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杰佣快去结婚!!!!
鹿幸快去结婚!!!!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我的大可爱!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如果有一天,薛洋变成了表白狂魔👀

“到的确是年纪尚轻。”晓星尘如步挽西霞而来,剑穗衣袂飘飘,黑眸温和而灿烂。
薛洋一时有些恍惚,确是一位好看的道长。
金光瑶和晓星尘客套几句,薛洋听到晓星尘的名字,以及霜华一出天下动的名声,眸中露出几缕玩味。
晓星尘目光转向薛洋,规劝道:“不过,即便是年纪尚轻,也应当……”
话音未落,便见薛洋上前,捂住晓星尘的唇,道:“闭嘴,道长,我心悦你。”
晓星尘算是见多识广,也被薛洋如此唐突的举动弄得一愣。
薛洋看他没什么反应,呵地笑了一声,抬头从晓星尘的脖颈一路儿吻下。
金光瑶愣住了,一旁的宋岚亦是看得青筋凸起,刚想一拂尘抽过去,就看到薛洋松了手,金光瑶手快,一把拉过薛洋。
晓星尘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从小到大还未接受过如此炙热的告白,而且还直接亲了上来?
金光瑶也不明白薛洋在做什么,连薛洋都不是很懂自己再干嘛。
宋岚脸色铁青,看不得这登徒子一般的行径,拂尘出手,却惊讶地发现被晓星尘拦住了。
“星尘,你是要纵容他这般流氓行径?”
晓星尘抿唇,星眸中带着几丝困惑,道:“不如问一下,这位……小兄弟,为何……”
薛洋听他对自己的称呼,熟络道:“我叫薛洋,道长喊我阿洋便是。”
宋岚见他如此,怒道:“无耻!你到底对星尘有何心思?”
薛洋见他发难,冷哼一声:“自然是喜欢晓道长了,你别叫星尘星尘的,又不是你家的!”
宋岚气极:“你!”
薛洋道:“我什么我,你自己清心寡欲,还不许人家一见钟情了?”
宋岚看他这般无赖,皱眉,却听得晓星尘轻笑一声。
“薛……阿洋,你当真是……”
薛洋自幼身在市井,一言一语都透着俏皮,晓星尘不觉被他逗笑。
听道长如自己所愿,这样叫自己,整个人心情都好了起来。
金光瑶看他如此,连忙打圆场,道:“抱歉,两位道长,今日我家客卿可能是神志不清,行为与言语混乱,造成困扰,实在不好意思。”
晓星尘听了只是抿唇笑了笑:“无妨。”
宋岚内心道:人家都亲了你了,你还说无妨?!
金光瑶不知再留薛洋在这儿,还会发生什么,连忙拉着薛洋离开,薛洋挣扎道:“干什么,放开!”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晓星尘道:“敛芳尊,阿洋,留步。”
金光瑶尴尬地停下,薛洋兴奋地甩开他的手,晓星尘把一个小盒子塞入薛洋手中,道:“这是可以治伤的药。”
薛洋明白过来,晓星尘意指的是自己手背被拂尘抽出的擦伤。
“多谢道长了。”薛洋想去牵晓星尘的手,却被金光瑶一扯,错过了。
“道长,那我们先行一步了。”金光瑶道,晓星尘自然不好拒绝。
薛洋低头,玩着手中的小盒子,耳边传来金光瑶的声音:“你方才到底是怎么了。”
薛洋咬唇:“我也不知道,妈的,丢人死了。”
可自己却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剧烈而无措。

评论(12)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