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红头绳

有私设2333

为阿栖 @十林九栖 的图配的文,原图链接是:
阿栖的图

“阿洋,莫再贪睡了。”耳边温柔的声音响起,薛洋抱住被子蹭了蹭,发出一两声鼻音,明显没睡醒的样子。
“道长……让我再睡一会儿嘛。”少年的嗓音带着慵懒,尾音又被拉长,平添几分可爱。
晓星尘听他这么说,知他是赖床,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他走到薛洋所睡的床边,摸索着探到少年的头部,手指被柔顺的发尾缠住,他顺势揉了揉少年的发。薛洋满足般地哼哼两声,晓星尘道:“阿洋,你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窗外传来几声鸟鸣,阳光透着半丝春意,春困使人意识朦胧。
薛洋道:“怎么,难道是道长与我相识一周年纪念日?”
晓星尘被他逗笑,无奈道:“今日为清明。”
“哦。”薛洋应了一声,却再没了下文。
“昨日不是答应陪我出门?”
薛洋听到这话,一个骨碌坐了起来,方才和晓星尘聊了会天,已经稍稍清醒了些:“道长,你要出门?去干什么?”
“踏青。”
薛洋稍稍有些吃惊,这个道士平日里貌似都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怎么突然想起来踏青。
心中疑惑还未解,便听得晓星尘继续说道:“清明也算是大节,想和阿洋好好过一次。”
薛洋听得他的话语以及认真的模样,不由自主勾了勾唇,道:“既然道长这么有心,那好呀。”
“快些起来,我帮你梳洗。”
薛洋愣住,抓住那人的手臂:“你方才说……要帮我梳洗?”
晓星尘略颔首,薛洋嘿嘿笑了起来,仿佛赚到了一般,这还是第一次道长主动提出要帮自己晨起打理。
清晨的日光透过覆着白色窗纸的洒落进来,落满两人的衣衫,薛洋面前的椅上放置着一瓷盆,其中装满了温水,而晓星尘正站在他身后。
用一柄木梳,现将他的发理顺,再取出红头绳为他细细绑上。
薛洋笑了笑,眼中弥漫出幸福,享受着晓星尘给他的“侍弄”,还真的有些许日常平淡却于小处见恩爱的感觉。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妄,薛洋稍稍偏头,看到晓星尘眼间覆盖着的白绫,被那
一抹纯白刺痛,眼神微微黯淡。
“阿洋,你别乱动,我看不见,怕把你的发束歪了。”
薛洋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晓星尘手一抖,发全散了,披在他肩头。
薛洋得逞般哈哈大笑,晓星尘知他有意作弄自己却也不好责怪,曲起修长的手指,在他额上轻敲了两下,道:“调皮。”薛洋笑声更大了些。
“好了好了,道长,我把头发梳好,你就负责帮我绑头绳,好不好?”
“嗯。”晓星尘应允。
薛洋接过他手中的木梳,却感受到,晓星尘覆上了他的手背,双手相叠握住那梳子。薛洋心内既是一暖又是一酸,笑谈着,带着晓星尘的手,教他如何为自己梳理。晓星尘抿唇笑着,时光静静浅浅流逝。
最后红发绳束的那个节,似乎把两人的心都拴住了。
不知是否因为这样,隔了很久很久,这个清明,薛洋依旧记得清清楚楚。那真是他过得最认真与愉悦的一段清明时光,其实对晓星尘,又何尝不是。

评论(8)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