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开放约稿,有意请私信

【晓薛】老婆掉水里系列

#理一下写过的文,有发过,重新整合了下。

(一):老婆掉水里了怎么办???
晓星尘想带薛洋回次夔州,尽管他不知父母是谁,但毕竟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就像是薛洋缠着晓星尘一直想去抱山散人住的那山山脚晃荡一样,不期以高堂为证,但至少能以天地为证。
纪念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巴蜀是出了名的险峻,还有无数美丽河川。
薛洋挽着晓星尘的手臂一边大嚼着糖葫芦一边沿着河边慢慢地走,嘴里还模模糊糊哼着不成曲的调子。
慵懒而闲散,一头乌发随意地束在脑后,血红的头绳衬得少年肌肤白皙,很是好看。
晓星尘用指间抹去他唇边沾上的污渍,眼内充满宠溺。
薛洋舒服极地眯眼,可是有心逗晓星尘,闪躲着不让他碰自己的脸。
岸边近水,泥泞小路长满青苔。
薛洋在闹腾中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整个人掉入了水中。
晓星尘吃了一惊,大叫道:“阿洋!”风度与理智荡然无存。
薛洋在水中沉沉浮浮,貌似溺水了,跟痛苦的模样。
晓星尘心中慌乱无比,没有多想,跟着跳入水中。
时值秋冬交界,水波清澈,却是冰凉刺骨。
晓星尘感到水不断涌入自己的胸腔,呼吸困难至极,冰冷的水带来坚涩的疼痛。
晓星尘不断挣扎,却越沉越快,大脑因缺氧而出现短暂的空白。
不行啊,他还要去救他的阿洋。
这次,就算要他的命,也不会让阿洋……再死一次。
正当焦急而无措,晓星尘感到有一股力量将自己拽出水面,而后被拉向岸边。
薛洋拉着晓星尘游到岸边,拖他上岸。
晓星尘呛出一口水来。
薛洋担心至极,一上来便破口大骂:“晓星尘你能耐啊,游泳都不会就敢直接往河里跳了?!没事逞什么能啊,谁要你救了啊。”
少年额头被一缕发丝贴合,不断地往下淌水。他眼眶微微发红,攥晓星尘的手攥得死紧。
薛洋一边帮他做必要的急救措施,一边凶狠地语气不善继续说,晓星尘全程不出一声,只是默默听着。
看晓星尘迟迟没有反应,薛洋也发现有些不对劲,他看到他家道长脸色苍白,紧紧抿着唇。
薛洋有些害怕,他还从未见过晓星尘这幅模样,倒不是因为形容狼狈,而是表情令人看不透。
这是生气了吗?
他内心更加不安,摇了摇晓星尘的肩膀,放低声音道:“道长,你说句话。”
晓星尘没有看他,只是轻轻启唇:“你原来会游泳。”
薛洋愣在当场。
方才,他确是装作溺水想看看晓星尘的反应。
谁知道这位名动天下地道长,竟然不会游泳????不会游泳就算了,他还敢不要命地往河里跳。
看到晓星尘沉下去时有多慌张,多后悔,多绝望只有他自己知道。
或许是不知如何表达,或许是太过不所措,话一出口便是恶言相向。
晓星尘看他迟迟没有做声,挣扎着站起来,问:“好玩吗?”
听到这熟悉的一句话,薛洋浑身一颤,这才从情绪中惊醒。
一抬头便望见晓星尘起身离去的背影,瞬间过去的记忆与这一时间点融合。
薛洋冲上前去,一把从后面搂住了晓星尘,把脸埋在晓星尘肩头,口中不断重复着:“不要走,道长,求求你不要走……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了。”说到最后都带上了哭音。
感到少年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肩膀又湿了,晓星尘很是心疼,感觉这样惩罚少年是欺负得有些过分了。
晓星尘转身将薛洋搂进怀里,少年还是抱着他不肯松手,还在一点点地啜泣。
晓星尘捧起他的脸颊,吻干他的泪珠。眼中充满笑意,揉了揉他的脑袋:“你急救措施是不是还少做了一步?”
薛洋含着泪迷迷糊糊抬头:“嗯?”
晓星尘在他耳边说:“少了人工呼吸。”
话音未落,晓星尘吻上他的唇,舔吮缠绵。
薛洋一边被亲着,热烈地回应,一边还有些茫然地想:难道刚才晓星尘生气是装的?
说好正人君子的呢,都会骗人了??哼。
夕阳给两人渡上一层耀眼光辉,温柔而夺目。

阿洋,我愿意用我一生换你喜乐安康,真的。

(二)学游泳
晓星尘眼睛治好了的设定
作为接上一篇《老婆掉水里了肿么破》的存在
哇,这个窝可以开个系列诶(*/∇\*)

经过上一次血淋淋的教训,晓星尘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薛洋笑了好久。
他轻轻抚摸上道人如玉面庞,调笑着道:“道长啊,你真的准备跟我学~游~泳~吗~”
晓星尘面上微微发烫,拍开薛洋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点了点头。
薛洋知他面薄,在他唇角落下一吻,眼中充满笑意:“那好。”
第二日,两人到了一处少有人至的清澈湖畔。晓星尘卸下霜华,略有些茫然地问:“就直接跳下去吗?”
薛洋嘴角抽搐:“道长,你准备穿着这一身道袍下水?”
晓星尘疑惑:“不行吗?”
薛洋笑着走上前去扒他的衣服:“对于初学者来说,衣服会增加许多阻力。”他帮晓星尘散下发带,可当脱里衣时晓星尘说什么都不答应了。薛洋因看不到他的肉体失望了一两秒,一边暗骂他假正人君子,又不是没看过。
作为教学者,薛洋也开始脱衣服,将要把里衣脱下时,晓星尘又不答应了。尽管此处人迹罕至,可也不代表没人来,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少年白皙的身躯。
薛洋怒道:“晓星尘,你有完没完了!”晓星尘吻了下他的脖子:“乖。”
薛洋立马失去气势,“哼”了声作罢。
二人从山石较低处入水,站在浅水滩,薛洋道:“先练屏息,再练漂浮。”
晓星尘依他所言,将头部浸入水中,一分钟后抬首,水花顺着他乌黑的发丝掉落,沾染成线。
薛洋看得愣了愣,感慨自家道长真是生得好相貌。他拍了拍晓星尘的肩膀,“我先去那边玩玩,你慢慢练。”
晓星尘点点头:“你当心些。”
不多时,薛洋四周游了一圈回来。
少年的衣衫都被水沾湿,贴在身上,露出柔韧而好看的线条。
淡淡的乳晕若隐若现,肩胛骨处还存有晓星尘上次留下的吻痕,分外撩人。
而薛洋还不自知,一个劲地往晓星尘身上贴。
晓星尘抓住他的手臂,把他压在岩石上,舔吻他的唇瓣。
薛洋好不容易扭头避过他唇舌的纠缠:“喂,道长,这不是发情的时候吧。”
晓星尘没有理他,瞳仁颜色深沉。
这次游泳,注定是要学很久了。

(三)老婆又掉水里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夏日炎炎。
自从上次历经艰难学会了游泳,薛洋都超级喜欢拉晓星尘下水玩,面上是说着让他多练习练习,实则是特别中意道长的白色衣衫沾湿着贴在他身上的撩人模样。
晓星尘一则一向惯着他,二则确实想多练练自己的泳技,配薛洋待在水里的时间多了不少。
薛洋生于巴蜀夔州,山川遍布之地,自幼便会水。而今有自家道长陪着,自然少不了闹腾。
薛洋最喜和晓星尘游过后交换一个缠绵的亲吻,而他发现道长还是挺喜欢把他压在僻静处的岩石上做的。
这日,两人游完,天色已向晚。
正在穿衣服的当口,薛洋脚下一滑,直直落入水中。
原本掉水里就掉水里了吧,也没什么可怕的。
可这次,薛洋感觉十分不对劲,他腿抽筋了。一天都在玩水,肌肉过分疲惫,薛洋动了下,发现自己无法浮出水面。
他借着落日最后一抹光,朝水下一看,腿竟然还被水草缠住了。
薛洋咬了咬牙,却也不慌张,瞬间想出脱身之法。
可未等他行动,便感到被一个温热的怀抱拥住,带着他浮上水面。
晓星尘把他带到岸边,轻轻拍着他的背,薛洋咳出几口水来。
薛洋慵懒地窝在他怀里,看他眼中担心的神色。
尽管是夏日,但已入夜,水已凉。这样湿漉漉的衣服,被晚风一吹,还是挺凉的。
薛洋突然感觉身上一暖,道长在用灵力帮他把衣服蒸干。
这傻子,薛洋心道,明明自己衣服还全是湿的。
晓星尘问道:“还难受吗?”
薛洋摇了摇头,顺带亲了亲他的脸颊:“道长啊,我都骗过你一次,怎么这次还跳下来?”
晓星尘抱着他的手微微颤抖,还未从薛洋落水事件中平复,道:“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会下去救你。”
薛洋被他这句话撩得不行,去亲他的嘴角。
他一瞬想起过去的种种,那欺骗种下的果,一朝魂碎落,一朝心疯魔。
而如今,那些烟消云散。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会救你。

评论(27)

热度(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