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汪——随随

魔道产薛洋相关。

cp为浮泠

头像:焦糖布丁太太画的!

这里随随,叫随随就好。

微博@随便二框
晋江:随便二框,里面有原耽(//∇//)还有堆放的同人

【晓薛晓】海盗抢人啦

*一发完,给白芷 @空弦白芷 小天使的生贺

*海盗洋与小少爷晓,ooc预警,发糖啦

 

今日是薛洋独自出海的811天。他儿时被丢弃在沙滩上,却很幸运地被一位老海盗发现并收养,等到了正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老海盗生了疟疾,没能挺得过去,最终葬身大海。自此,薛洋便继承他的衣钵,在开始掌舵,混了这些时日,在海盗圈也算小有名气。

好歹也是在海上摸爬滚打了这几年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是今日的云层却格外让人害怕,不仅漆黑如墨,还是层层叠叠,压抑无比,看来会有大的海难发生。薛洋指挥着船员将帆缓缓放下,船只在海上漂泊着缓缓驶向大海深处。

在发生海啸时,往往大海深处会比海边更加安全,当然这是要在船体足够坚固的前提下。薛洋有些庆幸,之前因为和其他海盗的炮火站特意重新加固着船体。

果然未出他所料,空中不一会便电闪雷鸣,像是天空开了一道口子,大雨倾盆落下。薛洋将外套披在头上,皱着眉头站在甲板观察雨势,雷电响得很大声,闪电每一次都是原本昏暗的天空亮如白昼,浪头也打了起来。

薛洋叹了口气,回到船舱。

这场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等狂风终于停歇已是第二日傍晚。

海鸟在甲板上空盘旋,薛洋检查了下船体四周,并无太多损耗但仍需有空时进行修补。海浪沾染了夕阳的余晖,浮现出一层明晃晃的金色,突然海面飘来木质的残骸,薛洋挑了挑眉,知道是有船只没能挺过这次海难。

“船长,木板残骸上漂着个人。”有水手报告。

“捞上来。”

是一位少年公子,黑色的长发被水浸湿,贴在脸颊与衣服上。样貌很是俊秀,他紧紧皱着眉头,是手中抱着的浮木救了他一命。薛洋走上前去,用手背拨开他的发丝,少年到了甲板上猛然咳出几口水来。

薛洋给他顺气,却发现他还未清醒,可能是溺水太过,呛了太多海水。他也没多想,俯下身给那位公子打扮的人做人工呼吸,待他再咳出几口水后,薛洋突然感受到自己被对方的舌尖轻轻舔了下。

他起身正好看到少年醒来的这一幕,小少爷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霎时变得通红,喉咙里刚好堵着一口水,一个没注意猛烈地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等呼吸平复下来,他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退去,薛洋在一旁看着,觉得面前之人从脸红到耳根的模样格外有趣。好不容易能开口说话了,小公子道:“在下晓星尘……如有冒昧,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罢还抬眸望向他,一双眸子好看的紧。薛洋被这样的展开下了一跳,忙摆手:“不必了。”

晓星尘身子还有些虚,但还是小声道:“可是……家母有说过,亲了一个人就要对他负责。”

薛洋嗤笑出声,心道什么家庭教出来的孩子会有如此迂腐的想法,倒是有些可爱。他解释道:“只是救你的措施罢了。”

晓星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谢:“感谢足下相救,大恩无以为报。”

在交流之间,薛洋了解到他确实是海边人家的小少爷,家境还算富庶,此次独自出游却遇上了大风浪,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来。薛洋想着难得自己多管闲事一次,那不如做好人做到底,问他家在何处,想将他送回去。

晓星尘自然是感激万分,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他看见扬起的海盗旗时,问道:“你就是近日官府一直在追捕的海盗?”

薛洋大大方方承认。

晓星尘此时气场全变了,他质问:“为何要作恶?”

“哪里为恶,我不过是劫富济贫。”薛洋嗤笑。

没想到随意编出来的话晓星尘倒是信了,薛洋在心下暗叹,不过看他年纪不大身上的正义感却是无比浓烈,果然是道不同吧。说不定下次再见,二人会成为仇人也不一定。

因是海盗,薛洋不想离岸边太近惹上麻烦,便丢下一条小舟让那位小少爷自己划着走。看着晓星尘独自离去的背影,薛洋心下有些感叹。

他不知道的是,二人间的故事刚刚开始。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五)

  *ABO设定

  *开始甜甜甜

 

  却说杰克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架构,发现了三个出现频率非常高的词,分别为omega, alpha和beta,看多了后自然明白这是三种不同分化体质的人。他觉得有些有趣,指着自己问奈布:“那我这种是不是alpha?”

  奈布被他突然的问题弄得皱了皱眉,但也没有糊弄过去:“是。”

  “那你呢?”杰克眸中沾染了笑意,十分温暖。

  和庄园之中猩红的双眸形成极大的反差,奈布因这样的对比晃了神。他叹了口气,知道两人若是住在一起也瞒不了多久,便说了实话:“omega。”

  杰克绕到他的身后,凑近他的后颈,眼中不可抑制地闪出金色的光芒:“怪不得这么香。”

  太近了,奈布有些脸红,一把推开了凑上来的男人。杰克也不恼,只是道歉:“抱歉。”方才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不自觉地想凑近,想舔吮,想……做一些更加过分的事。这就是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吗?不过,突然想到这样的话,奈布作为omega岂不是很危险?

  他紧皱着眉头:“那你平日里生活会有影响吗?”

  奈布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道:“有抑制剂。”

  杰克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奈布:“……”他这种像是和自己很熟,反客为主的表现是怎么回事?

  却说时候也不早了,奈布明日还需准时上班,不像幸运儿的时间比较自由,警探还是需要每日去警局出勤的。

  自然是安排杰克去睡沙发,奈布觉得这一日他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躺倒床上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些,还要防止捡回来的监管者做出什么图谋不轨的举动。头脑昏昏沉沉的,奈布阖上眼,带着无比的疲惫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闹钟准时响了起来,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它按掉。奈布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想喘口气却剧烈地咳嗽起来。就算他再迟钝,也发现自己此时病了,不由得自嘲地勾了勾嘴角,都快不记得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难道此时的自己竟会这么娇弱?不过是昨日淋了雨罢了,今天就发起烧来。

  他挣扎着起身,有些腿软,走到客厅去翻箱倒柜找药却发现药已经没了。

  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幸而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

  差点忘了,家里还有杰克。

  杰克的手覆上他的额头,问道:“发烧了?”

  奈布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这次感冒别样得严重。

  看着面前空空的盒子,杰克道:“我帮你去买药。”

  奈布下意识地摇摇头,他还不习惯依赖别人:“我自己去就好。”

  “你现在站都站不稳,怎么去?”杰克道,“把药店位置告诉我,我去替你买。”

  看杰克一再坚持,奈布便不再强求,他点了点头。下一秒,杰克猛然将他抱起,是熟悉的公主抱的姿势。那一瞬间,又有许多回忆的片段闪过,杰克总感觉这样的场景莫名熟悉。

  奈布挣扎起来:“你放开!”

  杰克没有松手,将他放回到床上,再按好被角。他问道:“我们以前真的不是恋人关系?”

  “滚,说了我们以前是仇人。”


【晓薛】如果晓星尘是虎牙控(上)

*是小可爱 @今天榨桔子汁了吗  的点文,梗为:霸总晓x学生洋

*ooc预警,现代pa

 

  酒会上,熙熙攘攘,穿着正装的男女脸上挂着有礼而疏远的微笑。自然不是为了单纯的品酒就餐才前来的,人人有着各自的目的,或是为了结交,或是为了攀附。

  薛洋举着装有香槟的托盘站在一旁,一边保持着笔直的身形一边在内心吐槽手酸。

  之前不小心砸碎了酒店里的几个瓷盘,被领班告知要赔付的价格时,薛洋嘴角抽搐。看着那好几个零,他十分头疼,不就是盘子上多带了些花嘛,怎么会这么贵,明显讹人呢。不过也没办法,只能再多打几份工,还信誓旦旦地想要将功补过,拿到了进入这次酒会做侍应的机会。如果这次再出什么差池的话,这份工作算是不用要了。

  不过,他想起好友对自己所说的说不定能在这种高级酒店勾搭一位大佬,这样何止赔付盘子钱,后半生都无忧了。

  薛洋自嘲地笑了下,话说的很对,可是自己又不想当被别人保养的小白脸。

  他是附近一所名气还不错的大学里的学生,假期在这里做做兼职,也算是没有办法,毕竟自幼便没有父母,没人能提供生活费,只能自己拼搏来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叹了口气,发现面前站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薛洋礼貌地笑了笑,给他递过一杯香槟。

  那个男人也笑着接过,很愉悦的样子,脸上的褶子都挤在一起。可是他却没有急着离开,只是继续站在薛洋的身旁,抿了一口杯中黄色的液体,道:“没想到皇钻这次请的侍应这么有味道啊。”听着这带着垂涎意味的话语,薛洋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不会被自己该死的好友说中了吧。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来也给他来个高富帅行不行。但苦于不能发作,忍着厌恶道:“先生过奖了。”

  男人看见他笑起来的模样,凑得更近了,他靠近薛洋耳边道:“酒会结束后,我还有点时间,之后要不要一起……”一边说着,手还不规矩地一边摸上薛洋的屁股。

  薛洋终于忍不住了,操着盘子便砸在了他的身上,吼道:“滚!”

  被猛然泼了一身香槟还有碎裂的玻璃渣子,男人气得脸色发红,指着薛洋道:“你……”

  薛洋撸起袖子,既然撕破脸了他便也没什么顾忌,瞪了回去:“我怎么了,是你先不要脸。”

  男人被驳了面子,气愤难耐,一掌朝薛洋打去,却没有料到被半路截住了。他转头看去,正欲大骂,却在看到来人的脸时顿住了,悻悻收回了手:“晓总。”

  竟有人来多管闲事,薛洋亦是不由自主地朝来者多看了几眼,面若冠玉,黑发如墨,一双星眸掩藏在金丝眼镜后,眉目好看得紧。

  薛洋撇了撇嘴,还有心情在内心跟自己开玩笑:啊,高富帅来了。

  晓星尘的目光扫过薛洋,继而在那个男子的身上停住问道:“发生了何事?”

  “我就是和这个小服务生说了几句话,他就突然把酒泼在我的头上。”以为晓星尘是来替自己出头的,他顿时底气足了很多,颠倒黑白。

  薛洋冷哼一声。

  晓星尘的目光多了几分寒意:“刚刚你做了什么我可是都看见了。”

  男子顿时抖了一下,支支吾吾解释不清。

  正当此时,领班前来,看到犯错的又是这个薛洋,一边急着道歉,一边训斥他。

  晓星尘拦下了领班,道:“不是他的错。”领班愣住,看着一向势利的人脸上的表情,薛洋觉得有些好笑。

  没想到接着就轮到他愣住了,晓星尘勾了勾唇角,对他温柔地道:“跟我来。”

  

【杰佣】当奈布变成了一只小海豹

*ooc预警

*甜甜的一章

 

庄园中,杰克解锁了二阶技能,快速移动着逼近了佣兵的身后。

他心情不错,调笑道:“小奈布~”

奈布在前面冷哼了一声,清冷的语调听得杰克内心痒痒的。接着奈布便使用了他的钢铁护腕,在弹射间来到了杰克的身后。而突然又像是卡了一个bug,转眼之间他又回到了杰克的面前,而此时杰克正好挥爪……不出意外地打到了。

“……”杰克打完后也愣住了,没有想到奈布的“次元翻转”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奈布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背后有些迟钝地漫上痛感,接着整个人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在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

接着想要说话,却只听到了动物发出的一阵像是“嘤嘤嘤”的声音。奈布:“???”

看着面前在地上呆愣愣的,有一身白色绒毛的小家伙,杰克嘴角抽了抽,蹲下身,把“它”捞起来抱在怀里。

“奈布?”杰克试探着问。

本来并不期望能够有回应,却发现怀中的白色小奶豹点了点头。因为幅度过于剧烈还差点从杰克的臂弯中跌出去。

从一开始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杰克顿时被萌化了,特别是平常的奈布和现在的样子反差简直太大了!现在软软的,还只能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太可爱了。

把他按在怀中搓搓揉揉了好一会儿,杰克才意识到要带他去找医生。叫来了艾米丽,她一开始也是同样的不敢相信这是奈布,继而发出一声尖叫:“也太可爱了吧。”

奈布苦于不能说话:“……”

艾米丽给他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杰克看着她摸来摸去脸黑得快滴出墨来,空气中飘满酸味。

“没什么问题,”艾米丽叹了口气,“是一只很健康的小海豹。”

杰克忙从她手中抢过奈布,继续抱着,看着他翠色的眼瞳满心的欢喜。

艾米丽一头黑线:“杰克先生,看你这么享受,是不是不想让他变回来。”

听她这么说,杰克立刻摇了摇头,他还是很喜欢奈布原来的模样,而且一直是海豹形态也不算个事。只是好不容易有这样能和小奈布腻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珍惜。奈布内心:还不是因为我没法反抗……

“那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杰克颔首:“给小美人鱼一个吻,他就能醒过来了。”

艾米丽:“???你想对小海豹做什么?”

看着杰克似乎一触及到奈布相关的事情就会变得有些不正常,艾米丽揉了揉眉心,叹息道:“第一,小美人鱼的故事没有这一段;第二,这是小海豹不是美人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那是童话啊。”

杰克却显得没那么在意:“不试试怎么知道?”

艾米丽腹诽:其实你就是想乘机占奈布的便宜吧。

白色的海豹听到这话不安起来,在杰克怀中扭动,杰克按住他,缓慢凑上前去。

艾米丽:画面太美我没眼看……

没想到还真成功了,一阵白烟散去,奈布化成人形,杰克没有放开他,反而得寸进尺,吻得更深。

奈布一把推开他,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白痴……”

杰克笑意渐深,

艾米丽:“……打扰了。”


【晓薛晓】独影(三)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尽管是遵从着命令,跟在他的身后,可毕竟晓星尘为凶尸,薛洋说什么,他都不会回应。薛洋却似浑然不觉。

他一直翘着嘴角,似乎是想装出高兴的样子,可这笑容却比哭更加难看。本就应该喜悦不是吗,费尽全力终于把晓星尘复活,即使是作为凶尸,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大心愿。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真心笑出来。特别是每当看到那双灰白色的瞳孔之时,内心还是会忍不住刺痛一下。

面上的笑容像是自嘲,薛洋收敛了表情,不再说话。

沉默着做好饭菜,薛洋在门前的石桌上摆上了两副碗筷,他拉着晓星尘的衣袖,叫着他的名字让他坐下。

晓星尘僵硬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面前的人不断在给他夹菜,口中还道:“道长,这个好吃,多吃点。”

似乎是完全没把他当成凶尸一般,可是这种自欺欺人又怎能让走尸开口吃饭?

薛洋仿佛没有察觉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他大口咀嚼,囫囵吞咽却是味同嚼蜡。

终于像失去了耐心又似乎是醒了一般,薛洋抬眼,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可怕而又阴暗。“道长,怎么不吃?”冷冰冰的语调。

“连跟我同桌都让你如此难受吗?”他的声音逐渐尖利起来,夹杂着愤怒。

晓星尘仿佛一尊石像,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暴怒起来,站起身,衣袖一挥,“唰啦”一下把面前的碗筷都扫落到地上。有汤汁溅出来,洒落到晓星尘白色的道袍上,还有一块破碎的瓷片飞来,割伤了薛洋的手背。他却像是不觉得疼,吼道:“晓星尘,你说话啊!”

连续这样喊了好几声,凶尸依旧一动不动。

薛洋突然大笑起来,笑到难以喘息,甚至笑出了眼泪。

笑声渐止,他面上逐渐闪过茫然的神色来,眼泪却没有止住,从他白皙的面颊上滑落。

等薛洋终于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头发凌乱地收拾好一地一桌狼藉,没有管自己手背上的伤,本来便是皮肉伤,何足挂齿。

倒是晓星尘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起来。

理好食物残余,薛洋看着晓星尘身上那处污渍,蹲下身用湿毛巾帮他擦拭。

“道长……对不起。”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道歉,难道只是因为弄脏了晓星尘衣服这一件小小的事情?

是夜,薛洋出门去远方的镇子上为晓星尘添置了几件衣裳,虽说过去的衣服他自然一件也没有丢,但毕竟过了长久的时日,还是该换些新的。

回去后稍作洗漱便睡下了,毕竟只把晓星尘的走尸形态复活远远不是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手法挺娴熟,就是扎的有些歪。

是谁做的,薛洋自然知道。

即使知道对方是受他命令控制的,薛洋也克制不住自身上扬的嘴角,他抬起手,在绷带处轻轻吻了吻。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四)

 *ABO设定

 

  奈布回到家中,开门后放下了买回来的东西。走到床边的时候,低下头正好看到杰克醒来的一瞬间。他睁开双眼,瞳中闪过迷茫的神色,刘海柔顺地贴在额角。脱下面具后,并且不是白骨化的面孔十分俊美。

  他皱了皱眉,挣扎着坐起身来,问道:“你是谁?”

  果然是不记得了吗,奈布抿了抿唇,没有泄露自己心底的情绪,他说:“我叫奈布,以前是佣兵,现在在当警探。”

  从庄园里逃出来后,自然要另寻生路,奈布凭借着原本是军人的身份以及优良的身体素质得到了警探这一职位。而幸运儿目前开了一家小小的画廊,他的画画得很不错,并且其中充满了感情,精于对色彩的把控。虽不说是多出众的大家,但也算是小有名气,画卖得还不错。

  那时奈布还问过他为何会从事这一行业,幸运儿只是笑了笑,轻轻道:“他说过我眼中能看到最美的颜色。”

  这话中的“他”指的是谁自然不想而知,那时幸运儿刚刚逃出,整个人十分恍惚,情绪也低落得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难掩失落和一丝再难相见的绝望,奈布叹了口气,这次班恩的出现也算是一个十分积极的结局了。自己要继续看他们秀恩爱了,但还是挺替幸运儿高兴的。

  杰克听了他的话有些沉默,他想要回想过往,脑海中只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太阳穴还一抽一抽地疼。

  “你……还记得些什么吗?”奈布问。

  杰克苦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一些零星的画面了。”

  奈布皱眉,失忆了的杰克对这个陌生的新世界不知还要用多长时间来适应。本想等他稍微熟悉下环境就把他丢出去的,毕竟他对监管者实在没有多少好感。

  “为何会救我?”杰克眨了眨眼。

  奈布翻了个白眼:“我也想知道那时我为什么那么冲动把你捡了回来。”

  杰克摸不着头脑,猜测道:“以前……我对你有恩?”

  奈布彻底被他厚脸皮的猜测弄得炸毛了:“滚,我们以前有仇。”

  不懂对面的青年为何会生气,杰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经过方才一段时间的休息,他已经觉得身体比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好了很多,便下了床。

  把一堆报纸、杂志还有家中的一个收音机塞给了杰克,奈布道:“你先自己了解下这个世界。”

  杰克点点头,向他道谢。

  奈布的手微微一顿,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听到他道谢的声音……不由得多看了杰克几眼,离开庄园后不再是那副面露凶光的模样,似乎也没那么让人生厌。

  简单弄了些晚饭,二人一起吃,杰克却显得很感激,一边谢他救了自己又一边夸他做的饭好吃。奈布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这样一下子也没了什么脾气和把他丢出去的欲望。算了,要不过着看看?

  不知自己将来会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奈布暗自叹息。

  

  


【晓薛】光影如梦(三)

*新世界中的两个人

*借鉴了种田文哥儿与小子的设定

 

晓星尘这时才注意到少年在自己怀中的躯体确实温度偏高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烧起来的,不过他这一路上的疲惫与受的苦可想而知,自己却现在才发觉。

他叹了口气,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把薛洋抱起,去找附近的医馆。

确实依旧心存芥蒂,触碰的时候身上不自觉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是不抗拒的,特别是容貌、名字以及一开始他眼中流露出的凶光都和那个薛洋太近了。或者说他就是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薛洋。

御剑走出森林,附近的小镇上就有一个医馆。店面不大,大夫提薛洋把了把脉,看了下伤势。得出的结果是大部分是皮外伤没有伤到要害,发热是因为伤口未做及时处理并且日夜劳顿所致。让晓星尘不要担心,估摸着少年睡一日便会醒来。

又熬了几副药,晓星尘接过碗,喂薛洋服下。

医者看着晓星尘细致地照顾,面前的人是个小子无疑,而床上躺着的是一位好看的哥儿。他自然而然地猜测二人是伴侣,并且问了出来:“他是你的伴侣?”不过有些疑惑,为何会让自己的爱侣受这么重的伤。

晓星尘听到他的问话,明显愣了几秒,还未反应过来。好不容易理解了他所指的自己的伴侣是薛洋,晓星尘摇了摇头。

医者有些吃惊,但也未过问,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这个医馆旁有一个旅店,晓星尘带着剩下的药和薛洋去旁边暂住。

薛洋自然是睡床的,晓星尘抱着霜华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到了半夜的时候,少年似乎因为身体不适在床上翻来覆去,口中还发出了无意识的呢喃。晓星尘本就是浅眠,听到这番响动自然迅速睁开了双目,他走近薛洋床边查看情况,却不防被他一把扯住了衣角。

晓星尘眸色一暗,却发觉少年并没有醒,只是梦中意识朦胧的举动罢了。

不知是不是手中抓到了些东西给予了薛洋安全感,他的呼吸逐渐平稳起来,慢慢睡熟。

晓星尘有些头疼,总感觉这一世遇到他还是像捡了个麻烦一般,有些不知该如何对待,他松了松少年的手,把衣角从他拳中抽了出来。

第二日天空泛起曦光之时,薛洋醒了,头疼的感觉减轻了许多,只是还有些昏昏沉沉。抬手看了看,发现自己原来的伤口都被好好包扎了起来。面前的桌上还放了碗粥和几样小菜,他从床上下来,此时晓星尘正好推门进入。

“醒了?”

薛洋笑了笑:“嗯。”尽管心中还无比戒备,笑也没几分真感情在其中,但还是很可爱。

“喝点粥?”晓星尘问。

“谢谢道长。”不用想,肯定是面前之人救了自己,虽不知他有何目的。看清了晓星尘身上所着的是道士的服装,薛洋自然而然地换了称呼。

薛洋接过他手中的碗,难得有些乖巧地在桌旁坐下,吞咽起饭菜来。


【晓薛晓】独影(二)

*晓薛/薛晓 无差

*时间线在晓星尘身死之后

  

  听到他的这句话,晓星尘的躯体不由自主做出了反应,灰蒙蒙的双目有一瞬的涣然,继而骤然紧缩。

  薛洋发现了他的异样,心道那书应该没有骗人,只是不知一向嫉恶如仇的道长对着他面前的恶,不仅不能刀剑相向甚至还需舍命相护是怎样一种感受。

  之前在杀光义庄所有人之前,薛洋特意挑了一个眼睛漂亮的,硬生生将他眼珠挖下,装进了晓星尘空荡荡的眼窝之中。之后去采了灵药为他敷上,养了一段时间之后,眼瞳像是本属于他一般,融进了他的身体。

  估摸着晓星尘知道他自己双眼后的来历,必然是大怒吧,然后说些“用这种方式得来的双眸,我宁可不要”之类的话。

  只是可惜,他这样的表情,自己再也没机会看见了。

  现在看起来,这双眼应该能用。

  他让晓星尘躺在义庄里唯一一张木床上,帮他松弛着身子。当晓星尘醒来的时候,消失许久的尸僵再次出现,薛洋自然不会让他僵硬而缓慢的移动,便上手帮他按摩。

  感觉着手掌下的躯体逐渐柔软起来,只是没了熟悉的温度。

  薛洋轻轻叹了口气,尽管说晓星尘作为走尸已经炼成了,但由于残缺了魂魄,他的灵力实在不稳。还需要长时间的调养。

  调养一具走尸?薛洋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笑着笑着眼眸又暗淡了下去。

  晓星尘下床后,薛洋刚想往前走,可是眼前突然一黑,头很晕,他径直向前倒去。

  却没有砸到地板上,薛洋疑惑地皱了皱眉,等不适感过去后方睁开双眼。

  果不其然,圈住他的是晓星尘的双手,冷笑一声,怕是那个“保护我”的命令在作祟,还真是挺好,关怀得无微不至。

  他不知道的是方才晓星尘的举动是下意识的行为,尽管成为了走尸,可是一刹那间的第一反应是不能经过理智思考的。

  不知是温柔的性格使然,亦或是在义庄这些日子里留下的痕迹。

  薛洋推开他的手臂,这几日他几乎没有睡,一心扑在法阵之上,到了此时却真的感觉有些遭不住,力不从心。

  他抿了抿唇,在床上剪短地躺了下,背部方才触碰到床板,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薛洋起身,在晓星尘额上补了张定身的符咒。

  虽然知道凶尸逃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不放心,更何况此时正值自己虚弱的时候。他没法再赌了,已经失去过一次,他绝对不想失去晓星尘第二次。

  本来只是想小睡一会儿,却没有料到再次睁眼时已经到了傍晚。

  空中被落日染上一抹红霞,余晖笼罩着这个雾气蒙蒙的小镇。

  薛洋叹了口气,看到晓星尘自然是原来的姿势,乖乖站在床边。似乎是心情好了很多,他伸手取下符咒。

  “道长,我们来做饭吧。”薛洋也不管晓星尘是否能听到,兀自说了一句。

  他走出门外洗起菜来,继而又走进厨房,全程晓星尘都跟在他的身后。

 

  欢迎加入随随!!!!的群,群聊号码:682381120

【鹿幸】许愿小鹿班恩!

*甜段子

  幸运儿的技能被改动了,可以许愿最想获得的东西,在摸箱子之时获得那一样物品的概率便会大大提高。

  玛尔塔小姐姐笑着对他说:“以后你就成许愿儿啦!”

  他第一次还没有懂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多问了一句。

  空军解释道:“你想要的有很大概率可以得到呀。”她朝着前方,眯起一只眼睛在练瞄准。

  “真的吗?”幸运儿笑道,有些小兴奋。

  “嗯。”玛尔塔双眼未离开手中在做的事情,回答道,“以后你也可以摸枪啦。”

  幸运儿点了点头,继而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却不知他在想什么。

  等到下一局游戏,二人再次相见,同样匹配成为队友的还有慈善家和佣兵。

  在等待游戏开始前的长桌上,幸运儿在赛前聊天上输入了几个字:许愿小鹿班恩!

  奈布:……你在干什么?

  幸运儿:?空军小姐姐说我可以许愿啦,而且希望得到的东西能很大几率实现。

  克利切:……玛尔塔小姐是不是误导人了。

  玛尔塔:???我不是,窝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还未等他们聊天结束,这一局便开了。

  也是碰巧,监管者恰好是班恩……赛前聊天的内容他自然也是看到了。不过,令他比较介意的是小鹿这个叫法,但想想,似乎也是挺有情趣的。

  这次的地图是圣心医院,班恩一走出小木屋便看见了幸运儿的身影,他在翻箱子。

  幸运儿抬头,哇,果然是鹿头,自己许愿成功了,玛尔塔果然没有欺骗自己。

  班恩看着他翻完,手中出现了一把信号枪,皱了皱眉,还真让他能摸出一把枪啊。

  看着他单薄的身子举着这样一把巨大的武器,不免有些滑稽。

  还不错,至少这样有技能可以让他自保了。

  面对着鹿头,幸运儿自然是舍不得开枪的,只是开心地围绕着他做动作,顺便炫耀着自己手中的枪。

  心思同他一样,班恩自然也舍不得打他,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一个个翻箱子。

  一开始翻出的都是挺有用的,就像魔术棒亦或是香水瓶,不久后又摸出了第二把枪。

  从懵懂无助变成暮光了啊。

  记得之前幸运儿还特别容易被厄运震慑,班恩感叹。

  眼看着面前的人当面躲进柜子中去并且不出来了,班恩懂他的意思,打开了柜子的大门将他抱了出来。

  此时大门正好打开,鹿头顺势牵着他送到大门口,看着奈布解码,在一旁转圈。

  幸运儿挣扎了下来,让班恩低下头。

  班恩疑惑:“嗯?”

  幸运儿亲了亲他的侧脸,尽管是头套,班恩还是难免有些脸红。

  “许愿成功了呢!”离开前他这样说。

  

  THE END

【第五人格|杰佣】十指之约(三)(微鹿幸)

*本章依旧有鹿幸夫夫快乐撒狗粮

  见奈布迅速地识别出自己身份上的不对,幸运儿立刻慌张起来,摆着手解释:“不……不是的……”

  班恩却揽过他的腰,大大方方地在他颊边吻了吻,承认道:“是的,他被我标记了。”

  看着奈布紧皱的眉头,幸运儿抿了抿唇,说:“不是被强迫的……是我自愿的。”

  “……”奈布彻底是没话说了,看着自己单纯的,不会保护“贞操”的好友,心中默默叹息。尽管知道他们之前就是互相喜欢的状态,可这个进展也太快了些,让他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那他的耳朵和角?”奈布指了指班恩脑袋上的东西。

  “可以变化的。”幸运儿解释道,不过做某些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露出来罢了。

  “可以控制?”奈布问。

  班恩点了点头。

  接着幸运儿给奈布倒了一杯茶,又因为他方才的吃惊,给他顺了顺气,继而问:“那杰克呢?现在还好吗,是什么状况。”

  “现在还昏迷着。”奈布垂下眼睫。

  “离开了庄园,监管者应该是没什么攻击性了,相信杰克先生不会害人的。”幸运儿为他们开脱。

  奈布颔首:“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最好能看着杰克醒来,不然不知他会在自己家里搞出什么乱子来。

  “好,那我们有空去看看。”幸运儿拍了拍他的肩膀。

  奈布告别后便不多停留,幸运儿将他送下楼,回来之后,轻轻阖上了门。

  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他转头问班恩:“你知道杰克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班恩摇了摇头,尽管还记得幸运儿,内心的情感始终如一,但是离开庄园的那段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脑海中一片混沌。

  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头疼的模样,幸运儿上前抱住他:“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毕竟现在是新的开始,不是吗?”

  班恩难得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的话都会是Alpha吗?”幸运儿想起第一天二人相见时,班恩身上堪称浓烈的信息素,直接把自己的发情期提前了。

  “不知道。”班恩摇了摇头。

  确实,他目前对这个世界还不是很了解,标记幸运儿几乎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

  幸运儿咬了咬唇,他是少有的几个知道奈布是Omega的人,尽管好友一直会使用抑制剂,但从未对自己隐瞒身份。

  虽然知道佣兵的强大,他不比普通的Alpha要弱,可是不觉还是有些担心。毕竟Omega还是处于弱势,特别是被标记之后,对自己的Alpha的依赖性非常强,这也是奈布知道他被标记之后会有些不悦的原因。

  若是Omega被自己的Alpha所抛弃,除了心灵的伤害,还会产生信息素的紊乱使身体受损。

  叹了口气,幸运儿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重新开始生活。

  “在担心奈布?”班恩开口,他一直对幸运儿的心思猜测得很准确。

  “嗯。”幸运儿点了点头。