。

紧接着眼前光影变动,他明白了,现在自己处在一种类似于共情的状态。

方才薛洋的意识的力量过于强大,而他神识不稳,一瞬间就被带入了他的情感之中。

而后,晓星尘在他的视野里看到了自己,一个满身是血的自己,还看到了那个白衣男子举起了霜华,也顾不得此时的狼狈,他眼上遮盖着的白绫,被血泪浸染。

一阵银光闪过,霜华哐当落地。

他似乎是在薛洋的视角,原来还在哈哈大笑的他,瞬间停住了。

晓星尘感受到他的内心,甚至是在张狂大笑的时候也只有漫上来的绝望,仅有的几分快意也在看到晓星尘举起霜华的时候消失无踪。

此时真的是能感受到一阵阵寒意从心中钻出来,继而遍布全身。

晓星尘完全没有预料过会和薛洋共情,并且看到……那时的自己。

他更没有想到,原本以为薛洋那时应该是报仇之后,把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分外快活的。

可他此时一点都感受不到那种可以为称之为愉悦的情绪,而正相反,他感受到眼眶的酸涩,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可是又像是太过于难受,眼泪都流不出来。

(继续安利子无余小姐姐唱的《聚魂》同名同人曲,在5sing和网易云都可以找到。网易云搜聚魂,点专辑,就可以看到了!)

评论(25)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