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聚魂(三十一)

*原著向
*治愈向
*感觉蜜汁甜得ooc

二人起身,晓星尘跟随着薛洋到了日常住的地方,很简陋却还算得上干净。
晓星尘看了看中央的一张小床愣了愣神,这怕是挤不下两个成年男子,可是床上铺盖又很薄只有一床被子,这让他想打地铺都不能。
要不就在地上这样凑合一晚,却没有听到薛洋叫他的声音,再抬头之时发现他已然爬到了床上,道:“道长你还愣着干什么呀,快上来。”
“……”晓星尘没有行动。
薛洋咬了咬唇,挑眉猜测道:“你不会想睡地板吧,那么凉。”
“床的话,阿洋一个人睡便好,不要挤着你了。”
“……”薛洋顿了顿,道,“道长还真是这么想的啊,我不嫌挤。再说我是魂体,要睡地板也应当是我来睡。”
晓星尘听他熟悉地俏皮语调,不禁想笑,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拒绝。薛洋见他不答,干脆下了床,到他身旁牵着他的腕走向床边,一边嘟囔着:“明明是两个大男人,你害什么臊啊。”
晓星尘被他牵着坐上床,终于在薛洋解开他衣带之时找回了自己的动作和声音:“阿洋,我就这一件里衣,不用再脱了……”
薛洋停下了手,口气带着可惜,不情不愿地答道:“好吧。”眼中却带戏谑。
晓星尘有些无奈,叹了口气,躺下却感受到薛洋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地缠了上来,抱紧了他,在他身上找了一个合适又舒服的姿势。
晓星尘身体一僵,继而放松,只是揉了揉他的发,没再说什么。
薛洋一边心中偷着乐,一边感觉这道长貌似比之前还要更宠自己,却有些不知该不该庆幸。这份好……自己是否能承受,又能受多久。
身上还着他的衣物,四周满是他的味道,而他便在身侧。
该如何才能把这些深深铭记?
第二日清晨,一开始要做的便是……给薛洋买衣服。
晓星尘记忆中还没什么给这个少年买衣服的印象,但相处久了,又是万般在意的人,身材尺寸早是了然于心。
离开的时候,薛洋还未醒,他捋了捋他的发。
因为他人看不见他,晓星尘没有带着薛洋一起去,只能估摸着他的喜好买。
于市集中挑了一件做工不错的,尽管不是多么好的东西,却足以见匠人用上的心思。
回来之时,却被一个人撞了满怀,正是薛洋,他紧紧攥着晓星尘的衣,眸中溢出惶恐……
“你去哪里了?”薛洋道,“我还以为你不见了……”
晓星尘没想到他会这么失措,忙抱着他安慰,晨露微凉,薛洋的魂体有温度,却没有想到会被外界影响,他身体凉透,想来是找了自己许久。
薛洋醒来便发现他不在了,若非他身上晓星尘的衣物还在,差点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晓星尘有些心疼,又有些满足于他如此在意自己,他拍着薛洋的背:“我不会走的。”
薛洋一会儿没说话,最后也只给了一个鼻音“嗯”的回答,心中却道:可是……你终究会走的。
等着薛洋的躯体在自己的怀中逐渐暖和起来,晓星尘吻了吻他的发顶,道:“阿洋,我给你买了衣服。”
“嗯?”薛洋抬起头。
一件黑袍,袖口镶嵌着银色的丝线,领口的做工细腻。没有多么复杂的图案,用料也没多精贵,可和薛洋的气质很搭。
仔细算来,晓星尘还没多么正式地赠予过薛洋什么。
如今能收到这件衣物……薛洋几乎抑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啊啊啊我要日更!」

评论(22)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